十四

第十一年 (三十一)

這是目前我寫的最長的文了,太久沒寫生疏了,其實這個結尾拖了那麼久就是怕寫不出心裡的那種感覺,而現在果真還是不能完全表達出來。答應你的這週更新😂希望不要讓 @不言吾 小天使太失望,非常感謝你的支持,拖了幾個月都沒放棄我。《第十一年》完結啦,希望大家喜歡,後面會寫一篇番外作為聖誕或者元旦賀文,咳,爭取吧😂

------------------------------------

當齊小八關上門的那一瞬間,張日山的心門也被關上了。

齊小八一出酒店就給霍三娘打電話,沒人接,看來是在忙,又給二月紅打電話。

“你小子,打你那麼多電話都不接,一看見張家人就不記得自己叫什麼了!”二月紅調侃到。

“咳,二爺說的這是哪兒的話。”齊小八心虛地說到。

“你以為我不知道昨晚你幹嘛去了!”二月紅也不想為難齊小八,就是怕他又受傷。

“行了行了,你那邊處理好沒有,好了就趕緊過來,今天還有一大堆事兒呢,錦惜找不著你,把孩子放我這呢。”

……

晚上齊小八免不了被霍三娘調侃一番。

“喲,捨得回來了?”

齊小八訕訕地笑了笑,也不搭話。

三娘接過孩子,看著齊小八坐在沙發上,有些失神。

“你要真放不下,就回去找他,犯得著在這這樣麼,出息!”

齊小八笑笑搖了搖頭。

“我昨兒個看那張日山對你可是真心啊,都追這麼遠來找你,可比張啟山那王八蛋靠譜。”說完三娘又突然覺得有些失言,便轉移話題,“真是太謝謝你了,不然我都不知道孩子該怎辦才好,你看我那麼忙……”

“說這些幹嘛,建勛不在,你一個人又忙不過來,剛好我也喜歡孩子。”

霍三娘又抱怨這軍人太不安全,又長期出任務家人不能團聚,說是要讓他回來打理自家公司。
兩人就這麼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
……
……

齊小八在銀杏道上慢慢走著,他跟張日山一起走過這條銀杏道,那時候校園的每一個角落都留下了兩人的身影,那是他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跟張日山一起走過這條銀杏道!深秋時節,滿樹都變成了金黃色,黃燦燦的葉子在陽光的照耀下發出耀眼的光芒,一陣風吹過,那光芒就在樹葉間跳躍,仿佛精靈們在歡快的玩爽,地上厚厚的落葉把原本平淡無奇的道路裝點的分外美麗。今年的落葉好像比那一年厚,也比那一年美,可是齊小八覺得總少了些什麼,還是那一年的景色更美一些罷。

齊小八記得那年,張日山那小狐狸過來拉著他說“八爺,等夏天我們還來這,到時候這銀杏樹郁郁蔥蔥,又是另外一番光景!”齊小八仿佛又看到了那個少年,黃色格子襯衣和金黃色的銀杏葉交相輝映,卻又比這銀杏還要美。

那年,他記得是在研三的時候,仿佛就在昨天,又好像過了很久很久,他已經多久沒見他了呢,他如今明白了什麼叫做一日不見如隔三秋,可一切都來不及了,那麼多年了,張日山再沒找過自己。他多麼希望張日山像往常一樣怎麼趕都趕不走,第二天又笑嘻嘻地跑來找他,撒嬌。那個少年在他面前好像總是眉眼彎彎總是那麼好看,可是如今他已經徹底失去他了……

齊小八看著眼前的銀杏道,他突然想起了一首詩:

“去年今日此門中,人面桃花相映紅。人面不知何處去,桃花依舊笑春風。”

這時一陣秋風吹過,地上的落葉隨著打卷,一片片葉子也毫不留戀的離開了樹枝,一片落葉落在他的頭上,然後順著滑下,最後落在了他腳邊。

齊小八彎下腰去撿那片落葉,指尖暖暖的,一抬頭只見一個煞是好看的少年就在眼前,齊小八有些不敢相信,他使勁揉了揉眼睛,心裡一陣歡喜。

“八爺,這明明都是枯黃的樹葉,哪兒來的花?”

齊小八只覺眼睛有些發酸,他想過去緊緊地擁抱眼前的人,用盡這輩子的力氣去擁抱,再也不放開。

可是當他看清楚的時候,卻不敢再往前走一步,他沒看錯,眼前之人真的是張日山,一如當年,只穿了一件薄薄的黃色格子襯衫,和這金黃的落葉相互映襯,也比這美景更美,只不過再也不是他的小狼狗了。

張日山一隻手拿著外套,另一隻手被一個唇紅齒白眉清目秀的少年挽著。

齊小八只覺內心的酸楚直衝腦門,來不及道別,轉身離去。

齊小八再也忍不住,只覺兩行熱淚順著臉頰流下來,很燙,灼傷了他的心。突然覺得後背也是暖暖的,齊小八停下了腳步。

“小八,不要走,我再也不會放開你了。”齊小八感覺到了張日山把臉埋在他背上,他來不及多想,轉過身去緊緊抱著那個他日思夜想的人,這次他再也不會放開他了,他要用餘生去擁抱他。

“八爺,等夏天我們還來這,到時候這銀杏樹郁郁蔥蔥,又是另外一番光景!”張日山哽咽到。

看他說完而後眉眼彎彎的看著自己,眼角晶瑩,於是點頭答應了,仔細想想,這意氣風發的少年在自己面前總是會露出這樣的笑容,那笑容就像是明媚的陽光,好像要把自己心裡的陰霾都給驅散。

……
憶這半生的暮話
人間可是來尋他
不過一句回家
……
又拾年
坐到合昏飲罷對坐只等閒
與你再訴執念
終有第十一年!


end

评论(28)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