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

第十一年 (二十三)

電梯:(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二十)  (二十一)  (二十二)

勤勞如我😌

劇情狗血了😂

》》》》》》

齊小八只覺得一陣眩暈,等他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被張啟山壓住了!

“佛爺,你……你放開我!”齊小八掙扎著,卻是惹怒了張啟山。

“為什麼?為什麼要拒絕我,是因為張日山是不是?”張啟山胡亂地扯著他的衣服。

“佛爺,佛爺,不關呆瓜的……”一聲呆瓜徹底扯斷了張啟山的理智之弦,話還沒說完就被張啟山堵住了。

張啟山的舌頭長驅直入,一隻手把齊小八的雙手固定在齊小八的頭頂,另一隻手暴虐的扯開了他的睡衣。

齊小八說不出話來,只能發出嗚嗚聲,隨著布料撕碎的聲音,齊小八的眼淚順著那白淨的臉頰滑落,可是卻沒能讓張啟山停下來,他的淚水更加刺激了張啟山。

你就那麼不願意跟我嗎?就那麼想為張日山守身如玉嗎?這一念頭促使張啟山不顧齊小八的掙扎,在齊小八身上毫無章法地啃著,而齊小八的呼痛聲和求饒聲讓張啟山覺得聒噪,轉而又吻住了那人的唇,堵得他說不出話來,接著就扯掉了自己的領帶,剛解開兩顆釦子就聽到開門的聲音。

卻說張日山應酬到一半,一看快十點了,就溜到衛生間給齊小八打電話,想告訴他可能一時半會兒還走不了,讓他先睡,自己盡快趕回去。可連著打了兩個都沒人接,想是已經睡著了。

最近半夜經常打雷下雨,齊小八怕打雷,張日山不放心,就找了個藉口開溜了。

這一路上張日山一邊擔心著齊小八會不會踢被子,一邊為自己的機智點讚,想想一會兒就可以見著人了,不禁哼起了歌。

可是當他打開門的那一瞬間他愣住了,腳像是被釘在了地上,一步都挪不動。兩人的喘息聲和齊小八嘴被封住發出的嗚嗚聲,鑽進了耳朵里,像是一條冰冷的蛇鑽進了他的心裡,不停的翻攪著,一會兒又盤繞在心上,把他的心越箍越緊,直疼得他滿頭大汗,喘不過氣來。

往日那人在他身下也是發出這樣的嗚咽聲,聽得他心猿意馬,撩得他心癢難耐,可是現在卻是那麼刺耳。

聽到開門聲的張啟山終於停了下來。齊小八一看張日山回來了,也趕緊起身,想要向張日山走過去。

可是他看見張日山那憤怒的眼神,再看看自己,張日山送他的睡衣順著肩膀滑下,就那麼掛在胳膊上,還被張啟山給撕壞了。

他趕緊把睡衣穿好,卻再也不能邁出一步,千言萬語最終只是化作了日山兩個字。

張日山看見這一幕的時候簡直怒到了極點,再看看齊小八衣衫不整的,白皙的身上斑斑點點有一些紅印,又是心疼至極。

他本想過去揍他哥一頓的,可是卻聽見齊小八喊他,那聲日山就像是山澗一汪清泉,澆滅了部分怒火,幫他找回了些許理智。

他想,如果齊小八走過來那他就緊緊的抱住他,然後揍他哥一頓,把話說清楚,讓他不要再來纏著齊小八。

他期待著,可是齊小八只是說出了那兩個字之後,便再也沒了下文。

原來一直以來都是自己一廂情願,什麼白頭偕老,什麼歲歲常相見,原來他從來都沒有放下過他哥,自己不論等多久,做出多少努力,都只是個影子,永遠都不能讓那人多看一眼自己,只要他哥出現,那人就會毫不猶豫地回到他的身邊。

張日山突然覺得胸口疼得他窒息,又好像整個人都沒什麼感覺。一向聰明的他,此時卻不知道該說什麼做什麼,三個人就這樣站著,空氣安靜而尷尬。

齊小八還在想著要怎麼跟他解釋,只見張日山轉身離開了,出去的時候還把門輕輕帶上,就像平時出門上班那樣。

齊小八一下就慌了,來不及換衣服,到臥室隨手抓了一件外套披上就出去了。

張啟山也跟了上去,他抓住齊小八讓他先回去,張日山他來找。

齊小八甩開了張啟山,告訴他已經回不去了,讓張啟山放手,不要再來找他了,說完就找張日山去了。

留下張啟山一個人站在原地,原來不知不覺間他已經把他的老八弄丟了。

齊小八瘋狂的打電話,可是回應他的都只是那句語音“您所撥打的電話已關機,請稍後再撥……”

齊小八穿著拖鞋艱難的在路上小跑著,把他能找的地方都找了一遍。

呆瓜,你到底去哪了!

齊小八這才發現都要破曉了,也不知道自己找了多少地方,就是不見人,看來呆瓜是真的生氣了,故意躲著不讓自己找到的。

突然天上下起了雨,淅淅瀝瀝的。

齊小八就這樣慢慢的往回走。

齊小八回到家裡,打開門,一片漆黑,他還記得上次一個人待在這麼漆黑的屋子裡是張啟山和他分手的時候,那時還是呆瓜來陪他,他才覺得安心一些。

原來從那個時候起那呆瓜就一直陪著他,等他回過神的時候,那人早就滲入到他的生活裡了。

齊小八也不開燈,徑直走到臥室倒在床上。

他突然覺得好累……

评论(25)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