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

張日山,我們三生三世倒鬥十里啊

【三生三世之二】

張日山,我要三生三世十里桃林啊


這一世的繆斯是《全世界誰傾聽你》
好像嚴重爆字數了😂
------------------------------------------------
從你的全世界路過
把全盛的我都活過
請往前走,不必回頭
在終點等你的人會是我
……

看著長沙城被那熊熊大火吞噬,張副官有些無力,這是他們奮力保衛的長沙,這是他遇見八爺的長沙,充滿了他和八爺很多過往和回憶的長沙,現在卻一把火化作焦土,內心很不是滋味。

不過還好,在大火蔓延之前你就離開了,哪怕這輩子再也見不到你,只要你能好好活著就好。張副官想到這,多少有些安慰。

張副官回頭看了一眼那把黑夜都映得通明的長沙城,帶著內心的不捨頭也不回的走了。

此番跟佛爺到前線去,只怕是再也沒機會見到八爺了!想著想著八爺那可愛的笑臉又在眼前浮現,張副官臉上露出一抹甜蜜的微笑。

能認識你,真好!

就在張副官還沉浸在那醉人的笑顏裡的時候,突然看見一個人正跌跌撞撞地迎面跑來,雖然逆著光看得不是很清楚,但是張副官還是一眼就認出了他。

自己不是安排了親兵把他送走了嗎?親兵回來報告說親眼看著八爺上了船才回來的,可是現在卻見他的夥計狼狽地來找自己,那他人呢,張副官看著小滿越來越近卻感覺始終無法到自己面前一樣,當下更加焦急,於是快速跑上去迎小滿。

小滿一看張副官來迎自己,噗通一下就跪在張副官面前,邊嚎邊求張副官救八爺。

張副官一聽就更急了“到底怎麼回事,八爺呢,我不是派親兵把你們送走了嗎?你怎麼在這?八爺他現在在哪,遇到什麼危險了?”

張副官一連串的問題更是弄得小滿泣不成聲,最後心急如焚的張副官還是威脅他說再哭就一槍斃了,小滿這才嚇得收住了哭聲,抽泣著說,“我們剛上船就聽見船上有人說長沙城要被燒了,不便宜小日本。然……然後……爺,爺他就說你有危險,他就回來找你。”

“那八爺人呢?怎麼只有你一個人?”張副官吼道。

小滿被嚇了一跳,可事關八爺,他還是哆嗦著繼續說到,“爺,爺他一個人進長沙城找你了,說讓小滿在城外接應你們,可是……可是……”

“可是什麼,你快說啊!”張副官覺得自己要瘋了,八爺他,一個人在火海裡……

“可是,都兩個時辰了八爺還沒回來……”說到這小滿又嚎了起來,後面說什麼也聽不清楚。

“我去找八爺,你在這等著別亂跑”張副官強迫自己冷靜一點,可是冷靜不了啊,於是接著快速說到“如果兩個時辰之後我和八爺還沒回來,你就別等了,帶著盤纏逃命去吧!”

張副官交代完就跟佛爺說明了情況然後就衝進了紅色的長沙城裡。

雖是寒冬臘月,可張副官卻是滿頭大汗,周圍的熊熊大火比那三伏天還熱,可張副官又覺得好像是掉進了冰窖裡一樣讓人冷得瑟瑟發抖。

他快速的往香堂跑去,這一路上他和八爺的過往就像是西洋人的電影一樣,連同著那火焰映在他的眼裡,同時也在灼著他的心。

他一邊跑著一邊祈禱八爺千萬不要出事,而從不信命的張家人,卻開始向上天祈禱,如果可以,他願意用自己的命換得八爺一生平安。

張副官的腳程很快,可去往香堂的路他卻感覺走了一個世紀那麼漫長。

這時八爺那清亮的聲音又開始在耳邊迴蕩。

“張副官,你說的這是什麼話……”

看著被氣得炸毛地指著自己的八爺,張副官心情好極了,用手推了推軍帽,瞇著桃花眼笑著說到,“佛爺交代,算命的要是敢踏出車站一步”停頓了一下又繼續說到,“就一槍斃了!”

想起那個時候張副官的嘴不禁勾起了一個弧度。

是啊,他不記得那算命先生是什麼住進自己心裡的,他只知道那是在他在火車站嚇唬他之前很久的事了。他也不知道那算命先生是怎麼住進自己心裡的,他只知道突然有一天一聽見八爺兩個字他就會格外留心,或許是那清澈的眸把自己吸進去了罷!

可是那個時候他不敢讓別人知道,更不敢向八爺表明心跡,他是一人撐起一門的九門上位的爺,自己卻是一個小小的副官。他們之間好像有一道永遠無法跨越的鴻溝,於是他就把這份心思埋在了心底,想著只要能在身邊默默地保護他,守護好這個笑容便好。

那時候他突然覺得自己的人生不一樣了。

後來他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老聽見八爺喊自己呆瓜,他撇著嘴,可心裡卻是早就樂開了花,那是八爺喊的,只喊他一個人,也只有八爺一個人喊。

那會兒因為神秘火車的事,他們經常一起下礦山,可是回來之後佛爺卻昏迷不醒,為了避開陸建勛和陳皮,夫人帶著佛爺離開長沙城治病去了。

他和八爺處理好長沙城的事之後就出城去找佛爺。

“這半路上我要是走不動了,你才好有力氣被我呀!”

“那是當然,佛爺不在,我肯定要替他好好照顧你呀!”

“哎,呆瓜,我……我剛剛看見他們拔刀了,怎……怎麼辦啊?”

“哎呀,副官,我走不動了!”

“哎呀,走不動了,靠會兒……”

“你著什麼急啊,反正我們已經知道佛爺他們在哪了……”

……

在白喬寨那段時間雖然擔心佛爺,可卻是張副官最開心的日子,沒有人打擾他和八爺,八爺累了他就背著,晚上就讓八爺枕在自己腿上,還給八爺打蚊子換幹草,那哼哼唧唧的小奶音的呼嚕聲真是太可愛了。

後來佛爺病好了,他們一起又回到了長沙城。

突然有一天,他發現八爺看自己的眼神很溫柔,他的心像小鹿般亂撞。難道,八爺對自己也……

他不敢露出過多的喜悅,怕是自己想多了,可是內心激動不已,還是咧出一口大兔牙對著八爺傻兮兮地笑。八爺也看著他笑,兩人就這麼直勾勾地看著對方。

他就是再呆也能明白八爺的意思了,於是他小心翼翼地抓起八爺的手,八爺沒有掙開。

那一刻張副官覺得自己幸福得有些眩暈,也沒多想,拉著八爺就往街上跑,八爺也不躲,就跟著他跑。他不知道跑了多久,看八爺跑不動了便停了下來。自己一臉心疼,八爺卻是氣喘吁吁卻又溫柔地看著自己。

他再也克制不住了,一把把八爺摟在懷裡,八爺就那麼乖乖地靠在他懷裡。

張副官覺得自己真是全天下最幸福的人了。

後來他帶八爺吃了好多好吃的。

從那以後他一有空便往香堂跑,一起看雲卷雲舒,一起看花開花落,日子就這麼一天天過著。

而他們卻從沒對對方說過喜歡,最親密的也不過是在那宛如天上撒下的一紡紗般的月光下,抱著八爺。

在這亂世,能得八爺的的心思,他已經很滿足了。他不敢對八爺說什麼,就怕自己的承諾成了八爺的負荷。如果有一天戰火燒到長沙,也能讓八爺不會因自己而折在這裡。

他對八爺說過最動聽的話,就是,八爺,你放心吧,我一定會保你平安!

可是現在呢,自己卻食言了!

他心煩意亂地又加快了腳步,香堂怎麼還沒到呢,八爺一定要等我啊。

在漫長的煎熬之後,他終於趕到香堂了。

到達之前還可以祈禱不要有事,可是現在他還要怎麼騙自己,離城中心不遠的香堂已經被火蛇吞噬了。

張副官愣住了,他真的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前幾天明明自己跟八爺說讓他離開長沙的時候,那人並沒有表現出不悅啊,而是溫柔的答應了。

白天他讓親兵送他,那人也如同往日一般波瀾不驚。他之所以不去送八爺,就是因為捨不得,捨不得他離開自己,捨不得他忍受異鄉之苦。可是他沒辦法,八爺必須送走,因為戰火已經燒到長沙了。

八爺離開之前,他只說了一句“珍重!”因為他怕自己馬革裹尸讓八爺孤苦伶仃,所以沒有任何諾言,如果自己真回不來了,那就讓八爺再找一個對他好的人,自己下輩子再去尋他。

張副官想都沒想就往香堂裡沖,這院子不大,可是卻好像永遠都到不了盡頭一樣,濃烈的火煙熏得他睜不開眼睛,可他還是堅持著尋找八爺的身影,一邊走一邊喊著八爺,希望八爺能回應他,可是每喊一聲八爺,回應他的都只是大火吞噬房屋的嗶嗶啵啵。

終於在一間房間裡看到了八爺,看著躺在地上的八爺,他的腳像是灌了鉛一樣,他不敢往前走,怕會是他不能承受的結果。

但最終他還是慢慢地走了過去,看著心尖上的人在自己懷裡漸漸變涼,張副官卻一滴眼淚都沒有,自己最愛的人走了,他卻吝嗇得一滴眼淚都不給。

就是因為害怕這樣的結局,他才從沒告訴過他自己有多愛他。張副官抱著那算命先生,把頭埋在他的胸口,呢喃著,“八爺,我愛你!”

聲音很小,好像生怕太大聲會把睡著的人兒給吵醒。

他不知道八爺從沒說過喜歡他,就是怕那聲喜歡變成了枷鎖,讓他在戰場上分神,只要這樣能天天看著他還活蹦亂跳的就好,八爺如是想。

所以在他說讓八爺去歐羅巴的時候,八爺很快就答應了,就是不想讓他太過牽掛自己而分心。可是槍炮無眼,又怕真的再也見不到這呆瓜,所以八爺在離開之前才會對他說,“呆瓜,我在歐羅巴等你,等你打了勝仗,趕走了小日本,記得來接我回家!”

從前,他問過八爺,想過什麼樣的日子。

八爺說,沒有強敵侵略國家,他要和他一起走遍名山大川,訪遍各大古墓!

他說,有呆瓜在,他就不怕,他要平遍天下兇墳,只願國泰民安。

長沙城的這場大火燒了整整三天三夜。那晚,有人看見一個軍裝少年奮不顧身地衝進了火海裡,再也沒有出來……

多希望你就是最後的人
但年輪和青春不忍相認
一盞燈一座城找一人
一路的顛沛流離
從你的全世界路過
把全盛的愛都活過
我始終沒說,不增加你負荷
最後等你的人會是我

评论(16)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