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

第十一年


電梯:(一)  (二)
(三)

“你怎麼會在這?”齊小八嚇了一大跳,一把推開了張日山。

“我。。。”張日山也不知道要說什麼,就這樣跟齊小八坐在張啟山家的大床上,原來是晚上快十一點的時候張日山給齊小八打電話,沒人接,張日山去齊小八實驗室聽說他晚上八點多就走了,宿舍也沒人,擔心他就接著打。剛好那會兒張啟山跟齊小八坐在車里攤牌,齊小八就沒接,後來就直接關機了。這可把張日山給急壞了,給他哥打電話也不接,他也沒想到兩人是在分手,畢竟他倆這五年可都是羨煞旁人啊。他只當張啟山還在應酬,就跑去張啟山家一看也沒人,這下張日山可不淡定了,又再跑去小八宿舍,聽捨友說小八快十點的時候打了個電話就出去了,什麼也沒說,就是看著臉色不太好。日山真急了,也不管他哥是不是有重要應酬,趕緊打電話,這下張啟山倒是接了“哦,那會兒他跟我在一起呢,我們分手了,他現在在我家裡,我出來了!”張啟山輕飄飄地說著,沒有一絲的傷心難過,“張啟山,你個混蛋!”張日山吼了一句把電話掛了,就去張啟山家裡找齊小八了。

張日山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但聽張啟山的語氣便也猜到了一點,心裡焦急,齊小八那麼怕黑那麼怕冷你居然把他一個人扔在家裡。一路擔心著祈禱著可千萬不能出什麼事啊,很快他就到了。張啟山是他親哥,所以自己也有他家鑰匙,只是齊小八也住在這,偶爾才會回宿舍住,張日山覺得自己在這不方便所以一直住宿舍,只有張啟山出差的時候,張日山才會過來陪齊小八,但也是住在客房。當他開門的時候,心都快跳到嗓子眼兒了,門一打開只見屋裡黑漆漆的,他趕緊開燈衝到臥室,只見齊小八就這樣坐在床上,頭埋在膝蓋里,雖說是心疼不已,可終究是鬆了一口氣,還好自己找到他了,還好他沒事。

張日山過去抱著他,小八抬頭看了他一眼就又把頭埋膝蓋裡了,那空洞的眼神裡盡是絕望,張日山心都快碎了,只把他抱得更緊,也不敢問什麼,怕刺激到齊小八!張日山跟張啟山一樣火力旺,可是那冰冷的手卻怎麼也捂不暖,他急得眼淚都快出來了,就這樣一直抱著齊小八,也不知過了多久,感覺懷裡的人好像睡著了,才輕輕地把他下,蓋上被子,然後自己也就抱著他睡著了!

齊小八心裡難受,自然睡不好,突然醒來就發生了剛剛那幕,他看著張日山,過了一會兒才想起先前張日山來找他的事。齊小八第一次感覺到自己的心被掏空了,整個人也像是被掏空了一樣,是啊五年了,他第一次那麼勇敢地去愛一個人,可是卻落得個這麼不堪的下場。他現在不想見任何人,更不想見到張日山,因為他們兩兄弟實在是有太多相像的地方,可是每天陪著自己的人突然離開了,他感覺自己好像掉進了萬丈深淵,又感覺被什麼東西壓的喘不過氣來,身邊有個人才讓他不會覺得自己被全世界拋棄了,於是也不管張日山就背對著他躺下了。

張日山看他一直不說話,也知道他是在想張啟山,又心疼又怕他趕自己走,畢竟他也知道自己跟張啟山很像,再怎麼說都是親兄弟怎麼可能不像,可是人突然就躺下了,他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就跟著躺下,內心掙扎了一會兒,試探性的把手搭在小八身上,見人沒推開自己,就挪過去緊緊地從後面抱著他,兩人就這樣一直睡到第二天早上。

齊小八第二天早上五點多就醒了,一直躺在床上,看著天花板,他有點恍惚,好像有點反應不過來怎麼自己突然就一個人了,那個當初說要讓全世界都知道小八是他媳婦的人怎麼突然就走了,可是他現在卻還在原地。他似乎依舊沒有感覺,也沒有流一滴眼淚,他總覺得可能自己哭一場就好了就不難受了,可他又覺得為那樣一個人哭不值得,於是就這樣一直盯著天花板。。。

快七點的時候張日山才醒來,下意識的動了一下發現人還在自己懷裡才放心下來,昨晚那個全身冰冷的人在他懷裡一夜之後終於被他暖得有些溫度了,只是還是有些涼。他發現人早就醒了的樣子,暗暗罵自己怎麼睡得那麼死,他趕緊起床,說帶小八出去先吃點東西,雖然他也很想讓小八好好在這休息,但是真不敢讓他一個人待著,畢竟這幾年兩人的感情他也是看在眼裡的,就怕人一下鑽了牛角尖做出什麼極端的事來。可小八說他不餓,他想先收拾東西搬回宿捨。也好,離開這滿是那人的氣息的地方,人才能好起來,於是張日山給小八找了個情景喜劇看著,自己給他收拾東西。其實小八也沒看進去,就只看見張日山進進出出,一會兒便把東西都打包好了,還真是利落啊,跟他哥一樣,當年軍訓的時候時候張啟山也是很快就把他的東西收拾好了。

想著想著仿佛又看到了自己當年拿著一瓶水跟在張啟山身後的樣子,當時他就覺得這人身體真好,力氣好大,能一下子就扛起他的行李,還時不時的騰出一只手來拉著他,怕他跟丟了。在軍訓的時候也是處處照顧著自己,他還記得剛到軍營第一天晚上他就發燒了,冷得睡不著,還是張啟山喂他吃藥,抱著他,他才睡著的。其實小八紫外線過敏,那天在路上曬了太陽所以才發燒的,第二天張啟山知道了就帶著小八去找輔導員,接下來的軍訓就是小八抱著水瓶站在旁邊的樹蔭裡看大家訓練,B班的女生就在那竊竊私語“那是誰啊,長得好帥啊!”“你不知道嗎,他和團支書是一對兒!”“哦哦,他就是齊靈修啊!”“噢~~~”男生女生是分開站的方隊,所以小八和張啟山都沒聽見議論。每天訓練結束張啟山就先去打飯,然後和小八一起坐在床上吃,等吃完了就去洗碗,晚上就抱著小八睡!想著想著眼淚就流下來了。“收好了,我們走吧八爺!”張日山邊說邊走進來,齊小八被張日山拉回了現實,趕緊擦擦眼淚就出去了。

張日山那狼崽子眼睛賊尖,還是看到了齊小八偷偷抹眼淚,一隻手扛著東西一隻手牽著齊小八就出門了,當然出門前把齊小八和自己身上的鑰匙都還給了張啟山,這是齊小八和張日山最後一次來張啟山家。

雖然張日山不放心齊小八,可是他是班長,大四不止要做畢業論文,班上還有很多事要處理,而且家裡把他安排在省屬公司上班,也要開始實習了,他也沒辦法一直守著,只能喊解九來陪他。解九和小八大一就認識了,本科畢業之後也是在母校讀研,是一步步看著張啟山齊小八走過來的,當下也是十分心疼小八。解九陪著齊小八去唱歌,一直沒哭的齊小八在唱沒離開過的時候,剛唱兩句就繃不住了,扔下話筒嚎啕大哭,解九讓他靠在自己肩膀上給他擦眼淚,也不說話,就聽著他哭,哭出來就好了。齊小八本來一直憋著,一來不想讓人擔心,二來不想為了不值得的人流淚丟了體面。可這下一唱以前他和張啟山喜歡唱的歌,那過往的種種便把他淹沒了,再也繃不住了。他一邊哭一邊把他們在一起到分手的事一樁樁一件件的跟解九說著,他也是哭迷糊了,這前面的事解九自然是知道的,可分手的事只有他兩自己知道,這就導致了後來張日山衝去張啟山的公司把張啟山狂揍了一頓。

說起來張日山忙完找到他倆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九點多了,一看齊小八趴在解九身上,解九癱在沙發上,兩人都睡著了。張日山趕緊叫醒解九,這折騰了一天,解九也累的很,可一看張日山一副你怎麼看人的他要著涼了我饒不了你的表情解九立馬就不困了。跟著張日山把齊小八背回張日山家,因為張日山大四了,事情比較多,宿舍十一點就熄燈,他就自己在學校附近租了一套房子,也就這兩個月才搬過來的,家裡給買的房子還沒裝修也住不了。一路上張日山詢問齊小八白天怎麼樣了,解九就一五一十的說,也不知道齊小八哭了多久,只記得整整用了兩包紙,給張日山心疼的,後來齊小八哭累了也說累了,就倒在解九身上睡著了,再後來就是張日山看到的那樣。當他聽到兩人分手的那些事的時候解九感覺他眼裡都能噴出火來,張日山恨不得現在就把張啟山和那女的大卸八塊,一激動差點把背上的人給摔了。

评论(7)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