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

第十一年 (十)

電梯:(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假期結束後,生活又恢復了以前的節奏,這個月中旬剛好是齊小八生日,生日前兩天接到張啟山的電話,說是生日那天他在德國出差,要提前給齊小八過生日,齊小八覺得很可笑,想起以往的生日也是一個人,自己從來都不過,就說自己沒有過生日的習慣。

“大一大二我都給你過了啊,啥時候沒有過生日的習慣了?”

“然後呢?”齊小八反問到,確實大一大二都是兩人一起過的,可從大三開始張啟山就從沒給他過過生日,後來直接連生日快樂的口頭祝福都沒了。

“額。。。那我今年開始每年都給你過好不好?”

“不用了,謝謝!我不習慣過生日!”齊小八直接拒絕了,張啟山知道齊小八心裡有怨氣,也不好勉強他,不然人跑了就虧大發了!只能好生哄著,給齊小八送來了生日禮物。齊小八打開一看是條刺繡圍巾,高端的包裝盒上還寫著“初見”。

“我一個大男人帶什麼刺繡圍巾?不要不要”齊小八也不知道怎麼回事,現在居然能拒絕張啟山了,以前的他是完全做不到的。

“可以戴的,你看這繡的多好啊,純手工的,這料子還是尼泊爾進口的呢,再說我這都買了!”張啟山一臉期待地看著齊小八。

“那你送你女朋友吧!”

“沒有!”

“那送你的妹子們去!”

“不送,這專門給你買的,好幾千塊呢,又不是幾百塊的東西”

齊小八還要做實驗,懶得跟他糾纏不清,只能收下東西把人趕走做實驗去了,連張啟山期待的晚飯都沒有。其實齊小八還是很想張啟山給他過生日的,畢竟他現在還深愛著那個人,只是覺得發生了那麼多事,再也回不去了,所以也就不想再見他。

張日山自然不知道這些事,這兩天興致勃勃地籌劃著兩天後的生日該怎麼過。這天一大早起來,張日山就給了齊小八一個大大的擁抱“八爺生日快樂!”齊小八看著那瞇成一條縫的桃花眼,那可愛的小兔牙,心裡暖暖的,覺得這麼些年自己沒白疼這呆瓜,也就沒有拒絕張日山給他過生日的要求。

下午四點鐘開始張日山就跟屁股上長釘子似的坐不住了,當領導來通知說晚上有應酬的時候這祖宗跳起來了,把領導拉到沒人的地方,“哎呀,張總,我今天有事去不了,就不去了!”這張總其實也是他一個遠房叔叔,也不惱他,就逗他“你小子這一下午坐不住,幹嘛呢,今晚的應酬非常重要,市長可指名一定要讓你去呢,他姪女兒也會去的。”雖然他們公司直屬省里管,但市裡的領導也不能得罪。可是今晚是小八生日說什麼都要回去,都約好了,不然以後都不相信我了,張日山尋思著,而且這市長的姪女兒嘛那就是個麻煩,她也在那就更不能去了,於是趕緊撒嬌“哎呀,張總,我今晚真有非常重要的事,您看我都喜歡人家那麼多年了,一直沒機會,今晚人家好不容易答應跟我吃飯了,這可是我頭一回給人過生日,可不能失約,我的好叔叔,您就準了我的假吧!”張總看他有點眉目了也替他高興,這都畢業了也該考慮個人問題了,他哥那倒是沒動靜,可不能把弟弟的事給耽誤了,又架不住他撒嬌賣乖,還沒下班就放他走了。

張日山如獲大赦,趕緊來到實驗室接齊小八。

“你怎麼來了?”

“接你啊,今天你生日!”

“我知道啊,可這都還沒五點呢,你怎麼就下班了?”

“今天下班早啊!”張日山笑嘻嘻地拉著齊小八下樓,然後就開車去他提前定好的餐廳。餐廳環境非常好,兩人愉快的吃了晚餐,然後就回家了。到家還早,才八點多,張日山取出他買的生日蛋糕,上面寫著:八爺生日快樂,張日山看了齊小八一眼就去關了燈開始點蠟燭。

黑漆漆的屋子裡隨著第一根蠟燭的點亮,也開始有了柔和的光。二十五根蠟燭點好了,蠟燭的光跳躍著,映在張日山的眼睛裡就好像是含了星星一般,齊小八看著他跟個小孩似的,不禁也被感染了。可能是這柔和的燭光把屋裡的氣氛烘托的太曖昧,讓他想起大一軍訓前剛好是他生日,那天也不知道張啟山怎麼知道的,也是下午四點多就跑來找他吃飯,說是一會兒有驚喜。吃完飯就帶著他去取蛋糕,帶著他來到校園裡池塘邊的小石桌上,打開蛋糕上面寫著老八生日快樂!然後張啟山也像今天的張日山一樣讓齊小八先坐著,自己忙活著點蠟燭,那是他第一次過生日,也是張啟山給他過的第一次生日,齊小八真的沒有過生日的習慣。後來第二年的時候他們已經在一起了,生日是在酒店裡,蛋糕上的字變成了老八我愛你,也是那天晚上有了他和張啟山的第一次。

曾經那麼美好怎麼突然就什麼都變了呢,齊小八感覺有些心酸,就在這時候聽見有人喊他“八爺,發什麼呆呢,你看蠟燭都點好了,是不是很漂亮啊!”燭光太暗,張日山沒有發現齊小八剛剛的異樣,但看見了他眼裡的點點星光,不知道他是在感動還是想張啟山了,就趕緊打圓場“哦喲,八爺,就算這個蛋糕太漂亮你也不用感動的要哭吧!”張日山不漏聲色的繼續笑著“你要是喜歡,以後日山每年都陪你過生日就是了,來來來,快坐好唱生日歌然後許個願!”

齊小八看他興致那麼高,也可能是被這燭光灼到了,不想拒絕他,就坐好一起唱歌,然後閉上眼睛許願!張日山趕緊拿起相機記下這美好的時刻,這可是他和八爺過的第一個生日,燭光下八爺閉上眼睛的樣子深深地印在了他的心裡,永遠不會抹去,以後每年他都要陪這個人過生日,每年都要看他在燭光裡閉上眼睛許願的樣子,張日山想著想著就不自覺的露出了幸福的微笑。

“好了,我們切蛋糕吧!”齊小八的聲音打斷了張日山的遐想。

“哎,好嘞!來,壽星切!”張日山遞過刀來。

“剩下的你來,我老是切不好!”齊小八切了第一刀之後就把刀遞給張日山,也不知道為什麼齊小八就是不喜歡切蛋糕。

“好啊,那一起切吧!”還沒等齊小八反應過來,張日山就握著齊小八的手一起把剩下的蛋糕切了,他站在齊小八身後,一隻手握著齊小八的手拿著刀,另一隻手扶著蛋糕,就這樣把齊小八環在懷裡,呼出的氣剛好落在齊小八耳朵上,熱熱的,齊小八一下子臉就紅了,不自覺的動了一下。張日山站在後面看不到他的臉,可還是看到了那紅紅的耳朵,也不揭穿他,就這樣笑瞇瞇地跟他切蛋糕。

張啟山給他過生日那兩次也是這樣環著他,只不過是第一刀開始就是一起切的,齊小八覺得他很喜歡這樣的感覺,可又意識到這樣把弟弟當成自己喜歡的人不好,於是趕緊搖了搖頭專心切蛋糕。張日山一直握著他的手直到把蛋糕放進盤子裡才放開,兩人就這樣面對面地坐著吃蛋糕,張日山一直纏著齊小八要他說許的願望是什麼,齊小八說說出來就不靈了,然後就不理張日山自己吃蛋糕,其實齊小八什麼願望都沒有許,因為他曾經的願望都和張啟山有關,現在那個人不在了,他對生活也沒什麼太大希望了。

張日山看著齊小八嘴裡塞滿了蛋糕,臉頰被撐得鼓鼓的,跟個小倉鼠似的,可愛至極,於是沒忍住就伸出手戳了一下。這一下把齊小八給戳蒙了,每次張啟山見他這樣都會去戳他。齊小八抬頭看著張日山,好像感覺他又跟張啟山在一起了,張日山看他那樣以為是生氣了,趕緊放下蛋糕,起身去臥室了,齊小八見人走了才回過神來,繼續低頭吃蛋糕,心裡不免有些失落。

“八爺,生日快樂!”聽著張日山那輕快的聲音,齊小八抬起頭來,只見張日山歪著頭看著他,露出一個漂亮的笑容,伸到他面前的手裡還拿著一個精緻的盒子。他只記得第一次見張日山也是這麼個漂亮的笑容,只是那會兒更青澀些,比現在矮一些,也是老喜歡往他身邊湊,現在倒是長高了不少,比以前更帥氣了,還會照顧人了,可不是嘛,一直沒註意,這幾個月來一直都是他在照顧自己,齊小八有些感慨時光荏苒。

“八爺,快打開看看,喜歡嗎?”張日山見人沒反應,又催了一遍。

齊小八接過盒子打開一看,只見裡面是一個桃子形的吊墜,做工精緻,桃子象征長壽,但是。。。

張日山也不管他一臉的無法理解,就問他“怎麼樣,喜不喜歡?”齊小八被打斷了思緒,仔細一看,這吊墜水頭比上次張啟山送的那個還好,估計價格也是翻了一倍不止,就趕緊還給張日山“你今天都請我吃飯了,怎麼還能收你的禮物呢!”這祖宗哪管那麼多,撒著嬌“哎呀,八爺,你今天生日,壽星最大,就是個東西而已,送都送了哪裡還有收回來的道理啊!來來來,我給你戴上!”說著就要給齊小八帶上,齊小八實在是不好收這麼貴重的禮物,就一個勁兒的推辭“哎呀,不行不行,這太貴重了,我不能收啊!”這下張日山不樂意了“哥,你嫌棄我,我哥送你你怎麼就不嫌貴重!”他也知道以前張啟山給齊小八送了不少貴重的禮物,不過都沒他這個貴。

“那不一樣嘛!”

“有什麼不一樣的,你就是嫌棄我!要是今天是我哥送你,你肯定就不嫌棄了!”

“哎呦,祖宗,這好好的提他幹嘛呀,你今天給我過生日我已經很開心了!”

張日山看撒嬌沒用,就又好生哄著“哥,這東西貴不貴重還不分人,有道是禮輕人意重,你說對不對,你看我這好不容易才找人定做的,你可不能拂了我的心意呀,你天天戴著我才高興呢!”說完也不管齊小八願不願意硬是給他戴上了“嗯,要說我這眼光就是好,真好看,哥你可不許摘下來啊,得一直戴著!”齊小八也是拿這祖宗沒辦法,也就戴著了,心想這祖宗啊,這能叫禮輕人意重嗎,這禮哪裡輕了,再就是感慨這兩兄弟太他媽有錢了。

就在兩人一起坐在沙發上看著電視吃著蛋糕的時候,張啟山電話來了,從德國打來的,張日山心裡那個不爽。

“老八,生日快樂!”

“哦哦,謝謝!”

“你今晚吃蛋糕了嗎?本來還想著要給你過生日呢,結果出差趕不回來!”

“哦哦,吃了吃了,那個有什麼事嗎?”齊小八看張日山一直低頭吃蛋糕,覺得自己一直聊著把人晾一邊也不太好,就打算沒事的話趕緊掛電話。

“沒事啊,就是今天你生日,給你打個電話,問問你怎麼過的。”張啟山對於齊小八的反應多少還是有點失落。

“哦哦,也沒怎麼過,就那樣唄,那沒事我就掛了啊,這國際長途挺貴的呢”說完也不等張啟山說什麼就把電話掛了,心煩意亂,繼續低頭吃蛋糕;那邊張啟山也感覺到了齊小八的變化,他以前從來不會拒絕自己的,難道有男朋友了?不可能,才幾個月,齊小八不可能這麼快就放下他,但是他也意識到了要是繼續這樣下去,齊小八總有一天會跟別人在一起的,不行,齊小八只能跟他在一起,於是心裡盤算著回國可要把齊小八抓牢了!

评论(10)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