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

第十一年 (一)

元旦快樂!

現代au
我覺得我是跟佛爺有仇嗎?每次只想好好的讓日山小八談個戀愛,可總是莫名其妙就成了“張啟山你也有今天系列”,圈地自萌,佛爺粉不要打我,不喜請繞道!

這個故事呢就是從小八佛爺清純的大學校園戀愛開始,一直到後來跟日山在一起,真的發現有的時候一張圖一句話一首歌就可以勾起思緒萬千,部分屬於真實梗,如有撞梗,純屬巧合!

私設佛爺小八同歲,小八研二的時候日山大四,這樣日山就比小八小兩歲對吧,不好意思佛爺被我寫渣了。


張啟山和齊小八分手了,就在他們的五周年紀念日的那天晚上,因為張啟山劈腿了。齊小八一個人在張啟山的出租屋裡,沒有流一滴眼淚,他也不知道怎麼了,就是什麼感覺也沒有,當初他們認識的場景不斷地浮現在腦海裡!

“學弟,昨天宣傳部吃飯你怎麼沒來啊,打電話也找不到你!”

“哦,學姐不好意思,我前兩天生病了,昨天燒的有點厲害一直在睡覺。。。”

“那你吃藥了嗎,今天怎麼樣了,好點了嗎?一會兒的宣傳活動還能去嗎?”學生會宣傳部部長關切的問著這個剛進來的小學弟。

“沒事,我昨晚洗了個冷水澡就好了,不用吃藥!”

“噗。。。”這人一直坐在辦公室的沙發上低頭玩手機,第一次聽說冷水澡可以治發燒的,對於他這種夏天都恨不得穿毛巾襪的小身板來說簡直是太驚奇了,於是他好奇的抬起頭想要看看什麼人身體那麼好。霧草,簡直是帥到驚動黨中央啊!正在發呆,只見眼前人伸出手來跟他打招呼“你好,我叫張啟山!來自沈陽,是生命科學學院07級生科B班的,現在在宣傳部!”說完還露出了一口大白牙,帥氣的臉盤上擠出兩個酒窩。“哦哦,你好!”見人一股腦都把自己給介紹完了才想起跟人打招呼。

“就完了?”張啟山一臉狐疑的看著眼前這個唇紅齒白,肉肉的小臉上戴著一副圓圓的玳瑁眼鏡的人。

“嗯,完了啊,不然呢?”他心想這人還真是奇怪。

“你叫什麼?”見人沒有反應只得自己開口問。

“我姓齊,你叫我齊小八就行了”他實在不想跟人說自己的名字,從小到大老師點名回答問題只要說點個女生那必定是他,每次都惹得全班哄堂大笑,也怪他這名字太像女生了,自己吵了好幾次,可是奶奶總是不准改,說是只有這個名字才能旺他,身體才會好。

“我是問你的學名”看他那樣就知道齊小八不是他的真名。

“哦。。。齊靈修!”齊小八覺得眼前這個人雖然很帥,可是身上總有一種特別霸道的氣場,讓他不自覺的就會言聽計從。

“哦,你是哪個學院的,什麼專業的?”張啟山覺得這個名字真特別,就跟他人一樣特別,想要了解他更多。

“我是生科院的,07級生科A班的!”說完只見那人就跟見了失散多年的親兄弟一樣激動。

“我們居然是一個學院的,一個年級的,就在隔壁班!哎,我怎麼沒見過你啊?”如果讓張啟山的同學看見一定會以為他是昨天發燒燒壞了腦子,感覺他現在就把一年的話都說完了,關鍵是,他居然會笑,會笑唉!張啟山因為長得太帥,入學第一天就引來不少女生明的暗的秋波,可是張啟山這個冰塊卻跟沒看見似的,只跟班裡同是東北來的陸建勛一起玩,說是玩其實也就是一起打打球,偶爾一起上上課吃個飯什麼的,更多的時候都是獨來獨往。

“哦,是啊,我沒事都不怎麼出門的,班上的同學都還沒認全,你沒見過我也正常!”齊小八不好意思的笑笑。張啟山只見這人笑起來的時候會有兩個酒窩,圓溜溜的杏仁眼彎得像是兩個小月牙,嘴角勾起會露出尖尖的小虎牙,煞是可愛,於是便藉著隔壁班的藉口刨東問西的,就差人家裡寵物身上的跳蚤是公是母了,還說一個專業的以後要多多交流專業學術問題,就死活把人電話給要來了!

齊靈修是今年校學生會辦公室新進來的幹事,聊了一會兒,就開始開會了,由於辦公室以後要跟各個部門打交道,而且剛剛又跟張啟山聊了一會兒,於是宣傳部部長和辦公室主任就把他們兩和拓展部的解九分到一個組做宣傳了。這一下午的宣傳活動,張啟山就一個勁兒的關注著齊小八,一會兒去幫他搬東西,一會兒給他買水,倒是解九在張啟山面前就跟小透明似的,齊小八過意不去,就拉著解九一起說話,一個下午三人倒是都熟絡了。

話說他們認識的時候都開學快一個月了,所以認識才一個星期就剛好趕上了中秋節。張啟山家在東北,太遠不回去了,就打電話問齊小八中秋怎麼過,回不回長沙。齊小八說家裡人都出國旅行去了,就不回了。張啟山趕緊約他一起吃飯,後來就是借筆記,約人一起上公開課等等各種,一個月下來倒是連生科B班班主任都知道他們班團支書張啟山有個“女朋友”是生科A班的,就齊小八沒感覺到!

今年學校把軍訓時間調到了十月下旬,好死不死的出發前兩天才通知,齊小八準備好的迷彩服被高中同學借走了,都是一個學校,只不過齊小八在老校區,高中同學在新校區;本來高中同學十月上旬就軍訓結束了,硬是拖到齊小八接到軍訓通知,趕緊給同學打電話,高中同學說一會兒給他送過來,可是到晚上八點多了才發短信告訴他有事來不了,第二天也沒空,讓他先去買套新的,改天請他吃飯。新校區在郊區,連公交車都沒有,這一下子又買不到新的,齊小八可是愁壞了,眉毛擰在一起都快能夾死只蒼蠅了,怎麼辦啊。。。

這會兒剛好電話響了,一看是張啟山。“在哪呢,吃飯了嗎?後天早上十點鐘出發去武警三支隊軍訓,你的東西收拾的怎麼樣了,一會兒我過來給你打包!”張啟山知道他東西多,身體又不太好,而且這次連被褥也要自己帶,怕他收拾不好便一忙完就給他打電話。

“哦,還沒呢!”

“我帶你去吃飯,吃完飯我來給你打包!”雖然是隔壁班,但是齊小八住在西苑,而張啟山卻住在東苑,中間隔了十多分鐘的路程。張啟山在電話裡就聽出了那人不太開心,於是五分鐘不到就到人宿舍了,問了才知道原來是迷彩服的事“你看你都認識了些什麼人,先吃飯去,你把你同學電話給我,我明天給你去拿!”

“我同學說公交車都沒有,市區裡的公交車只到半途,你怎麼去?”因為新區建設,這個交通也著實坑爹,就是張啟山可以坐公交走十公里的路程,到了城邊就不往外走了,剩下的十七公里就要轉好幾趟車,張啟山這人生地不熟的也不知道路。

“你同學怎麼去的?”

“開學家裡開車送的,到現在也沒來過市區!”齊小八也是很無語。

“那你不用管了,我自己想辦法!”然後就拉著齊小八吃東西去了。。。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