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

第十一年

電梯:(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第二天早上齊小八醒來的時候已經日上三竿了,張日山也已經去上班了,感覺頭還是有些昏昏沉沉的,看來以後真不能喝酒,準備起床洗漱醒醒酒,就看見桌上自己的手機壓著一張紙“八爺,我去上班了,起來記得吃東西,給我打電話哦!”然後就是一個笑臉,剛想嘲笑這個幼稚鬼的時候猛然想起昨晚自己好像和張日山。。。唔。。。齊小八嚇得趕緊搖了搖頭,不知道是喝多了真做了什麼出格的事還是做夢,不管是哪一種都讓齊小八覺得很驚悚,那可是弟弟啊,而且還是前任的弟弟。自己不確定,又不好意思問張日山,希望是做夢,可是張日山的紙條。。。怎麼看都不像是做夢啊,難道昨晚真的和張日山做了什麼不可描述的事情,越想越尷尬,越想越氣憤自己怎麼能做出這種事情來呢!

就在這時候張日山的電話來了“八爺,起床了嗎?”對方笑嘻嘻的聲音裡含著些寵溺,“哦哦,起了起了”齊小八實在是想抽死自己算了,這要怎麼面對他啊,“嗯嗯,昨晚你喝醉了,現在有沒有哪裡不舒服。。。”一提起昨晚他就有種崩潰的感覺,不等張日山說完就趕緊說“沒有沒有,你先忙著,我要洗漱寫論文去了!”然後就把電話掛了,哎,尷尬,太尷尬了!剛起身就收到張日山發來的消息“乖乖吃飯,下班我來接你!”如果這都還不能確定昨晚上的事的話那齊小八就是真傻了,此時此刻他希望自己是真的傻。

這一天就是張日山那兔牙露了整整一天,桃花眼裡滿滿的都是情意,同事和領導都以為他中邪了;而齊小八則是在圖書館對著筆記本托著腮幫子發了一整天的呆,一個字都沒寫。就這樣一直為晚上見了張日山應該說什麼而發愁,真是說曹操曹操到,張日山下班了“八爺,我下班了,你在哪我來接你!”

“哦哦,我。。。我在圖書館,那個我。。。我還要寫論文,那。。。那什麼你。。。你不用管我了!”齊小八一緊張就磕巴的毛病大家可都知道,張日山聽他這樣也就知道是還沒準備好面對自己,面對昨晚的事和他們之間的關係。他沒准備好那自己也就不提,雖然有些失落,不過張日山還是等到十點鐘才來接的齊小八,畢竟對小八來說還是發生的太突然了,給他點時間讓他緩緩也好。

可是齊小八的接受能力還沒強到一天就能接受的地步,晚上見到張日山那含情脈脈的眼神,尷尬,還是尷尬,齊小八都快要哭了,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啊,還好張日山沒提,不然他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兩人一路無話,齊小八第一次覺得這條路怎麼那麼長啊,好像永遠沒個頭;張日山倒是很自然的拿著小八的東西牽著他回家,可是齊小八突然就把張日山的手甩開了,用了很大的力氣。那一瞬間張日山只覺得腦袋轟轟直嚮,被甩開的不只是張日山的手,還有張日山對齊小八那沉甸甸的愛。他停下來就這樣看著站在那的齊小八,果然還是忘不了他哥嗎,果然昨晚只是把他當做了張啟山的替代品嗎,兩人在那僵了一會兒,還是張日山打破了沉默“回家吧,一會兒著涼了要生病的!”說完又去牽著齊小八,他也不知道哪裡來的勇氣,他只知道如果齊小八再甩開他,那他可能就再也沒有勇氣去靠近他了。

還好小八沒有再次甩開他,就這樣一直到家,小八看著眼前的少年眼裡盡是悲涼,只是一如既往地去把東西放到書房,然後給小八煮牛奶,全程一直沒有說話。齊小八突然覺得自己很對不起日山,想要上前安慰他,可是又能說什麼,這最大的傷害和委屈不都是自己給的麼,想想以往自己是最見不得他受半點委屈的,或許自己離開才能不讓日山受傷。此時他已經清楚地知道了日山對他的感情,他不想讓日山像他一樣被自己最愛的人傷得體無完膚,他清楚深刻地知道那種感覺有多痛,痛到感覺整個人都被掏空了,痛到他再也沒有辦法去愛別人。

所以,當日山把牛奶遞給他的時候,他不像以往一樣高興地說“謝謝,小呆瓜真乖,值得表揚!”,而是好不容易才吐出幾個字“對不起!”那聲音輕若蚊蠅,可卻是重重地敲在了日山的心上,他強作鎮定的問“為什麼要說對不起呢?是為了昨晚上的事嗎?還是。。。以後?”說完他苦笑了一下,心道還會有以後嗎?

齊小八內心自責愧疚不已,自己不能給這呆瓜他想要的,那為什麼還要任由他靠近自己,為什麼還要理所當然地接受他對自己的體貼和溫柔,自己早該明白的,早該明白他的心意,一直以來他總是對自己甜甜的微笑,露出可愛的酒窩,討巧的兔牙,笑起來那桃花眼波光流轉,滿是柔情,自己怎麼就一直忽略了呢,怎麼就只把他當做是張啟山的弟弟呢?

張日山見他半晌都沒反應,只當他是為昨晚的事在後悔在生氣才不想理自己,果真自己連哥哥的替身都不配嗎?內心苦楚不能言語,只能把牛奶放在桌上,除此他再也不能為自己深愛的人做什麼了,“八爺,早點休息!”說完轉身就進書房了,那聲音道不盡地悲涼,那背影說不完地寂寥。齊小八看著書房的門被關上,好像把他們隔在了兩個世界。

齊小八坐在沙發上,任由思緒飛揚,第一次見張日山他就喜歡往自己身邊湊,甜甜地喊著自己八爺,還要了自己所有的聯繫方式吵著要自己教他做作業,不管張啟山怎麼說讓他別來煩自己都沒用。

那會兒他剛好高二,原來他說的愛了那麼多年的人竟是自己。虧得自己天天喊他呆瓜,自己竟比他還呆,他那麼優秀,怎麼會連那麼簡單的題都不會呢,終於明白當初為何他放棄了更好的學校來到這,還因為不去念軍校被他爸狂揍了一頓,當時自己和張啟山還調笑他腦子進水了,原來都只是為了一個什麼都給不了他的人,只是為了一個不確定的將來,而這個人到頭來卻是傷他最深,想想自己竟比張啟山還可惡,至少張啟山也給過自己刻骨銘心的愛。

齊小八在想這呆瓜對自己的愛到底多深多苦才能支撐著他在自己身邊那麼多年,還要看著自己和張啟山甜甜蜜蜜。可是自己也已經被傷透了,給不了他一丁點兒的感情,那就離開他吧,至少這樣不會傷他更深,沒有自己在眼前晃悠,那呆瓜才能開始新的生活,他值得有更好的人去愛他。

评论(14)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