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

名字


電梯:(一)  (二)
(三)

為什麼表個白都那麼難,今天是聖誕,就來個二發吧!

第二天一大早,八爺就騎著他心愛的小毛驢搖搖晃晃地來到約定地點,只見張家兩位祖宗已經在等他了“佛爺,我在這呢!”八爺朝他們揮揮手,最後還是在副官嫌棄他毛驢上掛的鈴鐺聲兒太響,佛爺嫌棄他的小毛驢走的太慢等等一系列被嫌棄之後,小毛驢就被拴在了鎮子上,八爺坐在了副官身前的馬背上。“這讀書人就是不一樣”八爺身上飄來一陣清新的氣息,讓副官神清氣爽,心說“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書香?”副官卻若無其事地和八爺一路互懟到礦山。

果真如他出門前的卦象顯示:大凶!此行並不順利,而且佛爺還受了重傷,“副官,保護好八爺!”佛爺的聲音不斷的在他腦海裡迴旋,為了讓八爺安全脫身,佛爺一個人留下來對付尸蛾,當他渾身是傷的衝出來,見到副官八爺的時候便倒下了。八爺心裡七上八下的,佛爺可千萬不能死啊,不然我怎麼對得起長沙城的百姓啊!在他們回長沙城找二爺的途中還遇到了伏擊,人家還是人手一支槍的,他們呢,佛爺重傷昏迷,槍也掉在了礦洞裡,於是副官開了掛的徒手解決敵人,八爺抱著佛爺躲避敵人的子彈,(當然在副官解決了一個敵人之後就拿到了槍,剩下的那就是遇到狼的羊群了)。

回到長沙城,二爺給佛爺處理好傷口之後就回去吃丫頭煮的面了,畢竟這是二爺最大的人生樂趣嘛,佛爺則是在一系列的折騰之後睡過去了。八爺坐在床邊看著佛爺,心裡說不出的難受,佛爺雖然每次都大聲吼他,還經常威脅他,可是卻每次都在護他周全,上次被捅成篩子他就欠佛爺一條命了,他現在滿腦子都是佛爺各種開掛救他的場景!拜託,其實大部分時候都是佛爺讓副官保護你好嗎,你在礦山走不動的時候是誰讓你掛身上的!“八爺,我還是先送您回去吧!”

八爺回到堂口,躺在床上,雖然折騰了一天,卻怎麼也睡不著;看著窗外的月光,那麼白那麼美,可是他卻覺得有點刺眼,刺眼到他覺得胸口有些悶!

佛爺休息了幾天,雖未痊愈,但也好了七八分了,目前情勢緊張,也不能多休息。果然沒有二爺的幫助這個墓還是搞不定啊!可是丫頭身體不好,二爺是不會跟他們下墓的,為了長沙百姓,怎麼都要治好丫頭的病啊。解九爺打聽到北平新月飯店一個月後要拍賣的鹿活草可以救丫頭,這真是瞌睡遇到了枕頭啊!可是這新月飯店是百年老店,規矩也機多,一定要有他們的名帖才可以進入飯店參加拍賣會。這老天對他們實在是太好了,又送來了個枕頭:西北彭三鞭有名帖,而且會路過長沙。一不做二不休,幾人搶了三鞭同學的名帖,八爺平日里老躲在比他還矮一點的佛爺背後撒嬌賣萌,搶名帖跳火車的時候可是沒掉鏈子,要不是他出門前卦象顯示有驚無險,打死他都不會跳的吧!

名帖到手了,拍賣會也即日舉行了,一行人歡歡喜喜去北平咯,當然副官要看家,所以不能去,於是二爺帶著丫頭,佛爺帶著算命的,踏上了北平求藥之旅。。。

奈何新月飯店太會玩,來個盲拍,沒得選只能三個都拿下,於是張大佛爺連點三盞天燈,如願以償。而這三盞天燈還點回了一個尹新月,尹新月第一眼就看上這個假的彭三鞭了,連點三盞天燈的豪情壯舉更是讓她眼睛一秒鐘都捨不得從張大佛爺身上移開,於是死皮賴臉的非要跟著去長沙。“以後,請叫我張夫人!”得,這來的時候還好,雖然二爺夫婦一直在撒狗糧,但他有佛爺這個單身狗陪著啊,現在倒好,連他坐的地兒都沒了!天大地大,吃飯最大,八爺去吃東西去,才不在這當電燈泡呢!

這邊一對深情對望,一對相互斗嘴,旁人看來就是打情罵俏,那邊八爺煢煢孑立。佛爺雖說不討厭尹新月,但總覺得跟著回去不妥,便取下戴著的雙向環給她做路費,讓她下一站下車回家,因為佛爺身上的錢都給新月飯店了,還把八爺的棺材本兒也做了燈油。可尹新月卻覺得佛爺送她禮物了,還是從佛爺手腕上取下的,那就是定情信物了,想想心裡甜如蜜啊,喜悅之情從眼睛裡溢出來,更是拉著佛爺的手說個沒完!佛爺嫌她太吵,又擔心齊鐵嘴一個人這麼久了都不回來,會不會遇上壞人了,於是起身出去了。“哎,你去哪兒,我也要去”尹新月恨不能把自己隨時掛在佛爺身上,“方便一下”說完也不理她就往餐車走。

他看著齊鐵嘴一個人安靜地坐在哪裡吃飯,顯得有些孤單;便坐下來陪他吃飯,其實佛爺並不餓,也沒有買飯,他只是不習慣齊鐵嘴一個人,不習慣他那麼安靜。

“老八”佛爺輕輕喚了他一聲

平時只要有佛爺在,離佛爺最近的就是他,每次在張府客廳裡議事的時候副官總是嫌棄他整個人都癱在進口大沙發上靠在佛爺肩頭啃著蘋果,沒有一點形象。佛爺是個嚴格要求自己嚴格要求他人的人,可是他卻從來不覺得九門八爺這麼不注意形象有什麼不好!而現在離佛爺最近的是尹小姐,來的時候他依舊可以靠著佛爺肩頭,現在只能自己一個人來吃飯,連車廂都快進不去了,八爺煩悶著胡亂的低頭吃東西,想多吃些東西來填補心裡的空洞,所以他並沒有發現佛爺走過來,直到那聲輕輕的“老八”他才抬起頭。

“佛爺”算命先生有點驚喜,露出了他那標誌性的笑容,圓圓的眼鏡後面眉眼彎彎,波光流轉,尖尖的小虎牙,甚是可愛;吃東西的時候臉頰圓鼓鼓的像隻小倉鼠,讓人忍不住想要戳一下。張啟山看他這個樣子忍不住笑出了聲,“佛爺,你笑什麼,快坐快坐,”一邊招呼他坐下一邊往張啟山身後看“哎我說佛爺,你怎麼來了,餓了吧,嫂子呢?我跟你說啊,這火車上的東西一點都不好吃,尤其是這豬蹄燉蓮藕。。。”邊說還邊低頭往嘴裡扒拉東西,不好吃你還吃那麼歡,佛爺覺得他和尹新月兩個人話都多,但是這算命先生說個不停的樣子為什麼不招人煩,還挺可愛的,於是寵溺的看了他一眼說“今晚回到長沙我就讓廚子給你做豬蹄燉排骨!”好啊,一聽說可以吃到張府的豬蹄燉排骨剛剛的寂寥頓時消弭殆盡,“佛爺睿智”開啟日常佛吹模式的他一抬頭便對上了張啟山的眼睛,那寵溺的眼神讓他不知所措,他只想就這樣跟佛爺一直坐著,永遠都不要停下來。

佛爺就這樣盯著他看,見這算命先生手足無措也不把眼神從他身上移開,他突然覺得那可愛的樣子自己似乎永遠都看不夠,看著看著,心裡似乎有什麼東西要往外衝,眼神裡流露出來的不再只是寵溺,還夾雜著些許霸道,似乎只想讓這樣的笑容只屬於他張啟山一個人,別人想都不能想;而算命先生好像也是被這種霸道的眼神吸了進去一樣,動彈不得,而他自己也不想動彈,只想永遠陷在這樣的眼神里。“張啟山!”佛爺還沒來得及伸手去握那雙他突然想緊緊抓著一輩子都不放開的手,就被那蠻橫的聲音給拉了回來,“張啟山,人家還擔心你怎麼這麼久都不回來,你居然自己來吃飯了,我不管,我餓了。。。”

齊鐵嘴聞聲看去,只見那雙向環明晃晃的隨著尹新月指來指去的手腕不停地晃動著,晃得他眼睛有些疼,那可是佛爺家的傳家之物啊,自己剛剛是看錯了嗎,佛爺原來也是喜歡尹小姐的,是啊,郎才女貌,天作之合,佛爺和自己那是過命的兄弟,還是自己想多了。可是他不想讓人看出什麼,便立馬起身作揖“嫂子,你來了”,尹新月不知道為什麼就是討厭這算命先生,雖然他在自己面前總是討好的喊著嫂子,所以就用鼻腔嗯了一聲;齊鐵嘴也不計較“哎呦嫂子,這可是佛爺的傳家寶哇,都送給您了,嘖嘖嘖”,尹新月一聽可高興壞了,立馬貼著佛爺坐下,還啟山長啟山短的說個不停。

飯還沒吃完,可是齊鐵嘴卻突然不餓了,他不想在這待著,他不知道自己繼續待下去會是什麼樣子,他作了個揖逃也是的就出去了。佛爺直到齊鐵嘴消失在車廂裡眼神都還沒有全部收回來,他現在心裡簡直怒到了極點,這算什麼,什麼嫂子,什麼傳家寶,剛剛是自己看錯了想多了嗎?他很生氣,便也沒去追那算命的,任由尹新月抓著自己。。。

评论(8)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