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

第十一年


電梯:(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張啟山把齊小八送回實驗室就回家睡覺了,他又失戀了,可不儘不傷心,今天還有點開心,因為齊小八陪他吃飯了,他已經三個月沒見過齊小八了!他才不會讓齊小八知道其實他住院這兩個月,尹新月總共也就來看過他四次,當他從麗江回來后一個星期尹新月就提出了分手,他去找人家,人家告訴他“你不會是當真的吧”,後來就再也沒接過他電話也沒回過他短信,再後來他也就把人家電話刪了,再沒聯繫。

今天他看著齊小八心裡五味雜陳,他居然為了一個玩他的人放棄了最愛他的齊小八,他有想過找齊小八和好,他相信齊小八那麼愛他,只要他開口齊小八是一定會回到他身邊的,可是自己傷他太深,當初又把話說的太絕,實在是沒臉主動和好,所以就出現了張啟山各種送東西的情況,他其實是想讓齊小八主動跟他說和好,可齊小八卻好像不知道似的,其實齊小八是真沒想到,還是後來解九給他分析他才知道的。張啟山在床上輾轉反側,多想現在可以抱著齊小八。

因為齊小八受傷了,所以張日山最近都盡量不去應酬,一下班就走,可今天一看已經七點了那可急壞了,搞得同事和領導都笑話他,說追女孩子也不用這麼著急吧,追太緊可是會把人嚇跑的,張日山也不惱,笑到“我這都喜歡五六年了,現在好不容易才有的機會,可不得看緊點,要不人分分鐘就給搶走了”,說完就一溜煙跑了。

有一次應酬,市長的姪女兒看上張日山了,這在場的個個都是人精,怎麼看不出來,於是都有意撮合他們以討好市長,張日山倒好直接拒絕了,說自己有喜歡的人,高二就開始喜歡了,一直在追呢。眾人看他那麼長情也不好說什麼,只是在好奇到底是什麼樣的人能讓張日山這人見人愛花見花開車間車爆胎的精英中的精英喜歡那麼多年,關鍵是還追不到。

張日山把車停到樓下就去實驗室了,這高富帥一出場可引起不小的轟動啊,因為齊小八腳扭傷了不能讓他走太遠,其實他更願意背齊小八回家,可是齊小八不讓,說是給人看見了不好,會說他欺負小輩,張日山拗不過只能開車來接。

“做完了嗎?”張日山一進實驗室就看見齊小八在冰箱那整理試劑盒。

“嗯,DNA都提好了,一會兒要做PCR!”

“那我們先去吃飯,吃完再來做。”張日山寵溺的看著他,齊小八低頭拿試劑盒也沒看見。

“你餓了吧,快去吃吧,我不餓,我要上樣了!”齊小八不知道為什麼有點心虛,不敢說自己下午和張啟山吃了飯所以才不餓。

“哦哦。。。那你上樣吧,然後我們再去吃飯,反正我也還不餓”。平日里只有張日山有推不掉的應酬才會提前給齊小八打電話讓他先去吃飯,不然都是下班了回學校和齊小八一起吃。最近齊小八腳扭傷了,張日山可是哪都不願意去,實在有兩次推不掉的應酬那也是打給解九讓他買了飯給齊小八送到實驗室去。解九哪敢得罪張日山啊,尤其是上次雞尾酒事件之後,他可算是見識到了這祖宗比他哥那尊大佛難伺候多了,於是二話不說掛了電話就拉著女朋友買了飯去找齊小八,三個人就在實驗室吃,所幸小八為人隨和,又活潑幽默,雖說深受失戀的打擊,可他不想把不良情緒傳給別人,所以人前還是說說笑笑,只有夜深人靜的時候才會一個人默默傷心。解九的女朋友也挺喜歡小八的,也不介意跟解九一起去小八實驗室吃飯,倒是小八不願意,說是實驗室不乾淨,連空氣裡都充斥著化學試劑,對身體不好,解九他們也不管,三個人在實驗室有說有笑,吃得不亦樂乎。

張日山以為是小八身體不舒服,小八本來胃就不好,所以很擔心,說著就要去給小八買藥,可不曾想小八已經吃過了。小八一直說自己沒有不舒服,就是不餓,讓他先去吃飯,PCR還要兩個小時才能結束,一會兒給張日山餓出毛病了!張日山還挺高興齊小八關心他,可也捨不得讓齊小八餓著,就說自己去買飯回來一起吃,剛出門就聽見張啟山的專屬鈴聲響了,齊小八有些慌,趕緊接起電話,原來是張啟山今天有些小激動睡不著,就給他打電話,無非就是叮囑他一會兒做完實驗要去吃點東西,今天下午也沒吃多少,但不能吃太晚,不然晚上胃難受該睡不著了。小八一一應著就趕緊說完掛電話,可不曾想張日山聽到鈴聲就沒去買飯。就隔著一道門,那狼崽子耳力又不是一般的好,還是聽到了張啟山的話,他有些生氣,就跟媳婦兒出軌了似的,他趕緊搖搖頭提醒自己不該這麼想,安慰自己他還沒表明心跡,齊小八也不算對不起他,就想著以後得更加小心他哥了!

齊小八一出門就撞上了站在門口的張日山,知道張日山已經知道下午的事了,他有些心虛,可不知道該說什麼。還是張日山不想讓他為難“我哥。。。今天來看你了?”“嗯!”齊小八低著頭跟做錯事的小學生一樣,“他沒欺負你吧?”張日山小心地問道,“沒有,就是還電費來了,順便帶了點雲南白藥氣霧劑,他沒吃中午飯,所以就一起吃了點東西。”小八也不敢說其他的,他也知道張日山為了維護自己在生張啟山的氣,只是不知道他讓他哥進醫院的事,他也只當張日山跟自己是朋友,就像解九一樣把自己當兄弟才這麼維護他,可沒往那方面想。

“哦。。。那你吃過就行了,我還當心你這麼晚都不吃飯一會兒胃疼”張日山輕輕地說著,沒有責怪齊小八的意思“那你做實驗吧,我去買點東西吃!”說完張日山就走了,齊小八突然覺得很對不起他,就想以後還是少跟張啟山聯繫的好,不然白白浪費了張日山維護自己的心意。

今天張日山這頓飯吃了很久,因為他心情不好,所以就去找舍友陪他吃飯,吃完了就隨便買了點東西給齊小八,反正這學校裡也沒啥好吃的,就是怕他在實驗室餓了,家裡倒是備著很多張日山從各大商場買來的進口零食,回去齊小八可以吃那些。張日山的同學好久沒見他,自然很高興,非要拉著他去喝酒。當張日山想起齊小八還在實驗室等他的時候已經十二點了,匆匆付了錢就往實驗室跑。還好學生物的通宵做實驗是常事,所以樓下大廳的門一般都不鎖,張日山一看整棟樓只有齊小八實驗室燈還亮著,心想完了,他怕黑。三步並作兩步來到小八實驗室,人已經趴在桌上睡著了,筆記本也沒關,張日山趕緊收了東西就把人帶回家了,背著人下樓的時候他感覺小八輕了,有些心疼。小八乖巧地趴在張日山的背上,像隻小奶貓,呼出的氣熱熱的,讓張日山覺得脖子有些癢,他想這輩子他都不會放開齊小八。

评论(9)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