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

名字[完結 上]


電梯:(一)   (二)   (三)  (四)
(五)

啊,天啊,我到底在寫些什麼,為什麼到現在還沒有在一起,我已經越來越不知道怎麼讓副官表白了,不能再拖了,決定讓佛爺包辦個婚姻,然後強行在一起,嗯,就這麼愉快地決定啦!

以前八爺來張府就跟回自己家似的,除了佛爺一天八遍命令外,八爺自己也是跟算好了似的,每回都踩著飯點來,誰讓這張府的豬蹄燉蓮藕是他的最愛呢。其實就算他自己不來,佛爺也會讓副官去接他的,要不然佛爺又不愛吃這豬蹄燉蓮藕還每天都讓廚子做,這沒人吃多浪費啊!可是現在八爺來的少了,常常幾天才來一次,來了也是端端正正坐在佛爺對面的沙發上,不會再癱在佛爺身上啃蘋果,更不會留下來吃飯,總是說完事就走;有時候佛爺就會把事說到飯桌上還說不完,當然飯桌上的正事那就是沒話找話隨便恐嚇威脅加忽悠了,雖然不討厭尹新月,但九門的事可不能給她聽。佛爺只當他在跟自己使性子,便也不去管他,由著他鬧,心裡卻是有點小開心,誰看不出來他是因為尹新月來了,自己不高興才不來張府的,那就是還在意自己咯。

八爺現在不膩在佛爺身邊了,自然空閒了不少,那就剛好多給人算算掛吧,反正也沒錢了,多做做生意多賺點錢,總不能落個人財兩空的下場吧,八爺您心還真大,難道您不覺得現在就是人財兩空了嗎?以前那些慕名而來的掮客那是因為八爺不經常在,所以沒法來買東西,畢竟買東西那也只是為了求神算的一掛嘛,最近八爺這麼勤奮,那來的人自然就多了,每天都是門庭若市,八爺從早算到晚,累的手都抬不起來。不過這樣也好,每天都把自己塞的滿滿當當的,也沒空去想那人,還能賺個金銀滿缽,想想也還不錯,就繼續過著這樣的日子。這可苦了張副官了,現在沒人跟他鬥嘴了,他倒顯得有些寂寞,每天不用佛爺命令就跟請安似的忙完就帶著八爺最愛吃的點心往堂口跑,自己累就累點,多跑幾次也無所謂,就盼著這人能吃著自己買的點心,跟他說說話,再不濟吃著點心衝他笑笑露個酒窩虎牙給他看看也行。可人家這忙著正事,又不能打擾,算完掛已經天黑了,吃完飯倒頭就睡,很多時候其實連副官的愛心小點心都沒吃上。每天這麼忙,人都瘦了一圈,倒是小滿天天吃點心,人都圓了一圈不止。副官雖說心疼不已,但也暫時沒想到什麼辦法,就只能每天來堂口待一會兒陪著他,就這樣看著他給人算命,臉上沒有了往日佛吹的狗腿,也沒了尹新月帶來的失落,玳瑁眼鏡背後的眼神裡更多的是九門八爺奇門八算的堅毅和睿智。眼瞅著這算命先生跟換了個人似的,似乎也不再需要他保護,副官感覺自己就像是個溺水的人,伸出雙手拼命的想要抓住什麼,卻什麼也碰不到。

不行,他一定要做點什麼,哪怕站在八爺身邊的人不是他,他也要讓人恢復成以前那個滿臉笑意,天天嘮叨的蠢萌神煩小算子!對,有辦法了,把荷包還給他,說不定八爺跟人姑娘在一起就能忘了佛爺了。“副官,走,去堂口接八爺!”這人都一個多星期沒來了,每次打發人去請他,都說在忙走不開,今天我親自去接,看誰還敢跟張大佛爺搶人。“佛爺,我去接吧”副官試探的問到,“不用,我自己去!”今天這算命的要敢說個不字就一槍斃了。

佛爺來到堂口,見人絡繹不絕,便知齊鐵嘴說走不開是真的,但他更知道走不開更多的是在躲他,不然以前怎麼走得開。“咳咳”“哎呦,佛爺,你怎麼親自來了,有什麼事差人來說一聲就行了,您說您這是,真是折煞我老八了”齊鐵嘴見佛爺來了,立馬開啟佛吹模式,就跟什麼都沒發生過似的,可是眼神裡些許的生分卻是逃不過張家兩位祖宗的眼睛。“是嗎?”張啟山看了他一眼,瘦了,晚上怎麼都要讓他多吃點豬蹄,好好補補,“那我不親自來,請不到齊八爺啊”張啟山藏好內心的心疼,嚴厲的說著,眼神也是緊緊的盯著算命的。“哎呦,佛爺,您這不都看見了嘛,我這實在是走不開哇”說著低著頭不敢看張啟山,誰知卻被張啟山提溜著拖出了堂口。

“哎,佛爺,您聽我說啊佛爺,您。。。您看我這還有生意要做呢,不然都揭不開鍋了啊佛爺”

說完齊鐵嘴以為奏效了,只見佛爺停下來看著他,看了將近一分鐘“揭不開鍋了?揭不開鍋了怎麼不來張府吃豬蹄”說完直接扔車上了,留下一堆掮客在風中凌亂,小滿機靈,正在補救,不能毀了自家爺的形象。

一路上這算命的難得的安靜,也不看坐在身邊的張大佛爺,耷拉著腦袋在自己繞著手指玩,就跟只小奶貓似的,看的佛爺啊是越看越喜歡,想去捉住那人的手,想就這樣一輩子不放開,可是副官在。他不知道自己在猶豫些什麼,害怕些什麼,他只是覺得要是沒有旁人,他現在一定會拉著那人手腕放在心口,然後好好的抱著他。八爺感覺佛爺動了一下,抬起頭來卻不見他有繼續的動作,失落一閃而過,便又繼續低頭玩手指。是啊,自己在希望些什麼呢,希望佛爺過來牽著自己嗎,佛爺不會的,不然怎麼不把尹小姐打包回北平,他是喜歡尹小姐的。

一路無話,車子就這樣一路向著張府開去。。。


评论(4)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