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

第十一年 (二十二)

電梯:(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二十)  (二十一)

勞動節就是要勤勞,嘴嘴要離開張家人奔向新生活了

》》》》》》

當齊小八開開心心地收拾好自己的行李準備搬去教師公寓的時候,他發現好像有什麼不對勁。恩,如果張日山的車里塞滿了兩人的行李,還剩一部分也已經在客廳等著下一趟搬過去算正常的話,一切都沒有什麼不對勁!

齊小八一臉疑惑的看著張日山“呆瓜,我……我要搬家,你把你的東西也收了幹嘛?”

“我媳婦兒住哪,我住哪!”

“你……你,你怎麼說話不算數呢……”

“哪不算數了,我答應你不住這,可沒說你要自己住啊!”張日山邪魅一笑,看著那一臉委屈的齊小八,心情簡直不要太好!摟過人來親一下才笑道“好了,八爺,走吧!”齊小八滿腹委屈,無力吐槽,任由那祖宗牽著自己往外走!

齊小八還是挺感動的,房子的裝修特別合他的心意,可見這呆瓜花了多少心思。

好像換個地方真的能換個心情,最近齊小八心情好了很多,身體也漸漸有了起色,張日山心情好極了。

日子就那麼一天天地過著,有時候齊小八覺得就這樣挺好的,每天下班都能看見萬家燈火中有一扇窗戶裡透著溫和的燈光,那是自己的家,自己的歸屬!

可是有時候午夜夢迴,他卻總是會想到曾經張啟山從後面抱著他,把頭靠在他的肩膀上,告訴他有他的地方才是他張啟山的家,告訴他畢業了之後就買房子,在這陌生的城市裡有那麼一扇亮著的窗戶是屬於他們的,告訴他有一天要讓全世界都知道他是張啟山的。

可是現在從後面緊緊抱著他的人卻是張日山,給了他這一切的是張日山!這時候齊小八心裡總是溫暖和痛苦交織在一起,溫暖的是還是有人給了自己這一切,痛苦的是那個人卻不是張啟山!這種感覺就像是冰與火同時在他的心裡遊竄,讓他痛不欲生!

一天下午齊小八正在家裡備課,就接到張日山的電話,告訴他晚上有應酬,可能會晚點回來,讓他早點休息。

晚上十點多的時候,齊小八洗好澡準備睡覺就聽見門鈴響了。這呆瓜肯定喝多了,不然怎麼會醉得都不會開門了,齊小八邊嘮叨邊去開門。

門一打開齊小八也不抬頭就數落到“呆瓜,你喝了多少酒啊?都喝傻了!”

“沒喝多少!”

“佛爺?”發現聲音不對的齊小八趕緊抬頭,一臉驚訝地看著門口的人。

“怎麼,我很嚇人?”張啟山對他的反應有點不悅。

“不,不是,佛爺……這麼晚了,你怎麼來了?”齊小八可不想在這個點和他共處一室。

“怎麼,不想讓我來?”張啟山說著就推開門進屋了。

“不,不是,這麼晚了佛爺您有什麼事啊?”齊小八關上門跟在張啟山身後,低頭想著他怎麼會知道自己在這的。

張啟山坐在沙發上,好像是看穿了他在想什麼,“我弟弟的房子我怎麼會不知道在哪,家裡一問就行了!”

見齊小八站在那不過來也不說話,就挪了一下拍了拍身邊的沙發,“過來啊,站著幹嘛,快過來!”

齊小八剛走過去就被張啟山一把拉住坐在他旁邊,整個人都被張啟山環住。

“佛……佛爺,老八給你去倒杯水”說著齊小八就起身去廚房,張啟山坐在沙發上看著齊小八端著一杯水從廚房出來,儼然一副賢內助的樣子。

張啟山瞇了瞇眼睛,他的老八還是那麼好看,白皙的皮膚被妃色的睡衣襯得更是風情萬種!

“佛爺,請喝水……”

見齊小八把水放在自己前面的茶几上然後快速地坐到了對面的沙發上,張啟山皺了一下那好看的劍眉。

“老八!”

“嗯?”齊小八緊張地坐在那裡,雙手不自覺地抓住了自己的睡衣。

這樣的齊小八讓張啟山有些心疼,原來那個在自己面前說個不停的老八怎麼會變成如今這副戰戰兢兢的樣子!

“你怕我!”張啟山感覺胸口有些悶。

“沒……沒有!”齊小八的手握得更緊了些。

“老八,過來,坐我身邊!”張啟山耐著性子說到,並拍拍身邊的沙發!

“佛……佛爺,這麼晚了,你……你有什麼事?”

“老八,回來,回到我身邊!”張啟山用一貫的命令語氣說到,而命令之中似乎夾雜著些乞求。

“佛爺,沒什麼事的你早點回去休息吧,工作也挺累的!”

“喔,還知道關心我累啊!”張啟山直勾勾地看著眼前人。

“佛爺,說笑了!”

“既然還在乎我,那就回來!”說著不由分說地抓住了他的手腕。

“佛爺,您的命格極好,將來可是要兒孫滿堂的!”齊小八想掙開張啟山,都這麼晚了,那呆瓜也快回來了,要是讓他看到准要生氣的。

“你是在拒絕我?”張啟山的怒火已經壓不住了,“為什麼?”張啟山憤怒地起身把齊小八按倒在沙發上。

评论(3)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