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

第十一年 (二十八)

電梯: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二十)  (二十一)  (二十二)  (二十三)  (二十四)  (二十五)  (二十六)  (二十七)

依舊是大家不喜歡系列😂來個操蛋的設定吧

》》》》》

這聊天啊,就像是玩拋球的遊戲一樣,一個人拋出去,另一個人得接著,然後再拋回來,力道和距離都得掌握好了,太高太低都不行,這樣才能繼續。

說是三人聊天,可齊小八根本不想接那球,人家問一句他禮貌性的回一句。二月紅怕冷落了人家,把這事搞砸了,回頭被齊媽媽怪罪。再者他著實覺得這姑娘挺好,長得漂亮又溫柔,能給齊小八幸福。於是很巧妙地接下話題,又加上一句,老八你說是不是。這樣既不會冷落了人又可以讓兩人繼續往下聊,二月紅在心裡默默給了自己三十二個讚。

等吃完飯,二月紅就要給兩人製造機會,“哎老八,你送丫頭姑娘回去吧,我還有事就不跟你們一起了,哎這時間還早,你們還可以去看電影,最近不是新出了一部電影叫什麼來著,很不錯啊!”

齊小八那眼刀能把二月紅活活刮死,二月紅當沒看見。

丫頭冰雪聰明,自然也看出了齊小八對她沒意思,也知趣,說自己回去就可以了,二月紅哪肯啊,於是把丫頭送回家之後,就夜審齊小八。

“老八,我說你到底是哪根筋搭錯了!你今天怎麼回事!”二月紅也知道感情的事兒不能勉強,可他總覺得還是應該嘗試著交往,不能老是把自己鎖在過去。

“沒怎麼啊就不合適唄!”

“不試試你怎麼知道不合適!”

“我覺得一個人挺好的,挺適合我的!”

“這兩個人啊總比一個人強,沒試過熱熱呼呼的日子,你怎麼知道不喜歡。”

齊小八給了他一個白眼。

“我告訴你,你可別橫啊,今天這事我說什麼都要告訴阿姨,看她怎麼收拾你,哦對,我現在就打電話。”二月紅剛拿起電話就被齊小八搶了過去。

“好啊,那你跟我過吧!走,夫君,咱們就寢吧!”還用戲腔說的,拉著二月紅就往臥室走,聽得二月紅雞皮疙瘩掉了一地。

兩人躺在一張床上,就像小時候那樣,有一搭沒一搭的說著話。沒過多久,齊小八就睡著了,二月紅給他掖了掖被子,也閉上眼睛睡覺。

過了一周,二月紅又替齊小八約了丫頭,三人吃飯看電影倒也挺和諧。

這樣過了幾周,齊小八還是不冷不熱的樣子,倒是二月紅和丫頭聊的很開心。

二月紅也急了,“老八你怎麼回事,我幫你約了人家那麼多次,你倒是主動一點啊,這麼好的姑娘,打著燈籠都找不著,你這要是給弄沒了你就哭去吧你,別老想著你那不靠譜的張日山,他們張家人啊,就是你的剋星!”

“喲,我看你兩有戲啊,喜歡人家你就自己去追啊,幹嘛每次都拉上我!”齊小八不樂意他提張日山,就把話頭扯到他身上。

“朋友妻不可欺,你想什麼呢,我對丫頭絕對沒有非分之想,要不要我發誓啊!”二月紅說著就要舉起右手發誓。

“好啊,那你發誓的時候麻煩你離我遠點,我可不想被雷劈死。”

兩人就那麼打打鬧鬧,仿佛又回到了小時候,齊小八覺得這樣真好,沒有張啟山,也沒有張日山,如果可以,他希望從沒認識過張家人。

和丫頭認識也有半年了,三人也早就熟絡了,齊小八和丫頭依舊是沒有進展,一天晚上,三人在二月紅家吃火鍋,吃著吃著,二月紅冷不丁來一句,“這火鍋都熱了,你兩還沒熱!”

齊小八和丫頭相視一笑,都不理他。

“你倆現在倒是有默契……”二月紅念叨著自己真是操碎了心。

丫頭笑著說,“二爺,你就別瞎操心了!”

“丫頭,做人可得講良心啊,我可真心盼著你倆好,怎麼就是瞎操心呢!你看看我們老八,一表人才,哪裡不好!”

“八爺很好,可是八爺心裡有人啊,二爺你就不要逼他了,我和八爺做朋友也很好啊!”

聽了丫頭一席話,二月紅和齊小八都愣住了,只不過各懷心思。

“二爺,你也不用奇怪,雖然從沒聽八爺提起過,但也能知道那個人對八爺來說是極其重要的!”

“哎,誰還沒個過去啊,你說是吧,丫頭,別的我不敢說,可老八這人性子可是極好的,以後他一定會好好待妳絕不會欺負你的,你別想多了啊!”

“二爺,你看,自從咱們認識起,八爺的那個吊墜就一直沒摘下來過。”

“啊?那能說什麼呀!”

“牛希濟詩云,新月曲如眉,未有團願意;紅豆不勘看,兩眼相思淚;終日劈桃瓤,仁兒在心裡;兩耳隔墻花,早晚成連理。”

不用丫頭解釋,二月紅也知道是什麼意思了,齊小八一直帶著的吊墜是張日山送他的。一個桃子,旁邊雕了一小把劍,極其精緻。當初齊小八也只當是壽桃,可看旁邊的劍還嘲笑張日山是想要自己折壽,沒想到是這層意思,也真是虧了那呆瓜這樣的玲瓏心思,自己卻一直沒發現。

丫頭的一番話也點醒了齊小八,一向信奉天大地大吃飯最大的齊小八放下筷子就要走。

“這麼晚了你去哪啊?”二月紅一把拉住他。

“回國!”

二月紅知道,這是勸不了了,只能開車把他送到機場。

“到那一定要記得給我打電話知道嗎?”

“嗯嗯!”

齊小八跟二月紅和丫頭揮揮手,轉身就走了!

评论(9)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