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

滿城春色宮墻柳(中)

電梯:(上)

本來打算一發完的,生生給我拖出了中,話癆的我(捂臉)……

婚禮過後紅官就離開長沙了,齊小八伺候張日山的衣食起居,每天還會帶著張日山玩,總是耐心地教導張日山,不論幹什麼總是笑瞇瞇的,從不會跟誰紅個臉。張府上下都非常喜歡這位二夫人,張啟山看那人竟如此心甘情願盡心竭力地照顧自己的弟弟,那擰在一起的眉頭總算是解開了,但也會疑惑,這樣一個人兒想找什麼好人家找不到,為何就甘心嫁給一個癡兒呢,可又不見齊小八有什麼不軌之舉,也就當是張家祖宗保佑,待齊小八也是極好!

慢慢的張啟山發現齊小八不僅溫柔體貼,還精通奇門遁甲之術。張家祖上是土夫子,所以張啟山遇事總會跟齊小八商量,尤其是最近長沙來了一輛神秘的火車之後,張啟山跟齊小八更是形影不離,張日山不見媳婦兒在家陪自己,每天都不開心,把自己關在臥室裡也不吃飯,弄得尹新月一個頭兩個大。而對於齊小八天天跟張啟山出雙入對尹新月也是不樂意,那人長得比女子還好,性子又溫柔,俗話說以柔克剛,而這佛爺生性剛毅,時間長了尹新月恐生變故,怕佛爺被齊小八搶了去,畢竟齊小八的夫君張日山傻頭傻腦的,可又不好明說,於是開始有些不待見齊小八。

齊小八反而極其敬他這位嫂子,不論尹新月怎麼百般刁難,他總是笑瞇瞇地喊一聲嫂子。

張啟山聽說自家弟弟見不到媳婦兒在家鬧脾氣,趕緊帶著小八回張府,張日山一見齊小八就拉著不放,齊小八只能哄著他吃飯睡覺。尹新月見夫君回來了很是歡喜,可發現佛爺還在等著齊小八說是有事要商量就不開心了,一個勁兒地數落齊小八,不守婦道,沒有照顧好日山,日山都瘦了云云。

張啟山只得打圓場說是最近事情太多讓新月多加照顧日山,尹新月就更不開心了,日山自己有媳婦幹嘛要她來照顧,於是尹新月對齊小八的芥蒂越來越深。

最近查出那輛神秘火車可能跟日本人有關,為了查出日本人的陰謀,齊小八和張大佛爺去了長沙城外的礦山,一去就是好幾天,回來的時候佛爺還受了傷,尹新月借題發揮要請家法,鬧得家裡雞飛狗跳,最後還是日山護著媳婦兒誰都不能動,張啟山又安撫了她這事才算消停!

佛爺傷還沒好,家裡又亂,這礦山暫時是去不了了,齊小八卻沒閒著,依舊是每天伺候日山!這天下午尹新月和張啟山正說著話,只見小葵匆匆跑來,上氣不接下氣,一個勁兒地說不好了。尹新月訓斥了她,問了她好多遍到底怎麼回事,小葵才氣喘吁吁地說“少爺,少爺他被二夫人煮了!”

“什麼,你說什麼?”尹新月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說,少爺……少爺被二夫人煮了……”小葵又重複了一遍,只見尹新月眼前一黑就到了下去,張啟山托住尹新月一邊給她順著氣,一邊問小葵“到底怎麼回事?”

“剛才二夫人要洗澡,少爺吵著要跟二夫人一起洗,然後二夫人就一直加熱水一直加熱水,結果……”小葵一路領著張啟山和剛剛甦醒的尹新月去看張日山,邊走邊解釋道!

一踏進日山房間只見那躺著一個人,一動不動,尹新月就衝過去喊他,可任尹新月怎麼喊他他都不動,尹新月愛屋及烏,張日山雖然有些癡,可那畢竟是張啟山的親弟弟,所以尹新月是打心裡疼他,眼下這活蹦亂跳的一個人一下子就沒了,尹新月頓時怒火中燒,指著齊小八就罵他“你這個妖精,你為什麼要這麼對日山,他可是你夫君啊!你為什麼要害他”說著說著就泣不成聲了!一旁的張啟山也是一臉難以置信,一下子也不知道該拿齊小八怎麼辦。倒是齊小八一臉輕鬆地說道“這樣的癡兒,留他何用?”

尹新月一聽這話,瘋了似的要去打齊小八,下人們拉都拉不住,就在這時聽見有人喊嫂子,一回頭只見躺著的那人竟起身了,而且眼眸一片清明,話也說的清清楚楚,不似先前那般口齒不清,在場的除了齊小八所有人都是又驚又喜。

張日山起身將齊小八護在自己身后,並對尹新月行了個禮“嫂子,日山沒事,請嫂嫂息怒,不要責罰小八了!”一看不僅人沒事,多年的呆傻都好了,張府所有人都喜極而泣,尹新月也不好發作,只得作罷。

自打張日山好了之後,齊小八每天都陪他看書練武,兩人感情與日俱增。很快張日山就成了哥哥的副官,還和張啟山一起去礦山,粉碎了日本人的陰謀。在齊小八的幫助下,還扳倒了想要陷害張家的陸建勛,並成功登上長沙九門提督之首,讓張啟山可以安心保家衛國。

對此張府上下都非常開心,反而是一向歡喜的齊小八最近總是心不在焉,有時候還會眉頭緊蹙。張日山問了幾次他都說沒事,就是最近太累了。一天兩人在房間嬉戲,齊小八拿根綢子把張日山的眼睛蒙上,讓他來抓自己,可是張日山怎麼都抓不到。齊小八悲從中來一下子撲到人懷裡,張日山興高采烈地說“抓住了抓住了”。

齊小八扒著人肩頭哽咽著說你要是真能抓住我就好了,說完就止不住地哭,哭得張日山心都快碎了,趕緊抱著人好生哄著“小八不哭,小八乖,我會一輩子都緊緊抓著你不放手的,不哭了啊!”聽人這麼一說齊小八就哭得更厲害了!

评论(11)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