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

第十一年


電梯:(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在山頂上的夕陽裡看風景的張日山和齊小八十分唯美,差不多應該就是這樣的,喜歡嗎?

過了中秋很快就到了國慶了,真是幸福的一個月,可對齊小八來說卻沒什麼區別,因為學校雖然放假,可是要做實驗,而且導師也只讓他們過年回家一周,其他時候除了睡覺和上課都要在實驗室待著。

張日山家裡人喊他回家,其實是想給他介紹女朋友,可他哥不回家啊,張日山怕他哥會藉著假期把人帶著出去玩然後就拐走了,死活不肯回去。想著難得有七天假,那就帶著小八出去培養培養感情去,小八起初說是不行,可耐不住這祖宗各種磨人,“哎呀,你們導師不是出差了嘛,半個月才能回來,咱們就去三天,三天!”

“三天我的細胞都死光光了!”

“哎呀,八爺,你看我難得有個假期,一個人在家待著多無聊啊!七天我腦袋上都要長蘑菇了!”

“誰讓你小子不回家,阿姨這星期都給你打了幾十個電話了,肯定是想你了,你就回去看看阿姨吧!”齊小八邊說邊在做實驗。

“我才不回去呢,我哥又不回家,全家就轟炸我一個!”張日山說完就後悔了,沒事提他哥幹嘛呀。其實以前張啟山國慶也從來不回家,就帶著齊小八出去玩,這可是大學以來第一個沒有張啟山的國慶,心裡免不了有點小傷感。張日山感緊轉移話題“那這樣吧,咱們出去玩兩天,等你把這批細胞用完了先不培養新的,咱們後四天再出去玩怎麼樣?”

“你想累死我啊,我可沒你那麼好的體力!”齊小八也真是怕累,平時能躺著就絕不坐著,以前張啟山還沒買車,兩人一路顛簸的出去玩他也不嫌累,可現在不是人不在身邊了嘛。

“哎呀,這路上嘛我開車,八爺只管閉目養神即可,嘿嘿,到了嘛咱們就逛逛有意思的,晚上早點休息不就行了”張日山邪魅一笑“哎呀,八爺,你看你天天就只知道做實驗,人會給憋壞的,出去走走身體才會好,勞逸結合嘛,啊,就這麼定了,我去訂酒店!”齊小八還是磨不過張日山這小祖宗。

一路上齊小八都在睡覺,張日山可不嫌無聊,一邊開車一邊欣賞副駕上的睡美人,心裡可樂了!等到了酒店,齊小八傻眼了,在家裡那是只收拾了一間臥室,可在酒店你為什麼還要定個大床房。張日山看著目瞪口呆的齊小八便打趣他“怎麼,八爺不敢和我睡一張床?”

“去去去,有什麼不敢的,就你這小直男,還能吃了我啊,我這不是想著一人一張床舒服嘛,這大熱天的你不嫌擠我還嫌熱呢!”齊小八狡辯到,在家每天被張日山抱的緊緊的也不見齊小八喊過一次熱啊。

“是,八爺說的都對,可這都定好了,再說了,這出門在外我認床,沒有點熟悉的東西我睡不著,這不正好有熟悉的八爺在嘛,這樣我就能睡著了”張日山笑的桃花眼都成一條縫了,心裡卻嘀咕著我倒是想吃你啊,你給嗎?

晚上張日山喜滋滋的抱著齊小八躺在大床上,開車累了一天很快就睡著了,倒是齊小八長夜漫漫無心睡眠。以前出來玩張啟山也是定個大床房,也是這麼抱著他。當然張啟山就不會像張日山這麼乖了,不乾點別的是不會放齊小八睡覺的,想著想著心口有些疼,眼睛有些脹,也不知過了多久才迷迷糊糊睡去。

第二天早上,齊小八看見張日山跟個熊貓似的,就無法理解了“呆瓜,你昨晚上不是老早就睡了,怎麼沒睡好啊,是我踢被子了還是擠到你了?”

“沒,我認床!”張日山低著頭小聲說著,不想讓齊小八知道是因為昨晚睡著睡著,齊小八湊過來親了張日山一下,張日山感覺自己嘴唇暖暖的,睜開眼看見齊小八閉著眼睛緊緊摟著他,嘴唇還和自己的膠合在一起,心裡別提有多開心了,於是就用自己靈巧的小舌頭去回應他,可是當他的舌頭和齊小八纏在一起沒多久的時候,卻聽見齊小八口齒不清的喊著佛爺,他一下子收回了自己的舌頭。張日山心裡苦的要命,他跟八爺的第一次接吻居然是這樣的,自己哪裡比不上張啟山了,越想越傷感,於是一直到第二天早上都沒睡著。

齊小八也只當是昨晚夢見和佛爺接吻了,暗暗恨自己沒出息,又怕被人發現,尋思著肯定是有人抱著他睡才導致他夢見佛爺的,更何況這呆瓜又和佛爺那麼像,天天在他眼前轉悠讓他想忘了佛爺都忘不了,看來得找個機會讓呆瓜趕緊找個女朋友,這樣就不用天天見他了!想好之後就又扯到床的事情上“額,那什麼。。。我看哪。。。以後還是分開睡吧,我睡相不好,老是擠到你你也睡不好,影響你第二天上班!”

張日山一聽肯定不能同意“都說了我認床!”然後就洗臉去了,留下齊小八在那莫名其妙,還偷笑“多大個人了還認床,果真是個小孩兒!”

吃過東西張日山就帶著齊小八去爬山,昨晚沒睡好的張日山體力依舊比齊小八好,這才走了多久齊小八就氣喘吁吁的,小臉兒紅撲撲的,實在走不動了就掛在張日山身上,張日山心裡都樂開花了,一邊托著心上人一邊欣賞風景,昨晚的陰霾一掃而光。爬到山頂俯視著山下的美景,齊小八的心情也亮了起來,這是自分手以來他心情最好的一天,許是心情好的緣故,齊小八的眼睛亮亮的,看的張日山心動不已,於是拿相機趕緊拍了下來。

“哎,你拍我幹什麼呀,我都累成狗了,趕緊刪掉刪掉。。。”齊小八發現張日山偷拍他,氣喘吁吁地跟他急。

“嘿嘿,不。。。刪!”張日山笑起來太好看了,那可愛的兔牙讓齊小八也發不出火來,於是不理他,坐在那繼續看風景。爬山的時候是邊走邊看所以比較慢,才坐了一小會就五點了,太陽的光開始變得柔和不再刺眼,張日山看著眼前人坐著,柔和的陽光好像給他打了一層柔光,看得他心也是柔軟的。

齊小八看他拍得沒完沒了,就怨念地看著他:“呆瓜,你這麼愛拍,趕緊找個女朋友去,你拍她呀!”說完還得意地一笑。張日山不幹了,嘟著個嘴拍得更起勁兒了,搞得齊小八一臉霧草。

待他拍完八爺之後,就坐下來非要拉著八爺自拍,八爺跟佛爺都沒自拍過,感覺自拍那是小姑娘干的事,“去去去,你又不是小姑娘,兩個大老爺們天天看都看膩了,有什麼好拍的,不拍不拍!”張日山不干吶“我沒看膩啊!”說完笑著摟過齊小八,不顧齊小八的掙扎開始四十五度仰望天空各種自拍。剛開始齊小八不樂意的嘟著個嘴,張日山倒是心情好的不得了,那兩兔牙就沒收過,拍著拍著齊小八被他這少女心給逗樂了,也不想給他掃興,於是也露出了那尖尖的小虎牙;照片上的兩人都是眉眼彎彎,露出了可愛的小酒窩,一個虎牙一個兔牙笑的很開心,簡直比這大自然的風光還要美。

下山的時候眼瞅著齊小八走得太慢了,這樣天黑都下不了山,於是張日山就背著齊小八王山下走,自己也是累了一天,可他卻覺得背個人一點都不累,腳下也很輕快。兩人吃過飯到了酒店,張日山本想帶著齊小八看看夜景,可是齊小八不干,說第二天要做實驗,得早起回去,於是就洗澡睡覺了!張日山洗了個澡回到床上抱著睡著的齊小八,在清新的沐浴露的味道中漸漸進入了夢鄉!

第二天早上很早就起床了,回到學校都十二點了,吃了中午飯開始做實驗,可還是忙到了晚上九點多,這可把齊小八給累壞了,後面四天死活都不願意出門了,張日山沒辦法,也心疼他,只得把去西安的機票和酒店取消了,本來還想帶他去爬華山呢。這四天基本就是兩人睡懶覺,睡醒了吃個飯在家看電視,出門看電影齊小八都嫌累,享受生活的張日山也不嫌悶,就這麼陪著,有時候就把扒在沙發上的齊小八摳下來開著車帶到周邊地方去吃好吃的,這樣一個愜意的假期很快就結束了。

反倒是張啟山平日里很愛出去玩的一個人,這七天都一個人待在家裡看電視,有同事約他去喝酒吃飯他也不去,無聊到爆,給齊小八打過兩次電話都說出去玩了,不在。好在這該死的假期終於結束了,終於要上班了。

评论(6)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