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

第十一年 (二十九)

電梯:(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二十)   (二十一)   (二十二)   (二十三)  (二十四)  (二十五)   (二十六)   (二十七)   (二十八)

依舊是忙到死,練琴都是晚上十點了才有時間。都沒時間改了,實在是對不起各位支持我的寶寶們了,好在快完結了,我自己都覺得好突然😂

》》》》》》

二月紅和丫頭都很擔心齊小八,可看他不願再提,也不好再問。

後來,也沒聽齊小八提過這事兒,一次都沒有,只是他的脖子上換了一塊八卦紅髓兒玉墜。二月紅和丫頭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也只道他真是要放下過去,重新開始,自然也替他高興。

齊小八不知道二月紅和丫頭發生了什麼,只知道他回來的時候兩人已經在一起了,他自然也是真心祝福他們。

時光荏苒,轉眼一年過去了,二月紅和丫頭要結婚了。

“老八,那麼多年的兄弟你居然不給我當伴郎,真不夠意思!明天可得早點來啊!”一向溫潤如玉的二月紅面對齊小八總是會脫線,在電話那頭念叨著。

“知道了,我這又不是故意的,三娘最近比較忙,我得在家帶孩子,明天三娘會早點收工,我們一起過來。”

婚禮上,齊小八祝福著一對新人,這樣的場景充滿了喜慶,卻也有意無意的撕扯著他的傷口,那些被他塵封的人和事總是躍躍欲試,想要衝破藩籬跳出來。

狗血八點檔總會有這樣的橋段,盛大的婚禮,幸福的新人,在即將禮成的時候,門口就會出現一個身影,然後帶著新娘走了。

都說藝術源於生活,門口果真出現了一個人,徑直走到最前面,所有人都在竊竊私語,想象著接下來發生的劇情。

可大家還是沒有看到電視裡的一幕,婚禮也在順利的進行著,因為他帶走的不是新娘,也不是新郎,只是眾多客人裡的一個。

齊小八不想影響婚禮,跟著他走到外面才掙開他的手。

張日山想去抱他,親吻他,陡然發現齊小八懷裡抱著一個小孩,非常可愛,可張日山一點兒也不喜歡,小團子揮著肉嘟嘟的小手,話也說不清楚,只是單音節地喊著爸……爸。

心中的千言萬語頓時被堵住,一個字也說不出來,心裡鈍鈍的疼。

“老八,你怎麼出來了,我去趟洗手間回來就不見你們!”

只見一個風姿綽綽的女子迎面走來,張日山在心裡猜測著兩人的關係,心跳快得他都想拿手按住它,其實再明顯不過的關係,只是張日山不願意承認罷了。

“我剛好遇到以前的一個小師弟,就來敘敘舊,沒來得及跟你說,別生氣別生氣啊!”齊小八露出那討巧的笑容哄著那個女人,這樣的笑讓人如沐春風,每次都醉得張日山心神蕩漾,但此刻卻是如此刺眼。

“哦,小師弟啊,站著幹嘛,一起進去吧,新人都要敬酒了!”

吃完飯,齊小八問張日山是來出差嗎,住哪個酒店,說可以開車送他過去。

因著女人和小孩的關係,張日山不敢貿然去齊小八家裡借宿,只能如實相告,說是走得急,還沒訂酒店呢。齊小八對著女人說,“錦惜,我先送你們娘兒兩回家,再陪小師弟去找酒店吧!”

在找酒店的路上,誰也沒開口。

齊小八送張日山到房間門口,就跟他告別,“你早點休息吧,我先回去了!”

誰知剛一轉身,就被張日山拉進了房間,一下抵在門上。

黑暗中,齊小八還沒來得及反抗,就被張日山封住了嘴,那吻霸道而溫柔。

良久,張日山才放開齊小八,把人緊緊擁在懷裡。此刻,他什麼都不想去想,那個孩子,那個女人,他們的關係。他就這樣抱著他,語無倫次的訴著衷情。

齊小八的話卻瞬間澆滅了他的喜悅。

“日山,別這樣,我該回去了!”

張日山放開他,輕輕地問到,“你是要去找剛剛那個女人麼?”

齊小八不說話,張日山繼續說到,“終於肯叫我一聲日山而不是小師弟了?你怎麼就這樣輕易地放棄我,你知不知道這兩年我是怎麼過來的,沒有你的日子,你知道有多難熬嗎?你就這樣走了,一年前見到你我多麼的開心,可是,可是一轉眼你又走了……你知道我費了多大的力才找到這的嗎?”張日山訴說著自己的思念和委屈,說著說著,那些偽裝的堅強再也撐不住了。

委屈並著淚水決堤。

“日山,別哭,怎麼越活越回去了呢!”

齊小八溫柔地給他拭去淚水。擦著擦著就擦到了床上。
(此處應有車,然而我寫不出來😂)

這兩年沒見,一下子被這狼崽子折騰狠了,齊小八醒來已經是中午了。

齊小八艱難地動了動胳膊,一夜歡愛,齊小八只覺全身酸疼,就像是被千軍萬馬踏過一遍。

“八爺,你醒啦,餓不餓,一會兒想吃什麼呀!”

齊小八這才發現張日山從背後抱著他,那溫柔的聲音,不用看也知道張日山現在肯定在笑,眼睛裡的蜜水兒都要溢出來了。


评论(70)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