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

東風夜放花千樹



元宵賀文

上元佳節,祝大家的生活就像元宵一樣團團圓圓,甜甜蜜蜜,和和美美!有情人終成眷屬!(原諒渣文筆的我完全不知道寫些什麼)

今日正值上元佳節,長沙城裡好不熱鬧,戰爭的陰霾都被這上元的喜氣給驅散了!家家戶戶都在張羅著掛燈籠做元宵,祈禱一家團團圓圓,和和美美!

張府今年就更熱鬧了,張啟山的夫人尹新月有一個表妹叫莫測,來到長沙做醫生。莫醫生住在表姐家,結果就對張啟山的堂弟兼副官張日山一見鐘情!

這莫醫生人品家世都不錯,又是自家表妹,尹新月就說動了張大佛爺給張副官和莫測做了這個主。這自古婚姻大事就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張日山的父母早就不在了,一路隨著堂兄從東北來到長沙,長兄為父,張啟山就決定趁著這上元佳節把事兒給定下來,之後再找八爺算個黃道吉日把事給辦了,也不會辜負了叔叔對自己的託付!

一大早張府就張燈結彩,這上上下下、裡裡外外都忙得不亦樂乎。正所謂人逢喜事精神爽,可平時神采奕奕的張副官今天卻是跟霜打了的茄子一樣,蔫兒了!可不是麼,這莫醫生再好,但自己不喜歡啊。佛爺倒是好,都沒問過自己的意思就把事給定了,想想自己心尖上那人的彎彎眉眼就不自覺的露出了甜蜜的微笑,可再想想自己就要訂婚了,而和自己訂婚的卻不是那人就又笑不出來了!

相比張府那邊的車水馬龍,齊八爺的堂口可就冷清了不止一點點,這小滿回家過年了,要元宵之後才回來,以往張副官還經常來堂口替佛爺傳傳話,時不時的帶點子自己喜歡的點心,陪著自己泡壺茶,邊吃邊聊,倒也不覺寂寞,可自從過年莫醫生來了之後張副官就再也沒來過了,齊八爺心裡有些酸楚,只覺更加寂寥!

哎,人家莫醫生自己也是見過的,天庭飽滿地閣方圓,是個頂好的命格,再加上家世又好,卻是賢良淑德並無半點兒小姐脾氣,跟張副官那可真是郎才女貌,天生一對!於是只能安慰自己,這張副官總是要娶妻生子的,自己仙人獨行什麼都比不上莫醫生,更何況自己對張副官雖然起了心思很久,可人張副官對自己那也只不過是因為佛爺一句“保護好算命的”才會多加照顧而已,想想只覺可笑!

這人生啊有八苦,生老病死,怨憎會,愛別離,求不得,五陰熾盛!可笑自己號稱半仙卻也逃不過。也罷,出去走走散散心吧,自己再放不下也得顧及九門的臉面不是,晚上這訂婚宴還是要去的,而且佛爺也托自己給算個好日子,還是要早點去張府才行!

春寒料峭,張副官遠遠地就看見那算命先生身著一繫薄薄的妃色長衫,搭著一條天干地支圍巾,唯恐人受了涼要生病的,於是趕緊迎上去“八爺,您來了,快進去,天涼您穿的少小心著涼!”只見人笑瞇瞇地給自己道賀,與往日並無二般,心裡不覺苦澀,果真八爺還是支持這門婚事的,並不在意自己。

齊八爺見張副官笑著來迎自己,果然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少年得意須盡歡啊!倒是自己想多了,只得強顏歡笑,送上自己準備的賀禮,隨他進入內廳去見佛爺!

晚宴上齊八爺怕自己被狗五解九灌了酒會失態,隨便吃了兩口就說自己身子骨不適,離席回家了!

張副官一直盯著齊八爺,可怎麼敬了杯酒轉身就發現人不見了,知道八爺一個人回家之後,立馬不顧張啟山的反對就去堂口了!這一路他開的很慢,可是都沒見到人,心想不會那麼快吧,無奈繞了兩圈都不見人只得先去堂口了!

夜幕降臨,那算命先生還沒有回來,張副官擔心人出事,可在車上也看的不是很清楚,於是一路跑著出去尋人了,心裡還一個勁兒的祈禱可千萬別出什麼事!

這長沙城大街小巷都被燈籠映得通明,真真就是東風夜放花千樹,更吹落星如雨!街上滿是紅男綠女,一對對有情人賞花燈,互通情意!可自己呢,馬上要娶一個並不喜歡的女人,而此刻自己的心上人也不知所蹤,想想張副官突然感覺有些無助!

“哎,呆瓜!你怎麼……”張副官心事重重地一個人走在街上,突然發現肩膀上搭了一隻手,自己此刻正滿肚子的火沒地兒發,居然還有不怕死的送上來,也不回頭順手扭住了那隻胳膊,轉身就是一拳照著那人面上打去!

“哎,疼疼疼……快鬆手鬆手……啊……”原來齊八爺出來之後心煩意亂,就想看看熱鬧的街景好讓自己心裡好受些,便一直在街上溜達溜達看看花燈,剛好就看見了這呆瓜一臉沮喪地走著,心裡還奇怪這呆瓜這會不在訂婚宴上在這幹嘛呢,於是便上去打招呼,誰知話都沒說完就被人給擒住了!

一看差點傷了自己心尖上的人,張副官嚇得趕緊鬆手,“八爺,你怎麼在這,我看看,傷著你沒有!”

“咳……行了行了!佛爺帶的兵怎麼都這樣啊!”齊八爺揉揉自己胳膊,埋怨到。

“佛爺帶的兵就是這樣!”見人沒事了,副官心裡高興也就不跟他計較。“八爺,你怎麼這會兒還不回去,我在堂口等了你好久也不見你回來!”

“可是佛爺有什麼事找我?”

“沒!”張副官心裡委屈,也不知道該怎麼解釋自己為什麼會出現在這。八爺看人那委屈樣心就軟了,尋思著估計是跟莫測鬧矛盾了,便邀著他一起去賞花燈,張副官開開心心地跟八爺賞花燈,猜燈謎,吃果子,心裡簡直比那元宵餡兒還甜!張副官覺得他轉身時八爺在燈光下的樣子美極了,真真就像是詩文裡說的,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時間不早了,副官送八爺回了堂口,張副官猶豫許久,終是借著酒勁兒開了口“八爺,我……我和莫測的事,八爺怎麼看?”

八爺愣了一下,心裡苦的要死,還是強顏歡笑地說到“這莫測是個好姑娘,跟張副官可是天造地設的一對!”

“八爺……真這麼想?”張副官還是不死心,希望八爺能有一絲絲的不悅就好了!

“那不然怎麼想?”齊八爺被這呆瓜弄得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

“莫測是好,可她不是我想要的,我想要的是……是……”說著不自覺的握住了那人的手,卻怎麼也說不出後面的幾個字,就怕說出了之後那人便和自己老死不相往來了!

八爺算命算人心,此刻怎麼會不知道這呆瓜的想法,可是又能怎麼樣,這婚都訂了,木已成舟,兩人的婚事已無法改變,只得推開那人,“這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已經算過了,一個月之後是難得的黃道吉日,宜嫁娶,張副官還是回去好好準備,風風光光地迎娶莫醫生吧!”

“八爺……”張副官還想說什麼,可是齊八爺卻堅決地打斷了他,“張副官,到時候老八一定會來喝喜酒的,時候不早了,張副官請回吧!”

張副官見人下了逐客令,懊惱地告辭回府了!第二天去堂口就沒見著人,回來才聽佛爺說八爺雲遊去了,但是會趕回來參加婚禮。這分明就是在躲著自己,那天自己雖沒說出口想要的是誰,可八爺怎麼會聽不出來,他那反應再加上賞花燈時那含了星星似的眸子,怎麼可能對自己沒意思,可這人到底去哪了!這一個月,張副官可真是度日如年。

齊八爺本就打算出去散散心,這馬上就是婚禮了,自己答應過要去參加婚禮的,終究還是在婚禮前一天趕了回來!

第二天早上,齊八爺還在睡懶覺,就聽外面鑼鼓喧天,鞭炮震耳。還讓不讓人睡覺了這大清早的,而且那嗩吶聲好像就在堂口外一個勁兒地吹,齊八爺揉揉眼睛,反正也睡不了,就出去看看怎麼回事!齊八爺披著那妃色長衫搖搖晃晃地走出去,門一開就傻眼了,只見那玉面郎君身著喜服,騎在高頭大馬上,正喜滋滋地看著自己,後面跟著長長的儀仗隊。

哦,今天這呆瓜要成親了,心裡有些苦澀,但是不對啊,你小子結婚在我門口敲鑼打鼓的算個怎麼回事,張副官看著一臉懵逼的齊八爺,挑眉一笑“八爺算過的啊,今天是難得的好日子,宜~嫁~娶!”

說完只見迎面來了幾個張府的下人,推著齊八爺進屋換了喜服,唇紅齒白怕是連貂蟬西施都要被比下去,齊八爺還沒反應過來怎麼回事,就被進來的張副官打腰橫抱塞進了轎子,十裡紅妝,八爺就這麼稀里糊塗地被那呆瓜娶回家了!

评论(13)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