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

滿城春色宮墻柳(下)

電梯:(上)  (中)

日更的我,好勤勞,快誇我誇我

看著張日山的睡顏,見那人睡著了還嘟囔著嘴喊小八,齊小八更是不捨,也不知道自己還能陪他多久,想著想著眼淚又順著那白淨的臉頰流了下來。齊小八怕吵醒了日山,趕緊擦擦淚水,給他掖了掖被子,這時只見胸口掛著的紅髓八卦玉綴兒發出紅色的光芒,果不其然虛空裡慢慢出現的紅官越來越清晰,小八見哥哥來了立馬起身下床。

“靈修,張家的恩已經報完了,現在狐仙們要移居天外了,我不放心你一人在這,特來接你一起去!”

“紅哥哥,我……我要留下來陪著日山,靈修哪也不去!”

紅官告訴他人妖殊途,當初是為了報恩,現在不離開的話總有一天是會遭到天譴的,而尹新月對齊小八的態度紅官也是知道的,就勸弟弟放下紅塵。可是齊小八實在是捨不得張日山,跟哥哥說只要他真誠待人,相信尹新月總有一天會接納他的,紅官見弟弟那麼執著,也只得告訴他好自為之便飛升而去!

齊小八以為家裡人不催自己了,他便可以與張日山白頭偕老了,心裡甚是歡喜。看著夫人又恢復了以往笑逐顏開的樣子,張日山更是別提有多高興了。

可惜好景不長,一天晚上張府鬧鬼了,尹新月被嚇得臥床不起,指著齊小八說是妖怪。齊小八心裡難受,想著要盡快抓住鬼。而張日山則是護著齊小八,寬慰嫂子已經請了道士來捉妖了,讓嫂子好生歇著。

一聽說有道士捉妖,尹新月就對齊小八說“你要是敢出去,就證明你不是妖怪!”這下張家人都亂了,這出去也不是不出去也不是,倒是齊小八二話不說來到了道士面前,見那道士對著齊小八各種做法都沒用,尹新月這才不說話。

齊小八不顧張日山的勸阻,親自帶人去捉鬼,鬧了一宿終於捉到了,而那並不是什麼鬼,卻是陸建勛的餘黨裝神弄鬼回來報仇的,將一干人等送交監獄處置之後,齊小八病倒了。

一天下午,小葵摘了些花進來,齊小八瞧著喜歡,知道尹新月也喜歡,便分了一半讓小葵給尹新月送過去,邊瞧著這花邊說要是有個好瓶兒來插這花就好了!張日山一聽趕緊去取來一個錦盒打開給齊小八看“這是個好瓶,是祖上皇上御賜的!就用它來插這花吧!”

“嗯嗯,是個好瓶!”齊小八拿起來看了一會兒,可是卻因臥病身子骨虛弱,把瓶子遞給張日山的時候失手掉地上了!

看著地上的碎片,大家都是一驚,這好不容易才清淨幾天,張日山不想家裡又是雞飛狗跳的,更不想尹新月借題發揮,趕緊讓小葵把碎片處理了,說是別讓人看見。

這時齊小八趕緊下床撿起碎片,“這是做什麼,摔了就摔了嘛,又不是成心的,我去認個錯就好了!”

看著祖傳寶物碎成渣,尹新月連著往日的不滿一下就爆發了“你這個敗家子,這可是祖上唯一留下來的皇上御賜的啊,說摔就摔了,一個貧賤之人你知道什麼是好瓶?你這個妖精為什麼要來禍害張家,還不快滾!”後面是越說越難聽,連張啟山都勸不住。

張日山聽不下去了,就跟嫂子理論了起來,“要不是小八,日山的病能好麼?要不是小八,礦山的事現在還沒個眉目呢,要不是小八,張家早就被陸建勛陷害了!嫂子,沒有小八哪裡還會有今天的張家,一個瓶子而已,碎就碎了,嫂子何苦這麼傷小八的心呢!”

幾人只顧著理論,並未發現剛剛心寒哭著跑出去的小八。還在說著,只見一道光從天而降,虛空出現一個紅官,大家一陣驚訝,只見紅官屈指彈出一束光打在那碎片上,那碎片一下子就恢復成原來那個完好無缺的花瓶了!

眾人還沒從驚喜中緩過勁兒來,只見紅官在空中飄到院子裡,於是都跟著來到院子裡,只見小八越來越淺越來越透明,最後隨著紅官消失在光束中,而日山都來不及去觸摸一下!

張日山每天都在瘋狂的尋找齊小八,張府眾人看他那樣也是心疼的不行,任尹新月怎麼勸他說再給他找個好的都沒用,每天支撐著張日山活下去的就是找齊小八!

皇天不負有心人,終於在一天晚上,張日山路過城外一處墳地的時候聽到了一處宅子裡嬉戲的聲音,那不是齊小八又是誰呢!張日山一陣欣喜,可是跟親兵張小丁繞了幾圈都不見有門,無奈只能讓小丁看好馬,自己踩在馬背上。

張日山趴在墻上見那宅子裡別有洞天,亭台樓閣宛如仙境,小八還是他的小八,只不過穿著打扮就像是仙人一樣,張日山顧不得許多,衝著院內大喊小八。小八回過頭來見那呆瓜來尋自己,悲喜交加,速速來到墻頭,兩人執手相看淚眼竟無語凝噎!

張日山好不容易尋得了心尖上的人,也不說什麼就要小八跟他回家,小八淚眼婆娑“呆瓜,人妖殊途,如今大恩已報,你我緣分已盡,你還是回去吧!”說完把人一推,施法讓馬兒不停的往長沙城跑,而自己卻也是心如刀割!

评论(6)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