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

月上柳梢頭 【二】

電梯:【一】



嘴嘴的现任和初恋,如果是你你选谁


大家都不太喜歡這個故事啊😂算了,自己寫著玩吧

啊啊啊,如風太可愛了,那如果嘴嘴和丁卯分手了,我是不是就可以讓丁卯和如風在一起了😌

齊炎生覺得既然要放下,那這婚禮也不去了,省得見了人家新人甜甜蜜蜜的鬧心。反正都是要相忘於江湖的,這人情往來什麼的也都省了吧。

可他沒想到的是他不去見張日山,人家就找來了,就像是他高中寫作文時說的,山不過來,我就過去。

見到張日山是在婚禮後的一個月,那天下午他正在辦公室研究一個策劃案,聽到有人開門進來還以為是解九呢,因為助理和下屬們是不敢這麼直接進來的。

齊炎生雖然平時很隨和,總是一副溫文爾雅的樣子,可是工作起來卻是極其認真專注,非常不喜歡別人打擾他。

“解九,你來的正好,快過來幫我看看這裡……”齊炎生頭也沒抬,就招呼著人。

“好啊,看哪呢?”

聽到聲音的齊小八被嚇了一跳,抬頭一看,只見那人已經走到自己身邊了。

“怎麼,我很嚇人?”看著眼前這人在這十年間早已褪去了當年的青澀,不變的是依舊那麼好看。白嫩嫩的臉頰上嵌著一個酒窩,圓圓的杏仁眼波光瀲滟,一副圓形的玳瑁眼鏡襯得整個人更圓了,真是越看越好看。只不過眉眼之間平添了一份儒雅,但是不管過多少年不論怎麼變,他還是他的小八。只是這麼大個人了,那副吃驚時候的樣子真是一點沒變,還是微微張著嘴睜大了圓溜溜的杏仁眼,想想張日山就覺得好笑。

“不……不是……你……你怎麼會在這?”

“怎麼,見到我高興的連話都說不利索了!”多年不見,張日山此刻只想緊緊地抱著他,但是眼前這人當年一句話都沒留下就走了,人間蒸發似的讓自己找不到,偷走了自己十年的光陰,整整十年。一想到這張日山就恨,他恨齊小八居然忍心扔下他,也恨齊小八都沒讓他知道自己到底哪做錯了,恨他連一個解釋的機會都不給自己,他有太多太多的思念太多太多的疑惑還有太多太多的恨,於是他就故意調笑齊小八。

“你沒聽過久旱逢甘露,他鄉遇故知麼?在這國外,中國人都是老鄉,更何況我們還是高中同學,見到老同學我當然高興了!”

齊小八這人待人一向溫和,所以此刻他還是一臉微笑的跟他說著話。

看著齊小八還是那副波瀾不驚的樣子,張日山心裡五味雜陳,難道他早就忘記那些時光了嗎,自己的出現真的不能再在他心裡激起一點點漣漪了嗎?

張日山不甘心,這十年來自己每天都在想著他,午夜夢迴時都是那些青蔥歲月。他怎麼就能這麼輕易地放下自己了呢,他絕對不允許,無論如何他都要重新佔據齊小八的心。

張日山怕自己失控,不管怎麼樣他都不想對齊小八發火,於是冷笑了一下:“那……你就是這麼招待老同學的?沒有一杯茶一張椅子!”

齊小八不想張日山在他工作的地方多逗留,於是跟助理交代完工作之後就帶張日山去了附近的一家咖啡屋。

張日山一路過來都沒說話,剛在咖啡屋坐下就迫不及待地質問齊小八,“上個月你怎麼沒回來?”

齊小八點好咖啡之後便讓張日山點,張日山對服務員說了一句“他喝什麼我喝什麼”,看著一臉懵逼的碧眼金髮服務員,齊小八只能用英文告訴服務員來兩杯一樣的。

“忘了!”服務員走了,齊小八才漫不經心地說到。

“什麼?忘了!”張日山一個激動沒控制住,咖啡廳裡所有人的目光都被那很大聲的中國話吸引了過來。

“你幹什麼,小點聲!”齊小八窘迫地跟大家道歉,然後壓低聲音跟張日山說到。

齊小八看著張日山那氣呼呼的樣子,自己也很生氣,明明那麼多年沒聯繫了,幹嘛結婚了還要來自己面前秀一波恩愛。

“婚禮前兩天我給你打過電話的,你現在跟我說忘了?你知不知道我等了你一整天啊!”

“我真的是忘了嘛,太忙了,我要記得就算趕不回來肯定也得給你份子錢不是!”你結婚那麼多人參加婚禮,等我幹嘛,齊小八覺得張日山就會誆他,於是也就隨意扯著謊敷衍著。

“好,那我的份子錢呢?”張日山把手伸到齊小八面前。

這人怎麼那麼無恥呢,齊小八很無語,掏出錢包甩了一個鋼镚給他,“給!”

張日山拿起手心裡的鋼镚,50便士。

齊小八這才想起問張日山怎麼在這,“你們這是來英國度蜜月?那份子錢我已經給了,新娘呢,你們兩口子總要請我吃頓飯吧,我這份子錢不能白給啊!”

不說這事還好,一提結婚的事張日山就火冒三丈,“你不回來,老子他媽的結個毛線婚啊!”

張日山又沒控制住,把剛走過來的服務員嚇了一大跳,差點沒把咖啡灑了。

齊小八趕緊的跟人道歉,也沒仔細去想張日山的話,端起咖啡喝了一口,突然感覺有人過來摟著自己,齊小八一抬頭,他怎麼來了。

看著張日山快要吃人的眼神,齊小八打了個哆嗦,趕緊跟那人介紹“噢,這是我高中同學,張日山,跟他妻子來度蜜月的!”

還沒等齊小八給張日山介紹呢,那人倒是很紳士地伸出手來“你好,日山,我叫丁卯,是炎生的男朋友!”

“丁某?”張日山一臉莫測,這人的名字也太奇怪了。

“不是丁某,是丁卯!甲乙丙丁,子丑寅卯,丁卯!”那人笑著解釋道。

评论(11)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