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

恨不相逢未嫁時 【三】


馬上就要清明了,第一次在車上碼字,就這樣吧,腦子有點不好使

------------------------------

張日山安慰著齊小八,讓他不要灰心。他說五年前畢業被分配到基層,每天都要訓練,還要拔草、餵豬、挑大糞、站崗……每天都累到腳抽筋,當醫生的夢想破碎了。齊小八只當他是都自己開心的,“還餵豬拔草,你是在逗我嗎?”

“這都是真的,還有更慘的,一兩句話說不清楚”張日山很認真的回答他,“還要在一點都不喜歡的崗位上煎熬”,張日山一直想做一個真正的醫生,救死扶傷,可惜成了基層部隊裡的軍醫,而部隊裡藥材和硬件設施都跟不上,只能看一些感冒發燒之類的小病,對於張日山來說真是一種折磨。

齊小八心裡有些不好受,但也不知道該怎麼安慰他,只能發一個擁抱的表情過去。

“然後當時的女朋友還把我甩了……”

原來他當時就有女朋友的,而且這些年不止交過一個女朋友,齊小八心裡很不是滋味,可又沒立場說什麼。“這麼帥的兵哥哥還被拋棄了?誰這麼沒眼光啊?”齊小八最擅長的就是沒個正形的樣子來掩飾自己的內心。

“因為距離遠了嘛……”

“在幾層跟你共患難,陪你走過最難熬的日子,就可以陪你一輩子”齊小八借著玩笑說出了自己的真實想法。

“然而你都沒有出現……”

張日山開著玩笑讓齊小八覺得,十年一個人的變化還真是很大,或許那個人早就已經不是自己記憶裡的樣子了。有些感慨的他只能繼續跟張日山開玩笑“可是當我出現的時候,她已經成了你的新娘,你為她披上了嫁衣……”

“那天我已經收拾好了行李,然而你是沒有來的……”

齊小八看著張日山發過來的話,忍不住笑了,現在還真是很開朗啊,變化還真的不止一點點啊。

“其實,那天我已經到你家門口了,是你沒有出來跟我走的。”

兩人就這麼沒個正形的開著玩笑,齊小八突然覺得這樣也挺好,至少他現在應該過得很好很開心,雖然心裡有些嫉妒,但還是應該感謝她能給張日山帶來幸福,她應該是一個很好的女孩子。

後來又聊到那年緬甸暴亂,政府軍把果敢軍打得節節敗退,眼看就要打到我國國界了,張日山所在的部隊奉命去鎮守邊境,於是他就這樣成了一名隨隊軍醫。

齊小八有些難以置信,軍人、戰爭對於生活在和平年代的他來說似乎只是在電視、新聞和小說裡才會接觸到。

“親愛的,戰爭離我們從來都不遠的好嗎?”張日山隨著隊伍來到邊境,鎮守了半年,“當時真的很緊張呀,他們就在我們對面山頭打,晚上都能看到火箭彈跟放煙花一樣在頭頂飛,槍炮聲不斷,晚上睡在帳篷裡常常被炮彈的餘震震醒,整個帳篷都在搖。”

齊小八聽張日山說的心都快到嗓子眼兒了,還好他沒事。

“每次都很緊張,趕緊跑出去看看炮彈是不是炸到我們這裡了。”

“那你就不能不去嗎?有沒有受傷?有沒有敵軍過來?有沒有人保護你?”齊小八想都沒想就一股腦兒地全發過去了。

“軍令如山,不能不去,祖國和人民需要我們的時候我們不去誰來保家衛國?”張日山不想把氣氛搞得很嚴肅,“不過話說回來,當時面對生死考驗,真的是很緊張,那會兒我還那麼年輕,沒經歷過什麼事,完全懵逼了。”

齊小八很後悔當時自己為什麼沒有聯繫他呢?如果當時自己聯繫他,會不會給他一些安慰和慰藉呢?

“我回來讀書以後,當時一個一起出任務的兄弟也來讀書了,我记得快过年的时候他发了个状态,说被鞭炮炸醒了,醒了以后好紧张,想着完了完了,是不是他们的炮弹又落过来了,清醒了發現實在家裡,這才舒了一口氣。”

“我感触很深,我也有段时间常有和他一样的错觉,現在就覺得和平真好!去年我刚回来读书,我不喜欢在宿舍待,我就特别愿意一个人去逛街,每次站在重庆熙熙攘攘的街头,看着霓虹闪烁,行人满街,情侣一对对,很普通的一天,但是我就觉得特别幸福,这样和平的普通的平静的一个傍晚,真的很美好!”

張日山所說的就是歲月靜好嗎?

齊小八想,重慶熙熙攘攘的街頭,看著霓虹閃爍,行人滿街,情侶一對對,如果他和張日山也是行人中的一對,很普通的一天,他也會覺得很幸福。

“你看看你,都不關心我。”

“我都不知道,我一直聽同學說你是醫生,在醫院裡。”

“我回來的時候有發過朋友圈的,你都不看我動態的。”

“額,那會兒我還沒有你微信。”

“不可能啊,15年的時候應該都加了吧!”

“你是16年2月份,你結婚的時候才加的我,之前我都只有你QQ,但是你已經很多年都沒有更新過狀態了。”

“哦,當時我應該在企鵝上也發個動態的,這樣你就能知道了。”

齊小八也不知道事情為什麼會變成這個樣子,就這樣莫名其妙的斷了聯繫整整十年。同時他也很好奇,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女孩子能把張日山給拴牢。

“給我說說你和嫂子的故事吧!”

“這個沒什麼好說的啊”張日山有些不好意思。

“當時接到你的電話說你要結婚了,我真的是很驚訝。”

“我们其实真正在一起的时间很少,了解也少,但是后来经历了那么多,特别是边境一役,让我觉得人生苦短,应该把握能把握的,而且那段日子心理压力极大,一度面临奔溃,她通过电话给了我很大的心理支持,回来以后她提出来了,她家里也在催,我虽然还没准备好,但是觉得不该辜负她,所以就同意了。”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