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

折得一枝楊柳【一發完】

清明祭

清明都要祭拜一下列祖列宗,嘴嘴當然也不例外了。

列祖列宗保佑我們噢!保佑我考試順利啊(磕三個頭)

相遇的這個場景是不是很熟悉啊,對的,就是銀桑和登勢婆婆啦,那個場景每每想起來都讓我感動不已……

保護你,是我的信念
----------------------------------



又是一年清明日,暖風熏,燕呢喃。

這天齊鐵嘴起了個早,給祖師爺上了柱香,用過早膳就喚小滿準備出門。

今天是清明節,齊鐵嘴要去掃墓。早些年齊老爺齊夫人就去了,家裡只剩下齊鐵嘴一人。那年他還不滿十五,小小一人撐起齊家。

成了當家人,齊鐵嘴把悲傷都藏在了心裡,硬是沒落一滴淚。把齊老爺和齊夫人安葬好之後,齊鐵嘴遣散了家裡的下人,只剩下小滿一人伺候著。

這麼多年都是主僕兩人守著這齊家堂口,慢慢的也養成了齊鐵嘴那通透的性子,再加上齊鐵嘴生得唇紅齒白,明眸善睞,看上去就是那謫仙人一般。

主僕兩人剛走到門口就遇到東街的趙嬸。本來清明這天堂口不開張那是整個長沙城都知道的事,所以一般有事的都會錯開這一天,可這趙嬸的小孫子打從昨兒個半夜開始就一直沒來由的啼哭,這一家子也是沒了辦法,只能來求齊八爺發發慈悲,去給看上一看。

齊鐵嘴生性善良,一聽這樣,便掐指一算,方知是那小孫子衝撞了什麼東西。

於是就讓小滿替他跟趙嬸走上一趟。跟小滿交代了一會兒該怎麼做,然後便一個人掃墓去了。

“哎,爺,等等……”

剛走出沒兩步就聽見小滿喊他,停下來一回頭,只見小滿拿著一把油紙傘正向他跑來。

“爺,帶上傘吧,一會兒啊准要下雨……”

“嗯,你快去吧,別讓趙嬸等急了!”

齊鐵嘴接過油紙傘就往齊家祖墳去了。

草長鶯飛,春光旖旎,小時候每年這個時候他都會跟父母一起來祭拜祖先,可是現在卻是他一個人來了。

想想不禁有些傷感,上天似乎感受到了齊鐵嘴的傷心之處,替他流了他不曾流過的淚。

春雨淅淅瀝瀝的下了起來,齊鐵嘴趕緊撐起傘,不然香火紙錢打濕了,一會兒可就沒法燒了。

這把油紙傘打從齊鐵嘴記事起就有了,據說是齊老爺和齊夫人成親時候買的。

齊鐵嘴特別寶貝這把傘,只有每年來掃墓的時候才會拿出來用。帶著對父母的懷念,齊鐵嘴撐著傘,小心地在青石板上走著,沒一會兒就到了。

齊鐵嘴在兩座緊緊挨著的墳前,把籃子放在跟前不讓它被雨水淋濕。一隻手撐著傘,一隻手把供果點心從籃子裡拿出來,輕輕地放在墳前。

“父親,母親,孩兒來看你們了!”時光荏苒,想想這已經是第九個年頭了。

“喂,你那吃的,能給我一點嗎?我快餓死了……”一個略帶著虛弱的聲音把齊鐵嘴從憂傷裡拉了回來。

他愣了一下,輕輕一笑,回答到“這不是我的,是我父親母親的,你要想吃,問他們吧!”

“哦,好啊!”

齊鐵嘴蹲在原地,只見從旁邊伸出一隻手來,快速地拿起一盤點心吃了起來。

“喂,你問我們父母,他們怎麼說啊?”

那人想是真餓急了,含混不清地說到“你傻啊,死人怎麼會說話!”聽這聲音就知道嘴裡正塞滿了東西,也是,要不是餓急了誰會吃給死人的東西。

這世道不太平啊,要想好好活下去是一件多麼不容易的事啊,所以齊鐵嘴也不惱,就讓他吃。

“你慢慢吃,我走了!”齊鐵嘴剛要起身就聽見那人喊他“哎,你等等!”

齊鐵嘴站起來,看見墳後面走出一個少年郎,仔細一瞧吧,這少年還真是生得一副好皮相,嚴肅的臉上還帶著幾分稚氣,眼裡卻是與這個年齡頗為不符的冷漠,渾身髒兮兮的。整個人都被雨水打濕了,几縷頭髮被雨水凝集在了一起,就那麼隨意地搭在額前,看來是吃了不少苦啊!

齊鐵嘴也不說話,就站那看著那少年。

“我叫張日山,我吃了你父母的供品,以後就由我來替他們保護你!”

齊鐵嘴愣了一下,這少年真是有意思。

“你自己都快餓死了,怎麼保護我?”說完齊鐵嘴轉身就走了。

卻只聽那少年說到“我就是拼了命也會保護好你的!”

“哦?”齊鐵嘴回過頭來看著少年,半晌才說“我叫齊鐵嘴!”

那少年依舊是那冷漠的表情,眼裡卻是帶著些許溫柔,走過來拿過齊鐵嘴手裡的籃子,接過那把油紙傘。兩人撐著一把傘,在春雨裡慢慢消失……

無巧不成書,第二天張啟山有事來堂口,齊鐵嘴才知道,張日山就是張啟山張大佛爺的族弟,因家裡遭了變故從東北來長沙投奔張啟山的。

張家人本不信命,自他聽說東北老家遭了變故起,就料到張日山肯定會來投奔他的。他是知道張日山的本事的,所以也不擔心,就派了幾個親兵沿途去接應張日山,可這派出去好幾撥親兵,回來都說沒有張日山的消息。

張啟山急了,這才趕緊來找齊鐵嘴幫忙,看他能不能算出張日山在哪。誰成想自家弟弟居然還被老八給撿了回來。

聽說了張日山從東北來到長沙和被老八撿回來的過程,張啟山真是既高興又心疼,謝過齊鐵嘴之後就要帶張日山回去。

可張日山卻不走。

“哥,我要在這!”

咳,這熊孩子怎麼回事,張啟山一臉莫測,你來投奔你哥我,那現在開始就是我的副官了,長沙佈防官的副官住在齊家堂口算是怎麼回事!

“哥,我說過要保護他一輩子的!”

“哎,不用不用,既然你是來找佛爺的,那你就跟他回去吧!”

“張家人一言九鼎!”張日山眼裡含著堅定,張啟山知道張家人個個都是信守承諾的,於是就答應張日山,允許他晚上回堂口來住,張日山這才跟齊鐵嘴告辭跟張啟山走。

走的時候,張日山還一臉認真的跟齊鐵嘴說晚上等他回來吃飯。

那樣子像極了跟小媳婦兒話別的丈夫,讓張啟山和齊鐵嘴哭笑不得。

張家人果然一言九鼎,張日山不止一直保護著齊鐵嘴,還給了齊鐵嘴一個家,從此不再是殘陽與他立黃昏、無人問他粥可溫。

直到後來抗日戰爭爆發,在前線的張日山也沒有忘記過自己的承諾。

支撐著他在槍林彈雨中活下去的信念就是八爺還在歐羅巴等他,他不能死,死了就不能保護他了!

齊鐵嘴在歐羅巴,一直等到1945年日本宣佈無條件投降,呆瓜還是沒有來找他,然後又等了四年,新中國都成立了。

“呆瓜?”齊鐵嘴有些不敢相信,因為太久了,過去的每一天自己都在門口等他,可是每天都不見那人來,日復一日年復一年,齊鐵嘴都開始有些動搖了,想給那人算上一掛,看看他是不是真的能來找自己。

可是他不敢,怕算出來是他不能承受的結果,於是帶著希望每天都會在門口等上一會兒。

而當人真的出現的時候,齊鐵嘴反而有些不敢相信了,先是抗日戰爭,然後又是內戰。戰爭的殘酷和慘烈他是知道的,他從報紙上都看到了,他怕這只是一個夢。

“八爺,我回來了,我說過我會保護你一輩子的,少一天一個時辰都不算,少了的這幾年就讓我用下輩子補回來吧……”

當被人緊緊地抱住的那一刻,齊鐵嘴才真的相信,那人是真的回來了……

评论(10)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