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

第十一年 (二十六)

電梯:(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二十)  (二十一)  (二十二)  (二十三)  (二十四)  (二十五)

欸?計算失誤,二爺還是沒有上場。

讓阿鴨看看我也可以很勤勞的好伐!

外面下著雨,不想起床,可我還要坐一個小時的地鐵去學琴,啊,起床,不然又要遲到了!

》》》》》》》

看著熙熙攘攘的人群,川流不息的車輛,張日山突然覺得迷失了方向,自己就像是那斷了線的風箏,不知該飄向何方。

而那根線就在齊小八的手裡,自己眼睜睜看著他將線剪短,卻無能為力。

感覺有人拍了拍自己,張日山欣喜若狂,可是當他轉過身,臉上的笑頓時僵住了。

“日山,你怎麼了?哪不舒服?”

“嫂子,你怎麼來了?不是讓你等著我麼?”

“我看你臉色不太好,又那麼久沒回來,有點擔心……”

“哦,沒事,我們回去吧!”

……

看著張日山接過女人手裡的包,兩人一起消失在人海中。齊小八說不上是什麼感受,或許,這樣才是最好的結局,他擁有完整的家庭,過著正常的生活,從此相忘於江湖。

張日山回到家裡,倒在床上,看著天花板,馬路對面的齊小八,一輛輛疾馳而過的車,齊小八的再次消失,一遍遍在腦海裡回放著。

喜悅和痛苦交織著,讓他痛不欲生。張日山煩躁地坐起來,看著墻上的一小塊照片墻,上面貼滿了他和齊小八的照片,有合照,有單人照。即使是單人照也是依著看著對方的角度照的,貼在一起,就是兩人深情對望。

記得當初他貼這些照片還被齊小八嘲笑幼稚,可看他貼得不亦樂乎,慢慢的齊小八也就習慣了,有時候還會幫著他一起貼。這時張日山就會笑嘻嘻的看著他,眼裡盡是濃情蜜意,而齊小八則是低著頭不說話,白皙的臉頰暈開一抹殷紅。

張日山最愛他那低頭一抹淺笑,於是放下手中的東西,走到齊小八後面,環著他,握著齊小八的手一起貼照片。

從最開始的一張,慢慢的增加到貼不下,上面滿滿的都是兩人的回憶。

張日山驀地起身,憤怒地把照片連著貼板撕了下來扔在地上,做完這個動作好像已經用盡了他所有的力氣,張日山脫力地坐在地上,就那麼靜靜地靠著床沿。

內心卻是洶湧澎湃,跌宕起伏。這一刻,張日山恨極了齊小八,為什麼他可以那麼輕易地放棄自己,拋棄一切人間蒸發。好不容易回來了,可偏偏只讓自己看上一眼又再次消失。

張日山最終還是沒有流淚,或許悲傷到極致的時候反而會格外的平靜,不流一滴淚。

良久,他撿起照片墻,擦了擦上面的灰,然後又粘了回去,果真齊小八不論放棄他推開他多少次,他還是忘不了放不下。

粘好之後,他從臥室到客廳,然後是衛生間,廚房,最後到了書房,他把這裡的每一間房間每一個角落都走了一遍,這裡曾經充滿了齊小八的氣息。

張日山在書桌前坐下,拿起那本手帳從第一頁翻開。那是齊小八離開之後他做的。每一頁都有齊小八的照片,上面還有一些精巧的小機關。

每當他想念齊小八無法入睡的時候,就會翻開這本手帳,有時候是一遍遍地看,有時候則是學著網上的方法繼續增加新的照片,上面還有很多他們一起的照片。張日山都已經不記得他翻過多少遍,本子都被翻得有些舊了!

或許面對齊小八他的心總是柔軟的,張日山的憤怒漸漸被思念取代。他用手指輕輕地摩挲著照片上那人的臉頰,今天在街上他就想衝過去緊緊地抱著他,然後好好看看他,再這樣輕撫他的臉頰。

他,怎麼會突然出現?張日山恍然大悟,他是回來找自己的麼,應該……是的吧。

那他再次消失,一定是誤會了什麼,那就說明他還在意自己。

張日山好像發現了新大陸,難以抑制內心的喜悅和激動。於是趕緊給解九打電話,齊小八和解九關係不一般,回來肯定會去找他。

解九半天不接電話,張日山抓起鑰匙直接去找他。

一路上張日山又緊張又激動,心都快跳到嗓子眼了。

現實總是很殘忍,當他找到解九的時候被告知齊小八已經走了,解九告訴他好好生活,以後不要再找齊小八了,這既是解九的意思,也是齊小八的意思。


评论(22)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