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

滿城春色宮墻柳(上)

滿城春色宮墻柳,東風惡,歡情薄,一懷愁緒幾年離索……所以就更名了!


這才是我原本計劃的除夕賀文(捂臉)……

這個梗來自小時候看的聊齋誌異-精變:狐狸八為報救母之恩嫁給癡兒副,報完恩重返仙界的故事!

依舊是渣文筆,希望大家不要嫌棄!

長沙城來了一位由東北派來的布防官,人稱張大佛爺。布防官張啟山乃人中龍鳳,不儘貌比潘安,武藝非凡,更是二十來歲已官拜布防官,而其夫人尹新月又是北平新月飯店繼承人,可真真是人生贏家,讓人好不羨慕!然而家家有本難念的經,讓這張大佛爺最是頭疼的便是他那弟弟張日山!

張日山那皮相比起張大佛爺那是有過之而無不及,面若桃花,一對桃花眼波光粼粼,看人都帶勾似的,一笑起來還漏出個酒窩,可真真是一個玉面郎君!怎奈天公不作美,這玉面郎君竟是個癡兒,不知人事!

張日山比起哥哥只小兩歲,早就到了談婚論嫁的年紀,可這長沙城的媒婆們都踏破了各個待字閨中的姑娘家的門檻,這門當戶對的小姐們就是沒人願意嫁給這癡兒,這可愁壞了張啟山和尹新月!

這天張啟山從軍營中回來,就見一個媒婆在那說人姑娘長短,不用問都知道這回又是不成了,這已經不知道是第幾回了,張大佛爺也已經習慣了,只得搖搖頭進了書房,送走了媒婆尹新月來到書房喊人吃飯了!

看著夫君的眉毛都擰在一起了,再看看那弟弟卻是什麼也不知道,大小事都要下人伺候著,也真不知道張家祖宗造了什麼孽,要報在日山這孩子身上。這頓飯尹新月自是味同嚼蠟,正在這時,只聽管家來報,說是門外有兩名男子,自稱是佛爺遠親,這兵荒馬亂的來投親來了!

張家人眾多,不見人張啟山也不確定,就先讓人帶進來,若真是親戚剛好一起吃飯!

隨管家進來的是兩位妙齡男子,看上去和自己年歲相差無幾,雖然穿著破舊,可確實生的白淨,氣度非凡!張大佛爺放下筷子,起身詢問來人是自己哪家親戚,只見那稍微年長的人上前自報家門“佛爺請息怒,我叫紅官,那是我弟弟靈修,排行老八,我們都喚他小八,我們並不是什麼遠親!”

“哦,那你為何要跟管家說是遠房親戚呢?”張啟山有些好奇,在這長沙城還沒人敢糊弄他張大佛爺,而敢當面承認的也只有眼前這人了!

“佛爺,若非這麼說,我又如何進得了這張府大門,見到佛爺您呢!”

見那人不卑不亢,謙卑有度地說著,張啟山倒也不惱,“那敢問這位公子見我張某人所為何事!”

“不瞞佛爺,如今這兵荒馬亂的,我兄弟二人難以維持生計,我想要外出謀生,奈何我這兄弟身嬌體弱,不宜奔波勞累,所以我想把我弟弟齊靈修嫁給張家二公子做個媳婦兒,也免得他跟著我受苦,不知佛爺意下如何?”

看著眼前這人並不像是在說笑,再看看那所謂的弟弟眉眼彎彎,面容姣好,張大佛爺和尹新月正求之不得呢,但還是覺得應該讓人考慮清楚,以免將來後悔了說他張大佛爺利用職權強占民男,“紅先生,這婚姻大事可不是兒戲,你也看見了,我這弟弟有些癡,不知齊先生是否願意,怕還是要請二位考慮清楚!”

“哎,無妨無妨……”紅官朝著那弟弟招手“靈修,快過來!”只見那人原本正跟張日山玩著,聽哥哥喚自己便來到人跟前,“靈修,張大佛爺問你可願意嫁給張家二公子?”

那人一雙杏仁兒眼忽閃忽閃的,漏出一個討巧的笑容,“靈修願意嫁給二公子!”看著張日山拉著人不停的喊靈修靈修,張啟山這多年的心病總算是去了,尹新月怕人變卦,急忙問“那紅先生看這婚禮什麼時候舉行呢?這聘禮紅先生有什麼要求?”

“哎,我們是來投親的,不是來賣弟弟的,為的只是讓弟弟有口飯吃,並不要彩禮”說完不管一臉疑惑的尹新月和張啟山,掐指一算繼續說到,“這三天後是個黃道吉日,婚禮就定在三天後吧,婚禮結束之後我就要外出謀生了!”

這可把尹新月樂壞了,當下就趕緊張羅著三天後的婚禮,飯也顧不上吃了!倒是那靈修餵著張日山吃飯,兩人甚是開心!

張府著急忙慌的總算是把婚禮張羅好了,這天張府張燈結彩,鑼鼓齊鳴,好不熱鬧,這布防官的癡兒弟弟總算是要成親了,張啟山格外高興,這長沙城有頭有臉的人都前來道賀,有的人感慨,有的人撚酸,而在拜完堂揭開蓋頭的那一刻,所有人都炸了!

這新娘子怎麼是個男的,仔細一看,只見那人膚白貌美,一雙圓溜溜的杏仁兒眼像是含著一汪春水,笑起來還會露出一對尖尖的小虎牙和一個討巧的酒窩,真真是一個妙人兒,卻配給了這樣一個癡兒,到讓人生出幾分嫉妒來!

评论(10)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