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

第十一年


電梯:(一)  (二)  (三)  (四)
(五)

張啟山想著想著便拿起了電話,這是他分手以來第一次想齊小八,不可否認他現在有些希望他們還沒分手,於是迅速地找到齊靈修撥了過去,本來是媳婦兒的號碼現在已經換成了尹新月的。“嘟。。嘟。。”他還在想通了之後要說什麼,他還是有自信的,認為齊小八那麼愛他一定會接的,結果電話被掛掉的時候他還是很驚訝的,同時也有些失落,當他打算再打過去的時候尹新月來接他出院了。

齊小八現在每天都很忙,因為之前花了太多心思在張啟山身上,有些實驗落下了,現在也已經研二了,再不補畢業可就來不及了,所以也就沒有多少時間去傷心,只是閒下來的時候或者觸景生情讓他就這樣溫水煮青蛙的一直疼著,就這樣一直到畢業以後,一疼就疼了快五年。今天剛好張日山沒去公司,於是吃了中午飯就來找齊小八,一直在旁邊看著齊小八做實驗,齊小八有個習慣,只要在實驗室都會把電話調成靜音,因為他不想做實驗的時候被打擾。

雖然齊小八不想見張日山,可對不起自己的是張啟山又不是他,更何況他們認識多年,他也一直把張日山當弟弟,總不好開口趕人,剛好藉著補實驗的理由暗暗躲著人,張日山倒好跟看不見似的每天到他這報道,每天都接送齊小八去實驗室,今天可以陪人一下午再加一晚上心情自然不錯,張日山心情愉悅的看著齊小八,可不巧齊小八正在充電的電話響了,果斷掛掉,可不能讓人心情受影響,這人好不容易振作起來,這兩個月自己可是費了好大精神才讓人慢慢好起來的,怎麼能再讓人打擾,再說了現在想起人來了,早幹嘛去了,不是有你的真愛陪你嗎,哼!張日山這次也是真生氣了,他從小到大還是很尊敬張啟山的,可這次不僅讓他哥在醫院躺了兩個月,而且連個慰問電話都沒有,反正有他那真愛在著,也不需要他,倒是有人需要他陪著。

“誰的電話?”齊小八還是聽到了,“哦哦,騷擾電話!”這張家人說起謊可真是一樣的,一點都不會臉紅,說完趕緊把未接刪除然後繼續充電,齊小八也沒懷疑,哦了一聲繼續做實驗,整個過程都沒抬頭,因為他在提取DNA,要非常仔細才行。

晚上兩人就在實驗室看文獻寫論文,十一點才回去,回去的路上遇到解九,解九打了個招呼一溜煙就跑了。也難怪他現在不敢見張日山,就在小八失戀的第四天,張日山要去公司就把小八托付給解九看一天,可解九不知道腦子抽的什麼風,非要帶著小八去喝酒,小八覺得現在自己不適合喝酒,怕自己喝了會失態,可解九非說一醉解千愁,硬是把人拉去吃飯,吃完不算還帶著去酒吧,一直喝到十一點多。小八這可是頭一回去酒吧,以前張啟山從來不准他喝酒,解九倒是輕車熟路,一來就給小八灌雞尾酒,小八也是喝傻了,一杯下去就已經醉的一塌糊塗了,之後就跟喝水似的,倒把解九給喝破產了!

兩人越喝越嗨,連張日山打來電話都沒聽見,還是解九酒量好點,在張日山第十次打過來的時候終於知道接電話了,可好像也沒有好多少,不然怎麼接起電話來不要命的大聲喊著我帶老八來喝雞尾酒,太他媽能喝了把老子都喝破產了!然而當張日山出現在酒吧的時候解九感覺酒醒了,只見齊小八前面一桌子的空杯子,一個人趴在那一個勁兒的哭,張日山抱起小八走出酒吧,解九緊隨其后。剛出酒吧齊小八就開始吐,趴在花台邊上一直吐,吐著吐著就飄起了小雨,張日山怕人著涼拉著他就要走,可齊小八扒著花台不動,平時力氣挺小的,今天不知道怎麼回事,力氣大的驚人,張日山用力去拽都沒拽動,可能是他用盡了一輩子的力氣去吐,想把跟張啟山有關的所有回憶都吐出來,就像他當初用盡一生的力氣去愛張啟山一樣。

雨越下越大,齊小八覺得很冷,自己在街上淋著雨,胃都快吐出來了,可張啟山他媽的卻在摟著新歡,他突然覺得很淒涼,好像被這個世界所遺棄,那一瞬間他覺得這輩子他再也不會愛上任何人了!蹲在旁邊的張日山看著齊小八瑟瑟發抖,臉上不知道是淚水還是雨水,感覺從來沒有這麼心疼過一個人,他決定以後再也不會讓他受哪怕一丁點兒委屈!不顧齊小八的掙扎,扛著他就扔到車上帶回家了,解九在後排照顧齊小八,他敢說這是他這輩子最害怕的時候,後來解九覺得自己那天沒被張日山那狼崽子打死完全是祖宗保佑啊!

其實齊小八就醒了那一會兒,他只記得自己在雨裡吐,一個人很冷很孤單,後面的事兒他就完全不知道了。張日山把他帶回去給他洗了澡換了自己的衣服然後就放到床上睡覺了,張日山也不想讓齊小八覺得自己乘人之危,但是他實在是放心不下,總覺得不抱著好像他就會消失不見。本就喝醉了再加上有人暖著,齊小八倒也睡得很安穩,可是睡到後半夜的時候,張日山被懷裡的人弄醒了,齊小八抖得厲害,還一直在說胡話,左不過就是一會兒是張啟山有多好一會兒又是張啟山有多混蛋,張日山一摸,燒得厲害,尋思著肯定就是喝了酒出來淋雨著涼了,於是給解九打了電話就送醫院去了。齊小八在醫院掛了兩天水才好,打那以後張日山就無視齊小八的反對和掙扎,把齊小八連同他的行李打包到了自己家裡,解九也是從那會兒開始一見張日山就跟見鬼似的!

回到張日山家裡齊小八就接到了導師的電話,無非就是問問他最近心情好點沒,身體怎麼樣,然後各種開導,最後還好死不死的告訴他只有工作不會欺騙你,齊小八一聽覺得太有道理了,於是當下就決定以後都要好好工作,再也不在任何人身上浪費一丁點感情和精力。張日山看他準備第二天打算去做實驗還挺開心的,覺得人已經開始要振作了,當然如果他知道導師的那句話不僅讓小八開始振作,還直接導致了他後面幾年的痛苦的話,估計他那會就開心不起來了。

“八爺,明天要去做實驗了!?”張日山笑嘻嘻的問。

“嗯!再不去就畢業不了了!”

“嗯,不錯,真是個熱愛學習的進步青年,那八爺知不知道你這一周沒去實驗室換培養基,你的成纖維細胞、人結直腸癌細胞和外周血淋巴細胞都死了吧!”齊小八一聽,果真所有心思都放到實驗上了,開始鬱悶先要大批量培養細胞才可以做實驗,同時他也很驚訝張日山一個外行居然能準確的說出細胞的名字,他不知道其實如果跟他沒有關係,張日山才不會去管什麼細胞呢!

每次去接齊小八,張日山都盡量不開車,因為從實驗室到張日山家需要走二十五分鐘,這樣就可以跟人多呆一會兒,不然回到家齊小八又開始一頭扎進文獻堆裡,有時候會看到很晚才睡,每當在路上走著張日山總是希望這條路永遠不要有盡頭。這會兒他們走在路上,齊小八剛想問問解九的近況結果人就跑了,搞得他一臉莫名其妙,張日山才不會告訴他是自己把人嚇跑的。雖然齊小八之前只會跟張啟山每天晚上都睡一張床,可現在張日山每天都賴在他床上趕都趕不走,其實從他來到這起就只收拾了一間主臥。齊小八不願意張日山跟他睡一來是因為他不習慣跟其他人睡一張床,二來是因為張日山太像某人,總是勾起他的回憶,可他以前一直把張日山當弟弟來疼,架不住張日山那委屈樣,而且張日山一直對他也挺好,尤其最近那更是沒話說,只是晚上會抱著他睡也不會做什麼出格的事,他也就一直和張日山一起睡了!

於是白天張日山去上班,齊小八做實驗;晚上張日山就去實驗室陪齊小八然後一起回家,這日子倒也過得有滋有味。。。可是,老天好像總不會遂人願,這太平日子沒過多久張啟山就找來了。。。

评论(8)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