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

        第一次寫文,沒什麼經驗,渣文筆,有的地方可能會有bug,很多東西也沒仔細去探究,只是單純的想寫自己喜歡的副八,不喜勿噴。

 
 
 
 
 
 
 

 名字
(一)
       每個名字的背後,都有一個故事;那個故事,就從你的名字開始。。。
       這次肯定是在劫難逃了,哎,出門前怎麼就沒給自己算上一掛呢,齊八爺腸子都悔青了;可轉念一想:也罷,齊門八算本就是做的窺探天機損陰德的營生,折壽也是天理報應,只可惜了我齊家的香火到我這就續不上咯!
       齊八爺被日本人砸了香堂綁來其實也就一天都不到,可八爺這細皮嫩肉的身子熬不住,他感覺已經過了好久好久,久到他都不知道有多久了!平時要是多運動運動,再瘦一點就好了,現在手臂也少受點苦,齊八爺只覺得手臂已經快支撐不住自己的重量了!
“嘎吱~~~”
       就在齊八爺內心還在感慨自己年紀輕輕就要折在日本人的倉庫,死了也無顏面見列祖列宗,說不定要是活著哪天祖宗保佑破了他仙人獨行的命格,還能給齊家延續香火的時候,他仿佛聽見了開門的聲音。周圍頓時沸騰的氣壓讓他意識到進來的人不是武藤的同夥,八爺努力的睜開眼睛,隨著那帶風的腳步聲,一個熟悉的身影進入了他模糊的視線中。
       汗和血混在一起,再加上受了傷還一直被吊著,體力不支,八爺現在根本看不清東西,但他還是清楚的知道進來的是張大佛爺,單槍匹馬來救他!
       “你砸了他的香堂,還綁了他,我不會袖手旁觀的!我今天只有一個要求”張啟山卷了襯衣袖子,一字一頓的說到:“放了他!”
 身為長沙九門之首的張大佛爺,同時也是長沙的布防官。作為軍人,佛爺的聲音自然是極其洪亮的,可此時齊鐵嘴也只能模模糊糊的聽到幾個字,不知過了多久,只感覺腳下一空,便暈了過去!
 就在齊鐵嘴掉下來的那一瞬間,張啟山穩穩的接住了他!只是他以一敵百,殺了武藤一夥,可自己卻也快被捅成篩子了,真是殺敵一千,自損八百啊!把這算命的背回堂口那是不能了,就托著他慢慢走回去吧。
       就在張啟山托著齊八爺剛走出一步的時候,一個軍綠色的身影引入眼簾。“佛爺,對不起,”一個軍禮之後又是一個九十度鞠躬“是我疏忽了,我來晚了,讓您和八爺受了那麼重的傷”
 “把八爺背回張府養傷!”
 “是!”
        張副官小心的接過佛爺托著的八爺,彎腰準備背人,卻見什麼東西掉在了地上,仔細一瞧:荷包!張副官很無語地撿起荷包,只見這荷包用料十分講究,雖然他不懂繡工,但也能看出這個包繡的極好!
       “八爺就算再怎麼秀氣,也決計不會用這樣的荷包的,而且這一看就是女人用的”張副官腹誹道,接著瞧見這荷包上還繡了兩個字:“靈修”。
“靈修?”張副官小聲唸到。
      “嗬,這八成就是一個叫靈修的姑娘送給八爺的定情信物,八爺還好意思說自己仙人獨行呢”張副官思忖著,暗自笑到!“副官”,隨著疲憊卻依舊鏗鏘有力佛爺的聲音,張副官的思緒被拉了回來,抬頭一看,佛爺都要走出倉庫了,來不及多想,順手把荷包塞進自己衣服口袋裡,背起八爺迅速向佛爺走去。 
 這一戰之後,佛爺在這長沙城那可是聲名鵲起,無人敢犯吶;而齊八爺有佛爺罩著,這日子啊倒也太平,只是架不住佛爺一天八遍的命令“副官,去把八爺接來!”
       張副官直接略過眼前小滿小心翼翼的阻攔,直徑向八爺臥房走去;八爺睡下了又怎樣,佛爺說什麼都是對的。隨著門“嘎吱”一聲,印入八爺惺忪睡眼的是一雙漂亮的狐狸眼,再漂亮的狐狸眼也不能擾人清夢啊,饒是好脾氣的八爺那起床氣也很大;更何況這一天八次被張副官帶走總有一次在是在他跟周公聊理想聊人生的時候,就跟請安似的。
       “我不去,自從被你們家佛爺救回,這連著半年了天天晚上去張府,我都成熊貓了”八爺奮起反抗了“張副官,有什麼要緊事不能明天說啊,我要睡覺!”說完八爺倒下背對著人。
      “八爺~”這一聲喚的極其溫柔,可下一句卻是鏗鏘有力“佛爺說了,算命的要是不來,”張副官故意停頓了一下,八爺本能的豎起耳朵,卻聽張副官悠悠地說到“就打斷了手腳,連著被子卷過來!”這一句張副官說的輕飄飄的,卻嚇得八爺一個哆嗦翻身而起,只見張副官瞇著一雙漂亮的狐狸眼笑著看著他。“媽呀,這笑的好看卻是瘆得慌,張家人都他媽不是好鳥”八爺腹誹著,手下也不敢閒著,穿好衣服就跟張副官出門了。
       在車上,八爺還是不爽被張副官半夜提起來,佛爺他不敢說,就懟副官啊!“哎,我說張副官,你們家佛爺也該娶位張夫人給你們張家延續香火了吧”其實就想著張啟山有媳婦了就不用天天晚上提溜他去張府了。“你自己去跟佛爺說啊”開著車的張副官從後視鏡裡瞅了他一眼;八爺哪敢啊,也就打打嘴炮,見張副官不想理他,又打趣張副官“張副官,那你成親也行啊,人姑娘定情信物都送了大半年了,你可不能耽誤人家呀”“佛爺都還未娶,日山怎敢娶呢,況且日山還要跟著佛爺保家衛國呢,不勞八爺費心!”張副官聽他提這事,就跟不想理他了!
        定情信物?什麼定情信物!
        這要追溯到半年前,話說張副官把八爺背到張府,一切料理妥當之後,便洗了個澡休息了。可是第二天早上起來就發現張府下人看他個個眼裡都藏著笑,吃完飯就見小翠笑嘻嘻地跑來臥房門口找他,雖說張副官平日里不苟言笑,可畢竟待人忠厚,況且小翠年齡還小,也就不怕他。張副官一臉茫然的看著小翠,“張副官,你這人怎麼不愛惜東西啊,人姑娘送的定情信物你都不收好,還好我昨兒個給你拿去洗衣服的時候發現了,這不就給你保管著,要是弄丟了,人姑娘肯定要傷心!”說著便把荷包遞到跟前,張副官眼睛都能有銅錢大了,  這。。。這。。。這不是。。。
       沒錯,就是八爺的荷包,小翠無視張副官一臉“霧草”,繼續說到“能繡出這麼精緻的荷包,那姑娘肯定也是心靈手巧;而且能跟副官哥哥私定終身,那必定也是美若天仙”什麼心靈手巧,什麼美若天仙,什麼私定終身,跟我有什麼關係,一把搶過荷包就把小翠關門外了。昨天走得急,沒仔細看,今天再細細一瞧,才發現這“靈修”兩個字雖小,卻繡的分外精緻,這姑娘的確是心靈手巧,等八爺醒了再還給他,也好邀個功。“副官”聽見佛爺喊他,隨手把荷包一放,就跑出去了!


 ◦ 

评论(12)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