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

第十一年 (六)


電梯:(一)  (二)  (三)  (四)  (五)
哎,今天發的有點亂,那就來個二更吧!

上一章的描述有點亂,感謝大家提醒,在這我理一下時間線,不然寫著會被我寫亂掉。

2007年9月相識,2008年5月在一起,2013年5月分手,小八2014年7月畢業,畢業之後留校,2018年小八真正放下,在這一年也就是小八佛爺認識的第十一年跟日山在一起,雖然現在才是2017年,但是時間線已經亂了,沒法改了,就假裝他們已經到了,跟我們不一樣啊!

一天下午齊小八剛做完實驗準備休息兩分鐘,拿起電話一看張日山那狼崽子N條微信,說今天忙壞了,現在在開會好無聊,怎麼這麼久還不結束,是不是在做實驗啊都不回信息之類的,齊小八心想真是個小孩,剛回他不專心開會小心被領導罰抄黨章然後電話就響了,一看屏幕上的名字他有點轉不過彎來,因為分手後他捨不得刪,其實就是刪了那個號碼也已經深深地記在了腦海裡,就像張啟山已經刻在了他心裡一樣,於是他把佛爺改成了永遠不會給我打電話的人。沒想到現在卻打來了,看來這世上真的沒有什麼是永遠的。才分手兩個月,自己還沒放下,怕自己聽見聲音會收不住,可齊小八畢竟心軟,更何況他本就沒法拒絕這個他愛到骨子裡的人,就像分手也無法拒絕一樣。可能是有什麼事吧,不然這都兩個月多月了怎麼突然打電話來,他安慰自己,還是接了電話。

“喂,你在不在實驗室?”張啟山還是一如既往地霸道,好像吃定了齊小八不會拒絕他。

“嗯,有什麼事嗎?”齊小八故作鎮定的說,其實他可緊張了,本來也沒啥關係了,可現在突然打電話過來,他生怕張啟山又告訴他個什麼讓他痛不欲生的消息,再一想也是自己想多了,還有什麼消息能讓他比張啟山劈腿分手更痛苦的。

“我週末去麗江玩,給你帶了個吊墜!”

“哦,不用了,謝謝!”齊小八有點惱火,雖然之前一直對自己很好,可從畢業后張啟山工作很忙,連生日都不會跟他說生日快樂,更別說過生日了,連禮物都是扔張卡給齊小八讓他喜歡什麼自己買,齊小八拿了卡也只是給張啟山買衣服,還總是安慰自己他工作太忙,現在都有新歡了反而出去玩還給自己買禮物,這人啊,有的時候真的就是賤啊!

“什麼不用了,給你買的你拿著就是了!”

齊小八不想說這事就扯開話題“後面再說吧,你也沒空過來!”

“我已經在你們實驗室樓下了,你要有空就快下來,沒空我就給你拿上來!”

齊小八有點慌“謝謝你,不用了,你還是送給你女朋友吧!”

“這是專門給你買的,給她買了個彩石手鏈,她喜歡石頭,1000多塊錢夠了!你這個一萬多呢,不給她,跟你在一起五年了什麼都沒給你就當留個紀念!”

“我現在沒空,在做實驗有點忙不過來,我讓解九幫我去拿吧!”齊小八本不打算要他的東西,可現在卻覺得不就個東西嘛,還跟我說那麼多,想顯示你有情有義還是你有錢,後來解九拿了給小八,小八一看是個八卦形兒的墜子,只不過只有一條魚,雖不清楚具體多少錢,可這水頭看起來可不像一萬的,至少好幾萬吧,他也沒當回事就塞包裡了!其實他不知道張啟山買的這個吊墜其實還有另一半,也是條魚,就是兩半兒拼起來就是一個完整的八卦,張啟山現在心裡天天都是尹新月,可他不知道為什麼一眼看到這對玉玦的時候想都沒想就買下了,而且腦子裡就是給齊小八,另外一半兒自己當場就戴上了!

齊小八這又被勾起了回憶,免不得一陣傷心。晚上張日山應酬回來接他都十點了,只看人強顏歡笑,眼裡卻是藏不住的傷心,雖不知道張啟山今天來過,但也能猜到他為誰難過,也只能假裝沒發現,天南地北地跟他胡扯。後來就是公司發了提子發了粽子發了購物卡各種都往齊小八這搬,齊小八剛開始是拒絕的“謝謝,你自己留著吧,我一個人吃不了!”

“那你跟宿舍的一起吃啊!”張啟山知道齊小八雖說是個男生,可卻是特別喜歡吃各種東西,心裡喜滋滋的來送東西,如果他知道齊小八現在跟他親弟弟住在一起每晚都睡在一張床上而且張日山每晚都會抱著齊小八的話,估計他也笑不出來了!

齊小八拗不過,只能讓解九去拿,反正就是從沒露過面,東西也都給解九吃了,張啟山也不惱,還是該送東西送東西該打電話打電話。這天晚上,齊小八和張日山正在家裡看電影,本來是要出去看的,可齊小八下樓時不小心扭傷了腳,張日山真是心疼死了,把自己罵的要死,要不是齊小八去接他的連環奪命call也不會踩空了從樓梯上摔了下來,還好沒什麼大事,不然他可後悔死。兩人正看得投入,電話響了,齊小八一聽鈴聲就知道是張啟山,因為這是自己給他設的專屬鈴聲,從來沒換過,於是趕緊拿過電話來接,張日山也是知道的,畢竟以前他聽過很多次這個鈴聲。張日山這人雖說跟張啟山有很多相似的地方,可心思卻比張啟山更細膩,做事也更專注,所以他也不說話,就拿過齊小八手裡的薯片往自己和齊小八嘴裡塞,自己繼續看電影,其實齊小八不知道他在豎著耳朵聽呢。

“喂!”當著張日山的面他可不能露出一絲絲難過,可不能給個弟弟笑話自己,雖然心大的齊小八還沒發現張日山一直喜歡他,從見他第一面就喜歡他,只不過一直藏在心裡,連張啟山都沒發現,所以齊小八接起電話來只得波瀾不驚的說著。

“你在幹嘛?”

“我在住的地方看電影!”張日山聽著對方的問題想笑,他在想在幹嘛關你毛事啊,早不珍惜非要跟個狐狸精攪在一起,現在他在跟我看電影呢。

“我這停電了,你幫我交個電費吧,改天還你錢!”喲,自己不會出去交啊,怎麼不讓真愛交呢,這年頭微信一個紅包錢就過來了,還改天還,誰不知道你在想什麼,張日山心裡鄙夷著,同時也開始警惕了,都是男人更何況還都是張家人,他太了解他哥了,這是想吃回頭草了。可不能再讓齊小八受傷了,而且這麼個寶貝當初你不好好珍惜,我可是隱藏了好久的感情,當初他先認識你先愛上你我改變不了,現在可不會再給你機會了,張日山心裡盤算著。

“不好意思,你自己出去交吧,我腳扭傷了,沒法下樓!”

“怎麼扭傷的,去看過沒有,我現在過來帶你去看醫生,怎麼這麼不小心!”

“哎。。。不用了,謝謝你,不嚴重,過兩天就好了,而且我也要睡了!”齊小八感覺有點淒涼,自從張啟山工作以後,每次生病都是張日山帶他去看病,而且都是張日山第一時間知道他生病的,張啟山從來都不聞不問,現在還來幹嘛。

“行,那我明天來看你吧,你幫我在網上交一下電費吧,不用出去,我這停電沒法上網,手機也快沒電了!”

“讓你女朋友給你交吧,一會兒她知道了該不高興了!”齊小八推辭到,他雖然很傷心,也經常想念張啟山,可他也確實不想再和張啟山有半點瓜葛了,但是他好像忽略了張日山也是這瓜葛之一。

“哎,不想讓她交,你給我交了,我把賬號發你手機上,就這樣了,快沒電了,我掛了!”

齊小八退出電影給張啟山交電費,他壓根就沒想到張日山會不高興,畢竟那是他親哥,自己才是個外人。第二天張啟山下午三點的時候果真來給齊小八送跌打損傷藥了,齊小八就著下樓不便繼續推辭,張啟山有些怒了“你就是不想見我你以為我不知道啊!”

“不是,我這真是不方便!”齊小八有些心虛地狡辯到。

“隨你怎麼說,你我還不知道啊”張啟山可真夠不要臉的,現在還對齊小八發火了!齊小八沒辦法只能一瘸一拐地下樓“你怎麼這會來了,這不是上班時間嗎?哎呀,就幾十塊錢不用還了!”這是他們分手三個月一來第一次見面齊小八怕尷尬只能一直說話。張啟山也不管他,把電費和藥往他手裡一塞,就把他塞車里了“你受傷了我就順路給你帶點藥,出來一會兒沒事,我還沒吃飯!”這怎麼都順不到這邊吧,說著還帶著齊小八吃飯去了,吃完送到實驗室都七點多了。這一下午齊小八就讓他找女朋友吃飯去,結果說分了,齊小八很驚訝,沒有一絲開心的樣子“為什麼呀,你不是說她是你真愛嗎?”其實小八也沒有幸災樂禍的意思,就是一聽他不太好還是會在意,“不合適!”張啟山一邊吃飯一邊說,也看不出來傷心,“是不是你惹人家生氣了,那快去哄哄啊!”齊小八這人太善良了,還給張啟山出主意,張啟山反倒是無所謂“有啥好哄的,分就分了唄!”齊小八看他這樣不禁有些唏噓,當初那個重情重義的人怎麼會變成這樣。

评论(6)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