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

滿城春色宮墻柳(完結)

電梯:(上)  (中)  (下)
這不是什麼雙結局,其實這才是真正的結局!因為我本來打算一發完,然後話癆的我弄出來個中,結果都已經發了,寫著寫著才發現下還寫不完😂😂😂但是好像都已經接受了下是結局,我糾結了好久完結篇要不要放出來,拿手機碼字很累的好嘛,所以還是吐出來吧!

得而復失最是讓人心痛,看著那早已泣不成聲的人隨著宅子再次從眼前消失,自己卻是像上次一樣什麼也做不了,張日山此刻只想跟著小八一起去了,說不定自己成了孤魂野鬼還能遇見小八。

可最終支撐著張日山活下去的還是小八消失前在他耳畔迴蕩的那句“回去吧,以後你娶的還是小八!”張日山不知道那是真的還是只是自己悲傷過度而出現了幻覺,可是只要有一線希望,他就不會放棄!

張啟山聽小丁說了長沙城外宅子的事,便去詢問日山。日山將小八的話原封不動地告知了哥哥。

原來是數十年前一个天震地吼的风雨之夜,“天眼”大发淫威,欲清剿天下精怪。一个奔波在野林荒坟间的妇人,被逼得现了狐狸的原形,钻进了在破庙中躲避风雨的土夫子的袍子下面,躲过了灭顶之灾。那土夫子便是張日山的父親,而那婦人則是小八的母親!

此番便是紅官帶著狐仙小八化成人形前來報答張府數十年前的救母之恩的。一隻狐狸尚且有情有義,想想張府先前逼走了小八,張啟山不禁唏噓。可是大恩得報,想是小八也不會再回來了,張啟山十分擔心自己的弟弟,也只能跟弟弟一起尋找小八的下落,可是任兩人再去長沙城外幾次,都不曾再見日山所說的宅子一次!

時光飛逝,轉眼又是一年,想想與小八相識到現在也不過是短短兩年,卻是恍如隔世!當初與小八相守的那一年過得有多快,現在沒有小八的這一年就過得有多慢!

都一年了還是沒有半點兒消息,張啟山早就不抱希望了,時間越長希望就越渺茫。可是張啟山還是一有空就陪弟弟四處明察暗訪,就盼著給自家弟弟一個活下去的理由。

這天張日山要陪哥哥去參加九門大會,往日的九門大會若是日山在外尋人,張啟山是決計不會召他回來的,可這次卻是離九門大會還有兩天就把日山召回來了!說是三年前出去雲遊的九門八爺終於回來了,自打張啟山成為九門之首這還是第一次完整的九門大會。張家人都沒見過那位九門八爺,只聽說這位八爺精通奇門八算,鐵嘴直斷,一人撐起一門,算是半個神仙!

張啟山有意拉攏這位八爺,又尋思著既然算是半仙那日山尋人的事興許他能幫上忙,於是一早就來到會心齋等著各門當家的。

九門各位當家陸陸續續來到會心齋,可這大會開始的時間已經過了一個時辰了,這位八爺還是沒有現身。大家怕這張大佛爺新官上任三把火,借八爺開刀以樹立威信,於是二爺二月紅趕緊替小八解釋道“佛爺,這八爺向來是禮數周全,恪守九門規定的,也從未遲到過,今日久久不來,想是被什麼事給耽擱了,念他初犯,還請佛爺海涵!”

“無妨無妨,咱們九門本就是一家,今日也是給八爺接風洗塵的,張某這也是頭一回見八爺,聽說八爺乃長沙城第一神算,多等會兒也是值得的!”張啟山有求於八爺,又見大家紛紛維護,不難看出這位八爺在九門的人緣是極好的,自己上任以來其實各門對自己更多的是布防官的身份壓著,要是能拉攏這位八爺,以後自己這九門之首的位子才能坐得穩,於是張啟山就順水推舟,並無責怪之意!

“哎呀,各位各位,老八我來遲了,真是不好意思啊!”正在大家感激張大佛爺不怪八爺的時候只見那人姍姍來遲,一進門就向各位作揖以表歉意。

張啟山和一旁的張日山一聽這聲音就愣住了,一抬頭只見來人身著一襲妃色長衫,圓圓的眼睛後面眉眼彎彎,一條天干地支的圍巾告訴大家他就是九門八爺!可是那尖尖的虎牙,那可愛的梨渦,那灌了蜜似的笑容,還有胸前那精致的八卦玉墜兒,不是張日山日思夜想的齊小八又是誰呢!

看見愣在那的張家二人,二月紅趕緊起來介紹這位是張大佛爺,是新的九門之首,接著又說這就是九門八爺,齊炎生,人稱齊鐵嘴。可是張家二人好像沒聽見似的,張大佛爺看著自家弟弟衝上去緊緊抱著那算命先生,心想弟弟終是有救了,也不理會二月紅。

而張日山此刻眼裡心裡只有眼前這人,也顧不得九門不九門了,只是抱著人一邊流著眼淚一邊訴著相思之苦。

雖然張啟山上任九門之首時齊小八還沒離開,可並未出現在九門人前,所以九門之人並沒有見過張日山的夫人。眼下看著自家老八被個東北小流氓摟摟抱抱,媳婦兒夫人小八靈修的胡喊,眾人自是不悅,霍當家身為九門唯一的女子,自是巾幗不讓鬚眉,起身對張啟山說到“佛爺,您是九門之首,我們自然敬您!可咱們老八那也是九門上位的爺,就連咱們也要尊稱一聲八爺,可您倒好,自己一個小小副官就叫著小八,這已是對九門八爺的不敬,還摟摟抱抱的胡喊,這要是傳了出去,九門的顏面何存吶!”

眾人紛紛響應,可張日山還沉浸在失而復得的喜悅當中,哪裡聽得進別人的話,當著眾人就情不自禁的吻上了那人的唇,這下所有人都傻眼了。而這算命先生更是打一進門就被眼前這人的舉動弄得莫名其妙,這下倒好,這剛一回來就被人當著那麼多人的面噙住了唇,饒是經歷過各種大場面,此刻也不知該如何是好,只是那白嫩的小臉一下紅到了耳朵根。

張日山吻得忘情,一隻手緊緊扣著人後腦勺,一隻手溫柔的摟著人那纖細的腰肢,不敢用力,生怕這是個夢,一用力夢就醒了,人又沒了!邊吻還邊流著淚,這可嚇壞了張啟山以外的眾人,反而不知道該如何營救自家老八了!

待那算命先生快喘不過氣了,張日山才依依不捨地放開那人的唇,卻還是不放手,緊緊地把人摟在懷裡,還時不時地抓起那人的手腕親兩口,齊八爺著實被嚇到了,又羞又氣,又掙不開這穿軍裝的玉面郎君,只是在人懷裡大口地呼吸著空氣!還上氣不接下氣地解釋著自己叫齊炎生,是九門八爺云云,可那人只道是自家媳婦兒找到了,自己一定要抓牢了,至於媳婦兒和九門各當家說什麼,張家兩位祖宗一個字也沒聽進去!

這下九門大會也沒法開了,什麼接風洗塵,眾人開始懷疑張啟山的動機,這分明就是來伏擊自家老八的!這三年不見大家都想得緊的老八好不容易回來了,可卻是連句話都沒說上,就被張家小流氓給抱回家了,而張啟山這老流氓更是不顧這算命先生和其餘七門的解釋和勸阻,當場宣佈,三天後是自家弟弟和齊八爺成親的日子,到時候請各位前來捧場喝杯喜酒!

幾位當家的紛紛離開,趕緊回家給自家老八準備嫁妝去了……

评论(4)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