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

折子戲 【後記】



那出折子戲把我自己虐傷了,所以化身小仙女再來一出折子戲,我不管,操蛋就操蛋,狗血就狗血,反正我就是要讓副八開開心心談戀愛

----------小仙女出場-----------

“哎,你們知道嗎,這次新月飯店拍賣的東西裡,有一個是紅髓八卦玉墜兒……”

“是嗎,這是個什麼來頭,快說來聽聽!”

“你們不知道吧,這紅髓玉綴兒可是民國時期,長沙九門齊八爺家的傳家之寶啊,只聽說是很老的物件兒了。”

“民國的啊,那再老也估計沒多少年吧。”

“哎,這你可就不知道了吧,齊八爺家的傳家之寶,可據說從秦朝就開始往下傳了,這長沙的齊家世代精通奇門遁甲之術,可都是神仙下凡吶。”

“真的?那這麼說來,這東西可不一般吶,”

“那是,你們想啊,這仙人下凡,本質還是仙人啊,對不對!那仙人戴過的東西,能不好嗎!”

張日山聽著旁邊的人在那吹的天花亂墜,不禁有些期待,雖然來之前他對這玉墜兒也有了解,也正是因為這個玉墜兒他才跟學校請了假,從英國趕到北京參加拍賣會的。

正想得入神,一聲鑼響打斷了張日山的思緒。

這新月飯店是百年老店,規矩也極多,不儘要有名帖才能參加,而且拍賣開始前還由客人點戲。這都什麼年代了,有幾個人聽得懂啊,還不都是為了那些個寶貝來的,哼!

哎,想想要不是家裡幫忙,自己還真沒辦法弄到名帖呢。

這茶倒是不錯,張日山品著茶,突然看見角落裡那桌單獨坐著一個人。

那人看上去比自己大不了幾歲,能進這新月飯店參加拍賣的都是些達官貴人,年紀輕的不多。而那人白白淨淨的,戴著一副圓圓的玳瑁眼鏡,總給人一種超脫世俗的乾淨的感覺,有點像剛剛那些人說的仙人。

再看他閉著眼睛輕輕搖著頭,雙手打著拍子,好像是在合著台上那出戲的節奏,沉醉其中。

張日山有些好奇,什麼人能那麼乾淨,還能年紀輕輕來新月飯店參加拍賣會,而且都2016年了還能聽懂這些戲曲,肯定不是一般人。

張日山就這樣一直看著那人聽戲,那出戲散場了都沒察覺。還是那人發現了自己在看他,對自己微微一笑輕輕點頭算是打招呼,自己偷看人家被發現真是太尷尬了,於是也微笑著點點頭算是回應。

那人笑起來怎麼那麼好看,圓圓的眼睛彎成了月牙,尖尖的小虎牙,還有個可愛的酒窩。

天哪,這世上怎麼會有這麼好看的人。可是他笑起來的樣子怎麼那麼熟悉呢,張日山有些恍惚。

“這茶……好喝嗎?”

聽到聲音張日山這才回過神來,只見一隻手在自己面前晃著。

“啊?好……”看著剛剛坐在那的人突然站在自己面前,張日山蒙了。

“你好,我叫齊炎生,很高興認識你!”

“啊?哦哦,你好,我叫張日山,很高興認識你,嘿嘿……”

這名字好耳熟,可一下又想不起在哪聽過,於是張日山趕緊跟人握握手,心裡卻尷尬的要死,真是太失禮了。

看著眼前這個呆頭呆腦的少年,齊炎生忍不住笑了起來。

“啊?你在……笑什麼?”張日山有些侷促。

“哦,沒什麼,看來你對茶很有研究……”

“啊?還行吧……”其實張日山從來都沒有研究過茶,應該是天賦異稟吧。

“哦,我也很喜歡喝茶,你剛剛一直盯著我看,就過來跟你打個招呼!”齊炎生輕鬆地說著。

張日山這下更尷尬了,但還是說了實話,不知道為什麼,面對這個人他就會不自覺地想要把真實想法說出來。

“哦,那出戲啊,叫穆柯寨,很出名的,現在的人啊聽戲的少了,你聽不懂也很正常。”

“那你,怎麼就聽得那麼陶醉?”張日山好奇地聞著。

“我啊,咳,因為我喜歡啊,我啊從小就喜歡中國的傳統文化,學得比別人快那麼一點點。”齊炎生笑道,其實他沒告訴他自己在這些方面特別有天賦,好像天生就會一樣。

“哦哦,這樣啊,剛剛那麼盯著你,真是不好意思,我請你吃飯算是賠罪,你給我講講剛剛的戲怎麼樣?”

“哈哈!賠罪不敢當,一起吃飯倒是可以……”

兩人邊吃邊聊,非常開心。聊完戲曲又聊了很多很多,比如齊炎生在英國出生,現在在劍橋讀博;再比如張日山是沈陽人,現在也在劍橋讀書,是大一新生。

一聽兩人還是校友,就有更多的話題了,於是張日山就跑到齊炎生的房間,兩人躺在一張床上秉燭夜談。


“哎,齊哥,那你就是英國人了,怎麼你的中國話比我說的還好,知道的中國文化比我還多?”張日山歪過頭來一臉認真的看著齊炎生。

“哈哈哈,真是個呆瓜!”說完他好像感覺腦海裡什麼有東西一閃而過,卻是捕捉不到。

“齊哥,齊哥?你怎麼了?”

“哦哦,沒什麼!”齊炎生繼續說到“我不是英國人,雖然我在英國長大,但我的祖籍在長沙,所以我是長沙人,中國人知道自己的文化不奇怪啊……是你小子不好好學習才不知道的吧!”

齊炎生笑著說到,張日山嘟著個嘴,才不理他。哼,盡瞎說,別人也沒你知道的多啊。

第三天的時候,終於到那紅髓玉綴兒了。前兩天倆人也就是來看看的,今天可是要打起精神來,一定要把東西拿下。

“日山,那東西可是不一般吶,一會兒拍起來價格可不會低,你真要拿下?”

“嗯嗯,放心吧,齊哥,我有準備!”張日山笑笑。

齊炎生被他嚇到了,這才17歲一小孩就來買這麼貴的東西,嘖嘖嘖,家裡不一般吶。

“哎,齊哥,這玉墜真像傳聞一樣嗎?你是長沙人,知道這些事嗎?”

“半真半假吧,我聽我爺爺說過一點,當時留下來的不只是這玉墜,還有一身喜服,只是後來喜服好像留在台灣的博物館了!”

“哦哦,真是可惜!”

“有什麼可惜的,那也算是文物了,博物館是最好的去處。”

“我是說,那位算命先生,最終沒能穿上喜服。”

“穿了又怎麼樣,給誰看,那軍閥不是都戰死沙場了。”

“沒有,我聽說他沒有死在戰場上,都是外面那麼傳的,其實他是在九七年的時候才壽終正寢的!”

“哦哦……”

齊炎生應著他,突然心裡好像覺得有些安慰,可又說不上是為什麼。

他莫名的覺得眼前的少年有些熟悉,卻想不起在哪見過。他也沒告訴張日山自己其實也是來競拍那玉墜的。

他爺爺告訴他那是他們齊家的傳家之寶,對於他們齊家非常重要,只是在他太爺爺那會兒不見了,一定要找到。

可現在他見日山志在必得的樣子就放棄了,他也不知道為什麼,就是想成全他。

等拍到的時候,張日山高興的抱著齊炎生跳了半天。

“恭喜你啊!”

“謝謝齊哥!”

看張日山那麼高興,又看拍下的價格那麼高,齊炎生還是忍不住問他,花那麼多錢值得嗎?

“嗯,當然值了,我從記事起就知道有這麼個東西,那會兒我的直覺就告訴我這輩子一定要找到這個玉墜兒,它對我很重要。”

“為什麼,這……莫非是你家的傳家寶?”齊炎生試探到。

“齊哥,我姓張,怎麼會是我家的傳家寶呢!”張日山笑道。

“只不過,我總覺得我上輩子弄丟了自己最重要的人,找到這個玉墜兒我才能找到他。”

“這麼邪乎?”齊炎生驚訝的眼睛睜得老大,為什麼自己也總覺得上輩子有很重要的人不在身邊了。

兩人拿了東西就回酒店了,剛好邀約著一起回英國。

晚上,齊炎生剛躺下就聽見張日山的敲門聲,於是又起身給他開門。

“你還沒睡啊,明天還要趕飛機呢!”

“齊哥,我能給你戴上試試嘛?”張日山小心地問到。

“啊?不是,這你不是說你買這東西是要找你媳婦兒的,她還沒找到我就試戴了,這多不好啊!”

“齊哥”張日山認真地看著齊炎生,“我是要用它找我上輩子最重要的人,可是當我打開盒子的時候,我的直覺告訴我,你戴起來肯定好看!”

齊炎生面對這麼真誠的眼神,實在沒法拒絕。

“好吧好吧,那要是因為我戴過它就不靈了,害你找不到你上輩子的媳婦,你可別怪我啊!”

“哎呀,不會不會,來來來我給你戴上!”

當張日山給齊炎生戴上的那一瞬間,他好像想起了所有的事,眼淚順著臉頰流了下來,激動地顫著聲兒說,

“八爺……我終於找到你了……”

那一瞬間齊炎生好像也都想起來了,他有些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呆……瓜……”

張日山如獲至寶,緊緊地抱著眼前人,哽咽到,“八爺,八爺,我真的好想你,我不是為了佛爺才接近你,我是真的愛你,我一直都找不到你……”

看著泣不成聲的少年,齊炎生也控制不住自己了,“呆瓜,我知道,我都知道,我知道你身不由己,我……”

兩人抱著對方哭了好久好久,好像把長久別離的思念之情都化在了這淚水之中。

“八爺!”張日山把齊炎生摟在懷裡。

“嗯……”

“你不是為了想要保住九門才答應跟我成親的吧?”

“你這呆瓜,當然不是……”

“八爺,我以後再也不會讓你離開我了,以後的每一輩子我都要找到你!”

“嗯……”

如果人人都是一出折子
把最璀璨的部分
留在別人生命裡
如果人間拭去脂粉的艷麗
還會不會有動情的演繹
如果人人都是一出折子戲
在劇中盡情釋放
自己的歡樂悲喜……


---------大紅的幔佈閉上了-------

评论(27)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