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

第十一年


電梯:(一)  (二)  (三)
(四)

嗯,日山去揍佛爺應該就是這樣子的!圈地自萌圈地自萌

回到張日山家,他把小八放在大床上,然後自己就到書房寫論文了,他必須要做點其他事來轉移注意力,他怕看著齊小八那麼憔悴自己忍不住真的會做出什麼事來。坐在電腦面前,解九從小八那聽來的兩人分手的畫面一幕幕在他眼前閃過。

“我們分手吧”張啟山坐在車里,一臉平靜地跟副駕駛上的齊小八,其實他只是看起來很平靜,內心想到分了就可以每天守著自己的新歡他就很激動。

“為什麼?”雖然齊小八很想優雅的轉身,他並不是一個糾纏的人,雖然他也知道怎麼回事,但他還是想聽張啟山親口說出來,也好讓自己死心,在一起整整五年了,哪有那麼容易放下。一想到上週還給他發短信示愛的人現在卻背叛了他,他總感覺有些恍惚,短信的內容也一邊一邊的在腦海裡過著。“媳婦兒,推薦你聽一首歌,你是我的眼,我永遠愛你!”那會兒張啟山在KTV應酬,齊小八看完短信張啟山就打電話來了,無非就是自己喝多了,躲在洗手間給他打電話,聽見那首歌覺得很好聽想到了他最愛的小八於是就給他發短信云云,明明那會兒已經跟人打的火熱了,齊小八覺得他深愛了五年信任了五年的人原來是這樣一個偽君子就覺得惡心。

“因為我找到真愛了,我只想和她在一起!”張啟山在說這句話的時候一點都不覺得臉紅,他曾經信誓旦旦的說是自己肋骨的齊小八比不過他幾個月認識的“真愛”,這臉皮還是跟當初追齊小八那會一樣厚,甚至更無恥。

“是嗎,那我想跟她說句話!”齊小八冷冷地說到,張啟山雖不願意,怕齊小八說了什麼惹新歡不高興,但在一起那麼多年他還是很了解齊小八的,齊小八雖然很柔和,可是認定的事卻是連他都犟不過,於是只能撥通電話,可手心一直在冒汗,他不知道齊小八要幹什麼。

“喂,你好!”齊小八先開的口。

“喂,你好!”那邊一個甜美的女聲回應到。

“我叫齊靈修!”

“我叫尹新月!”

“你。。。喜歡張啟山嗎?”小八的聲音一絲波瀾也沒有,就像是在說著別人的事。

“嗯,我喜歡張啟山!”這邊的聲音那麼平靜,對方也不好太張狂,也就輕飄飄的說著,可聲音裡還是有一絲絲藏不住的勝利者的姿態。

“哦,我知道了,那拜拜。。。”齊小八把電話還給張啟山,“祝你們幸福!”然後就要下車,張啟山拉住了他開車把他送回家裡,自己就迫不及待的哄新歡去了,齊小八也不知道為什麼當時不哭不鬧,只是平靜地說祝他們幸福,後來每每想起這事兒他就特別想抽死當時的自己,幸福個毛線,你個渣男幸不幸福跟我有毛關係,我自己幸福才是王道,當年自己打了眼,還為你個渣男傷心!

論文是寫不下去了,張日山現在只能抱著齊小八讓他睡得安穩些,也讓自己平復下心情。第二天一大早解九就被提溜來守著齊小八了,張日山開著買的新車殺到張啟山公司。因為他們兩兄弟長得比較像,所以雖然看來人一臉殺氣,但是也沒人敢攔著。張日山以前和齊小八來過,於是徑直走向張啟山的辦公室“張主任在開會,您有什麼事的話請您稍等一下!”前台還打算把張日山帶到接待室去,可張日山卻不理他直接往會議室走去。

張啟山今天在跟英國來的一家公司在談一個重要的項目,正在會議室開著會,門就被踹開了,所有人都安靜了下來,想看看到底是誰膽子這麼大,敢在這麼重要的會議上進來打擾張主任,而且還是踹門進來的!張啟山一看就知道張日山所為何事,這事要是讓人知道那肯定會有不良影響,而且今天的這個項目可是省里領導都非常重視的,可不能給他攪黃了。

“日山,你幹什麼,還不快出去!”張啟山站起來大聲喝到!

“你說我來幹什麼,當然是替小八來看看張主任和他的“真愛”了!”張日山可不想聽他的,知道他怕事情敗露,可是誰讓你對不起八爺的,傷害了他就要付出代價,他見張日山不僅不退出去,還故意把真愛兩字說的特別重,就知道張日山已經知道了,而且平時張日山都喊八爺的,今天直接說小八讓張啟山覺得腦子有點不夠用。

就在大家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張日山邪魅一笑,“張啟山你個王八蛋!”說完照著張啟山臉上就是一拳,這一拳可不輕,張啟山立馬就見血了。會議室一下就沸騰了,想去制止,可是又無從下手,畢竟這兩兄弟身手不凡,雖說他兩從小跟著叔叔伯伯們摔摔打打,這身手本就不相上下,可現在張啟山畢竟心虛,而張日山又是匹發怒的狼,倒是被張日山佔了上風。雖說大家都知道兩人的關係,也沒人敢動張日山,但現在可是自己領導被打了,不能不管,可那些個保安們哪裡是張日山的對手,更何況還是發怒的張日山,那戰鬥力可是分分鐘滅你沒商量。結果就是張啟山在醫院躺了兩個月,這個項目也是後來他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補救回來的。張啟山就是個痞子,從小到大就沒怕過什麼,可也開始有幾分忌憚張日山了,這狼崽子還真是長大了,那股子衝勁兒和狠勁兒比起自己來那可是有過之而無不及,雖然他看上去還是那副人畜無害一笑起來兩個兔牙迷死人不償命的樣子。

這世間看來還真是有因果報應啊,張啟山躺在病床上望著天花板想著,便不由自主地想起了當年把人打得在醫院躺了一個月的事。大一時候,其實張啟山對齊小八可以說是一見鐘情,雖然那會兒齊小八只把他當兄弟,可張啟山卻不許別人對他的人起心思,因為他相信自己一定會把小八拿下的。張啟山在軍訓的時候,白天各種照顧齊小八,晚上還暖著齊小八,這感情可是迅速升溫,雖然齊小八依舊沒有別的想法。軍訓結束回到學校,還沒來得及交代人把齊小八送回宿捨,張啟山就被老師叫走了,等晚上七點多才把事情做完!張啟山急匆匆趕到小八宿舍,看見小八已經睡著了,也是,這段時間那麼累就讓他好好休息吧,跟他舍友打了個招呼就去吃飯了。回到宿舍才看見自己的行李已經被陸建勛扛回來了,於是開始鋪床。陸建勛開門進來就看見張啟山在鋪床“回來了?我還以為你跟你媳婦兒吃飯去了!”雖然張啟山平時很嚴肅,可他卻不介意別人拿這件事開玩笑,尤其陸建勛跟他是老鄉,在班裡也算是走得最近的,所以小八不在的時候提起來也從不喊名字。“我剛從學院回來,去找他他已經睡著了!”其實張啟山一直很奇怪小八怎麼把那麼重的行李拖回去的,平日里可是連抱個西瓜都喊累。不過想想小八平時見誰都是一副笑瞇瞇的樣子,脾氣又好,長得那更是沒話說,所以人緣極好,想著肯定是舍友給他扛回去的就沒多想。

“今天我看見一男的給你媳婦兒扛行李,沒見過那人啊,你找的?”好死不死的,陸建勛你提這茬幹嘛呀。

“我還沒來得及告訴你給他拿行李呢就被叫走了,你那會兒去哪了,找你好久都不見人”張啟山停下來看著陸建勛。

“我給咱們班女生拿行李去了,半道兒看見你媳婦沒見你才聽說你被叫走了,還以為是你找的人,不是啊?早知道那我必須先給你媳婦兒拿行李啊。。。”陸建勛有點後悔自己為什麼要說這事兒,看著張啟山那眼神總感覺自己要是能活到畢業那必須好好請他吃飯以感謝他不殺之恩!“一看那小子就不安好心,在那跟你媳婦兒有說有笑絕對是在套近乎!”老三剛好進來聽見他們在說中午的事就插了一句,陸建勛那暗示的眼神都快把眼睛翻出來了,可還是沒阻擋住老三不會看氣氛,老三說完了才發現自己闖禍了,趕緊跑到陸建勛背後。

張啟山很反常的沒說什麼就繼續鋪床去了,反常是對的,因為他就是這樣才從同學嘴裡套出了那人是誰,後來又知道他經常約齊小八,每天早安晚安各種電話短信,齊小八雖有點招架不住可也不好拒絕,畢竟那天要不是人家幫忙自己還真沒辦法搬行李,都怪張啟山沒來幫自己才給他惹來這麼個麻煩。齊小八的同學都以為張啟山會給小八來鋪床,可見鋪床的另有其人才知道張啟山有事,那段時間舍友們個個都在變著花樣的找各種莫名其妙的理由請小八吃飯,就怕張啟山來削他們。可小八倒好,在他被煩了一個星期之後終於忍不住抱怨張啟山給他惹來麻煩,這一抱怨就導致張啟山晚上回去一頓給人躺了一個月,當然小八到現在都不知道,只是覺得還是張啟山有辦法,去找人談談就不來煩他了。

哎,當年自己只讓人躺了一個月,現在倒好,自己直接被親弟弟削得躺了兩個月,這狼崽子比自己還狠,張啟山躺在床上想著。

评论(5)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