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

第十一年


電梯:(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過完年齊小八總覺得這呆瓜有點不太對勁,可又說不上為什麼,倒是張日山感覺到了齊小八在有意無意地躲著他:“八爺你去哪了,怎麼不在實驗室?”“哦~我跟解九在一塊寫論文呢!”“那我來接你,吃完飯回家寫!”“不用不用,我們吃過了,你去吃吧!”或者就是張日山應酬回來十一點多了都沒人,“八爺,都十一點了你在哪?”“我在圖書館!”,再不然就是“我今晚要在實驗室寫通宵,查資料方便就不回來了!”但是每次都被張日山提溜著扔到車里帶回家。

張日山覺得齊小八突然躲著他肯定跟張啟山有關,可又沒勇氣問。於是在二月十四前兩天就預約八爺要一起過。

“你這呆瓜,兩個大老爺們有什麼好過的!不過不過,別打擾我寫論文!”

“你看我這又失戀了,你忍心讓我一個人在這浪漫的節日。。。”

“什麼浪漫的節日啊,這是外國人的節日,咱們中國的情人節是上元節!”齊小八一臉鄙視。

“嗯嗯,八爺說的對,但今天剛好是正月十五啊,你看這中國人和外國人的情人節湊在一天了,那更加得過了,不過可就是浪費了老天爺的一番心意,那可是要遭天譴的!”

“你。。。你。。。”齊小八被他氣得說不出話來,只能睜著圓溜溜的杏仁兒眼使勁兒瞪這狼崽子。什麼浪費心意,你小學語文是體育老師教的?一點兒都不會遣詞造句。

張日山邪魅地看著齊小八,看著齊小八氣鼓鼓的跟個河豚似的,心裡得意的不行。然後繼續開啟撒嬌模式,齊小八最終還是敗下陣來“哎好了好了,真是的,你這呆瓜,單說這眼睛,看人就跟帶勾似的,怎麼三天兩頭失戀啊,你就不能專一一點啊!”自從上次齊小八讓張日山找女朋友之後,這才幾個月,他就聽過N個存在於張日山口中的女朋友,可就是沒見過。

“哎呀,八爺,人家把我甩了,我能有什麼辦法啊,你怎麼還要刺激我呢,你看。。。”

“哎,知道了知道了。。。”

情人節這天,張日山一大早心情就極好,這可是他和八爺的第一個情人節,雖然是忽悠來的,可以後每年都會有他和小八的情人節,想想就好開心。齊小八倒是沒什麼感覺,因為他從來都沒有過過情人節,照例是一大早就去實驗室了!下午張日山換了一身極其以及非常帥的衣服來接齊小八,這第一次過情人節還是跟個弟弟一起,齊小八還是覺得有些彆扭,不過今天這呆瓜比以往都要帥。而當他坐上副駕的時候,張日山跟變魔術似的拿出一束紅玫瑰送給他“八爺,Happy Valentine's day!”

看著眼前突然出現的玫瑰花,再看看那比花還嬌的人,突然覺得有點窒息,臉一下子紅的跟那束玫瑰似的。張日山看了半天,才笑著說“八爺,要不要這麼純情啊?!”

“你。。。你。。。”齊小八半天說不出話來,只能紅著臉別過頭不理他,張日山玩夠了才說“這玫瑰可是情人節必須的,有花有八爺有日山,這才算齊活兒!不然我這剛失戀的人連束花都沒地方送了!”說著就把花塞到人手裡然後啟動車子,時不時的看看這一臉純情的人,心情可真真是好極了!倒是齊小八暗罵這狼崽子沒大沒小。

齊小八怕擠不願意出去,於是張日山就準備了紅酒蠟燭在家過,反正有八爺在,在哪過都一樣。倒是這錦衣玉食的公子哥兒居然煎的一手好牛排讓齊小八刮目相看。

“怎麼樣,八爺?”張日山看他那一臉吃驚就忍不住想要調戲一番,齊小八只能連聲說好。“那我給八爺準備了這麼多,八爺要不要回報一下啊!”那聲音極其曖昧,搞得齊小八連聲說好啊好啊,我現在就去做,然後就逃到廚房了,留下張日山一個人在那回味。過了一會兒,齊小八從廚房出來,端著他在網上學的西瓜鯊魚水果盤“喏,送你!”張日山高興得捧著齊小八的臉親個不停,齊小八一下子就懵了,就在這時候張啟山又來電話了。

聽到電話的張日山這才意識到自己好像做了不該做的事,八爺不會生氣吧。齊小八也一下子回過神來,連連推他“去去去,你們這些小屁孩也太不講究了!”然後趕緊去臥室接電話以躲避尷尬。

“老八,情人節快樂!”

“嗯嗯,謝謝佛爺,你也快樂!”

“沒有你,我怎麼會快樂呢!”張啟山還是想再試一次約他過節,就在這時那狼崽子進來示意他吃飯了,齊小八說要吃飯了一會還要寫論文就把電話給掛了。兩人就這樣在燭光裡吃著一起做的晚餐,氣氛有些曖昧又有些尷尬。齊小八一直不敢抬頭,張日山倒是大大方方的吃吃東西看看齊小八,還時不時地給他夾水果還要跟他cheers。

晚餐終於結束了,齊小八和張日山收拾好之後也不早了,這時只見張日山遞過來一個系著蝴蝶結的大盒子,齊小八難以置信地看著他,這貨是會變魔術嗎?自己本來也是被他悠著才陪他過節的,也就沒准備禮物,這人家還給自己準備禮物了,這可怎麼好啊!

“八爺,謝謝你今天陪我!”

看眼前人眼裡都噙著笑,也不忍心拒絕他,“哦哦,沒事。”齊小八第一次覺得腦子不夠用,“快打開吧,看看喜不喜歡!”在他一臉的期待下,齊小八打開了盒子,當他看到禮物時,感覺腦子更不夠用了,這兩件一模一樣的妃色睡衣算個怎麼回事,情侶裝肯定不是,親子裝?閨蜜裝?腦子完全不夠用了,沒法定義啊!

張日山催他趕緊換上試試,他一手拿著睡衣,另一隻手點了一下“呆瓜,看不出來啊,你原來這麼騷氣啊,這酒紅色的睡衣你也敢買!”“這叫妃色,妃色。。。”張日山一臉鄙夷的看著他,這張啟山原來天天給你買大紅色的衣服就不騷氣了?“你穿上肯定好看,快去快去!”齊小八無奈地去洗澡換上睡衣。

喝了酒再被浴室裡的熱氣一蒸感覺有些上頭,當張日山洗完澡出來發現齊小八暈乎乎的倒在床上,小臉白裡透紅的,張日山那秒鐘覺得他要趕緊睡覺,再不睡覺的話他會犯錯的。於是趕緊上床抱著齊小八閉上眼睛背三字經,齊小八也沒睡著就是有點兒暈,感覺身邊有動靜就睜開眼睛看看,剛好張日山也睜開了眼睛,就對上了那無意識撩人的眼神。兩人就這樣對視著,對方的呼吸都能清晰地感受到,先前曖昧的氣氛又開始包裹著兩人,齊小八還在想怎麼打破這尷尬的氣氛,只見張日山抬手輕輕地撫摸著他的臉,齊小八微微抬起頭準備拿開他的手,卻不想剛抬頭就見對方也抬頭了,還沒反應過來怎麼回事,就只感覺嘴唇上軟軟的。

張日山噙著這軟軟的嘴唇,還略帶著淡淡的紅酒的香氣,妃色的睡衣把兩人更是襯得風情萬種。張日山腦子裡一片空白,只是本能地伸出舌頭掃過那軟軟的舌頭和尖尖的小虎牙,不知道是紅酒太醉人還是氣氛太迷人,齊小八也沒有拒絕,只是伸出舌頭回應他,摟著張日山的脖子的手還不自覺地去撫摸他那略帶嬰兒肥的臉。張日山被他這一動作刺激得眼睛都紅了,只是吻得更用力,還伸手去解睡衣的扣子,那細膩的肌膚讓張日山感覺更加控制不住自己,此刻滿腦子的只有一個念頭:進入他的身體,讓他和自己完全融為一體。

可是這個時候他感覺八爺停了下來,生氣了?還是後悔了?然而八爺接下來那哼哼唧唧的小奶音式的小呼嚕聲讓張日山徹底懵了,睡著了,居然睡。。。著。。。了!張日山懊惱的要死,差點就吃到了啊,這八爺酒量也太差了點吧,就一瓶紅酒就能醉成這樣,想著以後可不能再讓他多喝了,一杯就夠了,情趣到了就好,無奈只能給他穿好衣服,乖乖睡覺!

评论(12)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