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

那年花開正好.端午

還有人記得我有這個坑麼😂只寫了一章就開番外的我也真是夠了,這篇文的繆斯是西單女孩的《原點》

BGM:《原點》,搭配食用,效果更佳。

》》》》》

碧艾香草處處忙,家家戶戶慶端陽。

五月五日天晴明,可一向愛熱鬧的八爺卻窩在香堂裡,心裡拔涼拔涼的。

張副官知道八爺因為佛爺和尹新月的事兒,心裡不舒坦,於是特地跟佛爺告了假,帶上八爺最愛吃的粽子去香堂陪他。

九門八爺,心裡自然能裝得下事兒,心裡再不悅,人拿著東西來看自己,還是要和顏悅色地招待著。

可張副官卻是看著八爺強顏歡笑,心疼極了。

張副官剝了一個粽子,笑著遞給八爺,八爺接過來咬了一口,卻是食之無味。

張副官自己也剝了個粽子,吃得津津有味。他記起那年他才五歲,隨著爹爹從東北來到長沙,爹爹要議事,就讓他自己玩去。

小小的張日山乖巧極了,也不亂跑,還不等大人招呼,齊家哥哥就過來拉起他胖乎乎的小手,“小山,我帶你去玩!”

那天剛好是端午,齊家哥哥剝開一個粽子遞給他,晶瑩的糯米飄著竹葉清香,上面還有一顆棗子,齊家哥哥告訴他,這是棗粽,意味著“早中”,小孩子吃了以後要中狀元的。

小日山懵懵懂懂,只覺得齊家哥哥真漂亮,他給的粽子真好吃!

小日山貪嘴,粽子吃得急,齊家哥哥怕他噎著,給他倒了杯水,“小山,慢點兒吃,哥哥不跟你搶,一會兒要噎著的。”

張日山不記得他喝的是什麼,只記得齊家哥哥給的水也帶著一股子清香,好喝!

張副官正想得出神,卻是機械地咬著粽子。

“哎,真是個呆瓜,粽子哪能這麼吃,一會兒要噎著的。”八爺給他倒了一杯茶,張副官喝了一口,唇齒留香,他聽見八爺絮絮叨叨,“又沒人跟你搶,慢著點兒吃……”

八爺見張副官盯著杯子看,也不說話,好像要把杯子盯出個窟窿似的,以為自己太絮叨他生氣了,便閉上了嘴安靜吃粽子。

沒了聲音,張副官反倒回過神來,“八爺,你們長沙過端午都有些什麼習俗啊?”

“哦,這個端午呢,習俗可多了,賽龍舟,吃粽子,喝雄黃酒……”

齊鐵嘴一下打開了話匣子,看他說得眉飛色舞,張副官不禁露出了微笑。

說到雄黃酒,齊鐵嘴說是驅邪,非要拉著張副官一起喝。

齊鐵嘴本就酒量不好,再加上借酒澆愁愁更愁,兩杯酒下肚,白皙的面上染上了一抹緋紅,平日里壓著的失落和傷心也一併上了眉頭。

張副官看著也難受,扶他去床上休息。八爺一個趔趄,張副官怕他磕著趕緊護著,卻不想也被帶到了床上。

張副官不想乘人之危,更多是怕八爺醒來怪他,與他老死不相往來。可是心愛之人就在身下,呼出的氣息熱熱的,暈在他的耳邊,張副官抱著他,那人身上那淡淡的檀香,撩撥著張副官的理智之弦。

許是被壓著不舒服,八爺想要翻身,手一抬剛好搭在了張副官身上,這一下終於扯斷了那根弦……

第二天早上,八爺醒來時感覺全身酸疼,頭也疼,看來以後不能再喝酒了。

眼前的事物由模糊慢慢清晰,可眼前張日山那跟灌了蜜似的笑讓他發怵,他微微掀開被子看了一眼,兩人都跟去了殼的雞蛋一樣。他只記得兩人喝雄黃酒驅邪來著,後面的他就不記得了。

可眼前這幅光景,再加上身上的疼痛讓他隱約覺得昨晚肯定發生了什麼不好的事。

齊鐵嘴此刻只想找個地洞鑽進去,可不想張副官卻好死不死地湊過來偷了個香。

嚇得齊鐵嘴一下用被子把自己裹得跟個粽子似的,從被子裡傳出來悶悶的聲音。

“張……張副官,你,你還有,軍,軍務吧,可別,別讓佛,佛爺等急了。”

張日山心裡委屈,可又不想嚇壞了齊鐵嘴,知道齊鐵嘴需要時間。於是撿起散落在床邊的軍裝穿戴好,臨走時還告訴他忙完就來看他,話裡也是藏不住的喜悅。

聽見人走了,齊鐵嘴這才把腦袋探出來,他把枕頭墊在拔步床上,用頭不停地撞著枕頭,撞得拔步床直嚮。

後來,每當張日山去香堂,八爺都不在,他知道那人在躲著自己,可還是忍不住想要去見他一面。

又是一年端陽日,只是今年都沒了過節的喜慶,前方戰事更加吃緊,張日山被調到前線,馬上就走,他帶著八爺最愛吃的粽子來跟他告別。

張日山見八爺不在屋裡,只道那人還是不願見自己,放下東西轉身就走,心裡卻是不盡的悲涼。

誰知剛走到門口,剛好撞見那人進來,張副官一時不知道該怎麼辦,能見到人自然高興,可又怕那人生氣,反倒是沒了話。

“張副官,怎麼剛來就要走啊?”一見那人笑語盈盈,仿佛什麼都沒發生過,心裡更是堵得慌,原來這一年來都是自己想多了,人家壓根兒都沒把那事放在心上。

“咳,還站著幹嘛,快坐下啊!”齊鐵嘴拉著他坐下,張副官這才發現八爺手裡拿了剪刀和一縷線。

張副官看八爺把五彩線兒一撚一擰,剪刀一鉸,給自己纏在手腕上,看著八爺那麼認真,張副官心情自然也明亮了起來,仿佛又回到了五歲那年。

吃著粽子,小日山見齊家哥哥手腕上腳腕上脖子上都纏著五彩線兒,齊家哥哥有,小日山也想要。齊家哥哥就去找了線和剪刀來,笨手笨腳地也給小日山纏上。

小日山的五彩線兒鬆鬆的,要散不散的樣子,可是小日山卻喜歡極了。他記得回家洗澡,五彩線兒被取下來扔到河裡的時候,他哭了好久,任母親怎麼說都是要扔到河裡,才能把邪祟沖走他都不聽,他只知道那是齊家哥哥給的。

自己一直把他小心地放在心底,那人卻不記得自己了,也罷,此去前線還不一定能回來,沒有自己他只會過得更好。

“好了,這五彩線兒啊又叫續命線,可以驅邪祟的……當然比不上你們張家人的血好使了,嘿嘿……”

張日山一抬頭便看見那人甜美的笑顏,融化了自己的心。當初他隨堂哥來到長沙,雖然時隔多年,可他還是一眼就認出了他,那一刻他走過自己的身邊,再也沒能放下心中的思念。

只是,他已不記得自己了,滿眼滿心都是佛爺。

“八爺保重,日山告辭了!”

“我給你算過了,你呀,一定能打勝仗回來的,嘿嘿!”

張副官一聽,所有的柔情都藏不住了,轉身把人摟在懷裡緊緊抱住,只怕以後再也不能相見了,可他還是很高興八爺終於肯看自己一眼了,“八爺,你……”

他想說等他回來,可又怕自己回不來,耽誤了他。

齊鐵嘴輕輕拍了拍他的背,“去吧,我等你回來,給你慶功!”

……
……

敵軍的轟炸機就在頭頂盤旋,一顆炸彈扔下來,他條件反射地護住了佛爺,他倒在地上,五彩線兒斷了,八爺說那叫續命線,自己還是負了他。

一陣風捲過,五彩線兒被吹散了,張日山用盡最後一絲力氣,緊緊抓住了風中的那根紅線,他看見齊家哥哥在喚他,齊家哥哥小小的,瘦瘦的,張日山想要跟上去,視線卻是越來越模糊……

張副官奇跡般地活了過來,一年後回到了長沙,他高興地去香堂,等著八爺給他慶功。

“八爺,八爺去東岳宮修道去了,說是讓張副官莫要去尋他,八爺他只想修道成仙,張副官還是請回吧!”

張日山的喜悅一掃而空,他趕到東岳宮,又撲了個空,說八爺雲遊去了。

怎麼突然就要修仙突然就要雲遊,不是說好要等自己回來的嗎?張日山著實鬱悶。

見不到八爺他不甘心,於是一有空就往東岳宮跑,最後終於見到人了,只是那人再也不會對自己笑再也不會喊自己呆瓜了!

他隨道長來到後山的山洞裡,那裡有一口水晶棺,那人就躺在裡面,就像是睡著了一般。

道長告訴他這裡靈氣充沛,可保尸身不腐,後面的話他一個字都沒聽進去。

張日山第一次感受到了自己的心被人生生剜了去,再一刀一刀地慢慢割著,讓他痛不欲生,看著瘋了一樣的張日山,小滿死死拉著他,可幾個人都拉不住他,就怕他把東岳宮給掀了。

直到小滿一句八爺才讓他安靜下來,張日山怎麼都沒想到,在那一年裡自己慢慢走進了八爺的心,只是八爺算到了他此去前線會有生命危險,這才每天都不見他,訪遍各種古籍,最後還是讓八爺找到了。

八爺利用禁術,通過續命線把自己和張日山連在了一起,不論張日山受多重的傷,八爺都會承擔大部分。續命線斷了,就是把自己的命給那人續上了。

小滿怕張副官承受不了這樣的打擊,告訴他,八爺說,這個禁術會損耗修為和壽命,但不一定是真的永遠死去,說是讓他好好殺敵保家衛國,緣分到了自會相見。

話真是八爺說的,但沒有人知道是不是真的。

從此,東岳宮後山的山洞裡,每天都會有一個軍裝少年郎出現,自己殺敵便是給八爺積福……

“八爺,我想你了!”張日山輕撫著那人未變的容顏。

一悲一喜 一枉然

一草一木 一紅顏

评论(35)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