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

恨不相逢未嫁時 【三】


馬上就要清明了,第一次在車上碼字,就這樣吧,腦子有點不好使

------------------------------

張日山安慰著齊小八,讓他不要灰心。他說五年前畢業被分配到基層,每天都要訓練,還要拔草、餵豬、挑大糞、站崗……每天都累到腳抽筋,當醫生的夢想破碎了。齊小八只當他是都自己開心的,“還餵豬拔草,你是在逗我嗎?”

“這都是真的,還有更慘的,一兩句話說不清楚”張日山很認真的回答他,“還要在一點都不喜歡的崗位上煎熬”,張日山一直想做一個真正的醫生,救死扶傷,可惜成了基層部隊裡的軍醫,而部隊裡藥材和硬件設施都跟不上,只能看一些感冒發燒之類的小病,對於張日山來說真是一種折磨。

齊小八心裡有些不好受,但也不知道該怎麼安慰他,只能發一個擁抱的表情過去。

“然後當時的女朋友還把我甩了……”

原來他當時就有女朋友的,而且這些年不止交過一個女朋友,齊小八心裡很不是滋味,可又沒立場說什麼。“這麼帥的兵哥哥還被拋棄了?誰這麼沒眼光啊?”齊小八最擅長的就是沒個正形的樣子來掩飾自己的內心。

“因為距離遠了嘛……”

“在幾層跟你共患難,陪你走過最難熬的日子,就可以陪你一輩子”齊小八借著玩笑說出了自己的真實想法。

“然而你都沒有出現……”

張日山開著玩笑讓齊小八覺得,十年一個人的變化還真是很大,或許那個人早就已經不是自己記憶裡的樣子了。有些感慨的他只能繼續跟張日山開玩笑“可是當我出現的時候,她已經成了你的新娘,你為她披上了嫁衣……”

“那天我已經收拾好了行李,然而你是沒有來的……”

齊小八看著張日山發過來的話,忍不住笑了,現在還真是很開朗啊,變化還真的不止一點點啊。

“其實,那天我已經到你家門口了,是你沒有出來跟我走的。”

兩人就這麼沒個正形的開著玩笑,齊小八突然覺得這樣也挺好,至少他現在應該過得很好很開心,雖然心裡有些嫉妒,但還是應該感謝她能給張日山帶來幸福,她應該是一個很好的女孩子。

後來又聊到那年緬甸暴亂,政府軍把果敢軍打得節節敗退,眼看就要打到我國國界了,張日山所在的部隊奉命去鎮守邊境,於是他就這樣成了一名隨隊軍醫。

齊小八有些難以置信,軍人、戰爭對於生活在和平年代的他來說似乎只是在電視、新聞和小說裡才會接觸到。

“親愛的,戰爭離我們從來都不遠的好嗎?”張日山隨著隊伍來到邊境,鎮守了半年,“當時真的很緊張呀,他們就在我們對面山頭打,晚上都能看到火箭彈跟放煙花一樣在頭頂飛,槍炮聲不斷,晚上睡在帳篷裡常常被炮彈的餘震震醒,整個帳篷都在搖。”

齊小八聽張日山說的心都快到嗓子眼兒了,還好他沒事。

“每次都很緊張,趕緊跑出去看看炮彈是不是炸到我們這裡了。”

“那你就不能不去嗎?有沒有受傷?有沒有敵軍過來?有沒有人保護你?”齊小八想都沒想就一股腦兒地全發過去了。

“軍令如山,不能不去,祖國和人民需要我們的時候我們不去誰來保家衛國?”張日山不想把氣氛搞得很嚴肅,“不過話說回來,當時面對生死考驗,真的是很緊張,那會兒我還那麼年輕,沒經歷過什麼事,完全懵逼了。”

齊小八很後悔當時自己為什麼沒有聯繫他呢?如果當時自己聯繫他,會不會給他一些安慰和慰藉呢?

“我回來讀書以後,當時一個一起出任務的兄弟也來讀書了,我记得快过年的时候他发了个状态,说被鞭炮炸醒了,醒了以后好紧张,想着完了完了,是不是他们的炮弹又落过来了,清醒了發現實在家裡,這才舒了一口氣。”

“我感触很深,我也有段时间常有和他一样的错觉,現在就覺得和平真好!去年我刚回来读书,我不喜欢在宿舍待,我就特别愿意一个人去逛街,每次站在重庆熙熙攘攘的街头,看着霓虹闪烁,行人满街,情侣一对对,很普通的一天,但是我就觉得特别幸福,这样和平的普通的平静的一个傍晚,真的很美好!”

張日山所說的就是歲月靜好嗎?

齊小八想,重慶熙熙攘攘的街頭,看著霓虹閃爍,行人滿街,情侶一對對,如果他和張日山也是行人中的一對,很普通的一天,他也會覺得很幸福。

“你看看你,都不關心我。”

“我都不知道,我一直聽同學說你是醫生,在醫院裡。”

“我回來的時候有發過朋友圈的,你都不看我動態的。”

“額,那會兒我還沒有你微信。”

“不可能啊,15年的時候應該都加了吧!”

“你是16年2月份,你結婚的時候才加的我,之前我都只有你QQ,但是你已經很多年都沒有更新過狀態了。”

“哦,當時我應該在企鵝上也發個動態的,這樣你就能知道了。”

齊小八也不知道事情為什麼會變成這個樣子,就這樣莫名其妙的斷了聯繫整整十年。同時他也很好奇,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女孩子能把張日山給拴牢。

“給我說說你和嫂子的故事吧!”

“這個沒什麼好說的啊”張日山有些不好意思。

“當時接到你的電話說你要結婚了,我真的是很驚訝。”

“我们其实真正在一起的时间很少,了解也少,但是后来经历了那么多,特别是边境一役,让我觉得人生苦短,应该把握能把握的,而且那段日子心理压力极大,一度面临奔溃,她通过电话给了我很大的心理支持,回来以后她提出来了,她家里也在催,我虽然还没准备好,但是觉得不该辜负她,所以就同意了。”

恨不相逢未嫁時【二】



由於之前遇到了一些麻煩,導致斷更了,原計劃的【第十一年】番外都沒寫,希望過年能寫出來。
好久沒碼字了,原來的渣文筆都保持不下去了!

------------我是分割線---------

時間過得真快,一轉眼就到張日山結婚的日子了。齊小八要上班,抽不開身,下班後便微信轉了三百塊錢給張日山,然後發了條信息:新婚快樂,百年好合!也懶得寒暄說因為上班回不去之類的,而張日山也只是收了紅包回了句謝謝,便再無一言。

果真人家壓根都不在乎我去不去,齊小八想到。看來真是很討厭我啊,那為什麼還要請我,齊小八拿著電話嘟囔著。哎,他跟高中同學關係都很好,估計都請了吧,唯獨不請我又太難看,也是他人好想到這一層才請我的吧,哎!齊小八把電話一扔,倒在床上,越想越沒意思,心裡卻是道不盡的酸楚。

可是自己又有什麼理由和立場去難過呢,人家可是高中就開始討厭他了,雖然齊小八到現在也不知道自己哪得罪張日山了,讓張日山那麼討厭他。

心煩意亂的齊小八打開iPad,可連平日里最喜歡的節目也看不進去,算了算了,不看了,還是出去吃飯吧。齊小八出門去,希望出去走走能讓他忘了這件事。

春寒料峭,齊小八突然想起一首詩:
春水春池满,春时春草生。
春人饮春酒,春鸟弄春声。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
君恨我生迟,我恨君生早。
人归万里外,意在一杯中。
只虑前程远,开帆待好风。
自入长信宫,每对孤灯泣。
闺门镇不开,梦从何处入。
一别行千里,来时未有期。
月中三十日,无夜不相思。

月中三十日,無夜不相思,無夜不相思……
齊小八不斷地重複著這一句,是啊,那是有多麼思念一個人才會每晚都在想念呢?

哎,春天不是萬物生長的季節嗎?不是動物交配的季節嗎?不是充滿希望的季節嗎?為什麼自己卻這麼悽悽慘慘戚戚呢?

齊小八越想越煩,也不知走了多遠,又是怎麼回家的,反正晚飯是沒吃成,到也不覺得餓。

齊小八胡亂的洗了個澡便躺下了。輾轉反側無心睡眠的齊小八越想越氣,混蛋張日山,都九年不聯繫了,當初是你不讓我跟你說話的,現在又來請我幹嘛。你倒是開開心心地結婚,我……齊小八也不知道最後是怎麼睡著的,幾點睡著的。

打那以後兩人也再沒聯繫過,只是齊小八發朋友圈的時候張日山偶爾會點讚會評論,評論的話讓齊小八感覺好像張日山比以前開朗一些了,而且好像比以前跟他更熟一些,又好像僅僅局限於老同學的那種情感。

齊小八也沒多想,反正人都結婚了,自己該怎麼過還怎麼過。

張日山再聯繫齊小八已經是一年後的事兒了。

齊小八清楚地記得那天是5月19,為什麼記那麼清楚呢,因為第二天是520,反正後來回想起來齊小八總覺得那天是一個很美好很有意義的日子。

那天晚上齊小八剛洗完澡在捯飭自己,突然手機響了一聲。這麼晚了肯定是狗五。雖然狗五已經結婚了,但是老婆不在身邊,所以兩人每天從起床聯繫到睡覺,簡直比情侶還膩歪。

齊小八繼續擦著頭髮,也沒騰出手來,就著手機亮那一下看看狗五說啥,結果顯示的居然是張日山,齊小八有些不敢相信。停下來打開微信,果真是張日山:學霸齊,睡了沒?

齊小八有些懵,這張日山找他能有什麼事,還都這麼晚了,不陪老婆發什麼信息啊,可又一想,應該是有事吧,張日山沒事是不會聯繫他的。

難道是……請滿月酒的?鐵定是了。於是齊小八又一臉失落地回到沒呢。

張日山回了一句:在幹嘛呢?

“準備睡覺,你呢?”

“剛回來,怎麼,考試沒考好?”

四月底齊小八有個重要的考核考試,可是沒考好,當時心情很不好發了個朋友圈,第二天就刪了,那會兒張日山也沒動靜啊,這會兒提這茬幹嘛?齊小八徹底懵了。只回了一個字:

“嗯”

“沒關係的,這次沒考好還有下次嘛,不要太在意。”

齊小八心說有事你就直說,在這兜那麼大個圈子搞得我很緊張啊。

但還是對張日山的關心表示感謝,然後問他有什麼事。結果人張日山非常認真地回答就是看他發朋友圈說沒考好心情不好,於是就來安慰開解一下他。

齊小八更懵了,這都快一個月前的事兒了,而且那條動態早就刪了,你現在來關心這個……

張日山問他具體什麼考試,哪裡沒考好,下次什麼時候考云云。齊小八一一作答。張日山安慰他,成績都沒出來你難過什麼呀,以你這樣的學霸肯定是沒問題的。

齊小八把自己沒發揮好的事告訴了張日山,張日山又安慰他以後有的是機會,看齊小八沒有想明白的樣子,又現身說法,說了當年自己剛畢業就被分配到基層的悲慘經歷,告訴他一切都會過去的。

第十一年 (三十一)

這是目前我寫的最長的文了,太久沒寫生疏了,其實這個結尾拖了那麼久就是怕寫不出心裡的那種感覺,而現在果真還是不能完全表達出來。答應你的這週更新😂希望不要讓 @不言吾 小天使太失望,非常感謝你的支持,拖了幾個月都沒放棄我。《第十一年》完結啦,希望大家喜歡,後面會寫一篇番外作為聖誕或者元旦賀文,咳,爭取吧😂

------------------------------------

當齊小八關上門的那一瞬間,張日山的心門也被關上了。

齊小八一出酒店就給霍三娘打電話,沒人接,看來是在忙,又給二月紅打電話。

“你小子,打你那麼多電話都不接,一看見張家人就不記得自己叫什麼了!”二月紅調侃到。

“咳,二爺說的這是哪兒的話。”齊小八心虛地說到。

“你以為我不知道昨晚你幹嘛去了!”二月紅也不想為難齊小八,就是怕他又受傷。

“行了行了,你那邊處理好沒有,好了就趕緊過來,今天還有一大堆事兒呢,錦惜找不著你,把孩子放我這呢。”

……

晚上齊小八免不了被霍三娘調侃一番。

“喲,捨得回來了?”

齊小八訕訕地笑了笑,也不搭話。

三娘接過孩子,看著齊小八坐在沙發上,有些失神。

“你要真放不下,就回去找他,犯得著在這這樣麼,出息!”

齊小八笑笑搖了搖頭。

“我昨兒個看那張日山對你可是真心啊,都追這麼遠來找你,可比張啟山那王八蛋靠譜。”說完三娘又突然覺得有些失言,便轉移話題,“真是太謝謝你了,不然我都不知道孩子該怎辦才好,你看我那麼忙……”

“說這些幹嘛,建勛不在,你一個人又忙不過來,剛好我也喜歡孩子。”

霍三娘又抱怨這軍人太不安全,又長期出任務家人不能團聚,說是要讓他回來打理自家公司。
兩人就這麼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
……
……

齊小八在銀杏道上慢慢走著,他跟張日山一起走過這條銀杏道,那時候校園的每一個角落都留下了兩人的身影,那是他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跟張日山一起走過這條銀杏道!深秋時節,滿樹都變成了金黃色,黃燦燦的葉子在陽光的照耀下發出耀眼的光芒,一陣風吹過,那光芒就在樹葉間跳躍,仿佛精靈們在歡快的玩爽,地上厚厚的落葉把原本平淡無奇的道路裝點的分外美麗。今年的落葉好像比那一年厚,也比那一年美,可是齊小八覺得總少了些什麼,還是那一年的景色更美一些罷。

齊小八記得那年,張日山那小狐狸過來拉著他說“八爺,等夏天我們還來這,到時候這銀杏樹郁郁蔥蔥,又是另外一番光景!”齊小八仿佛又看到了那個少年,黃色格子襯衣和金黃色的銀杏葉交相輝映,卻又比這銀杏還要美。

那年,他記得是在研三的時候,仿佛就在昨天,又好像過了很久很久,他已經多久沒見他了呢,他如今明白了什麼叫做一日不見如隔三秋,可一切都來不及了,那麼多年了,張日山再沒找過自己。他多麼希望張日山像往常一樣怎麼趕都趕不走,第二天又笑嘻嘻地跑來找他,撒嬌。那個少年在他面前好像總是眉眼彎彎總是那麼好看,可是如今他已經徹底失去他了……

齊小八看著眼前的銀杏道,他突然想起了一首詩:

“去年今日此門中,人面桃花相映紅。人面不知何處去,桃花依舊笑春風。”

這時一陣秋風吹過,地上的落葉隨著打卷,一片片葉子也毫不留戀的離開了樹枝,一片落葉落在他的頭上,然後順著滑下,最後落在了他腳邊。

齊小八彎下腰去撿那片落葉,指尖暖暖的,一抬頭只見一個煞是好看的少年就在眼前,齊小八有些不敢相信,他使勁揉了揉眼睛,心裡一陣歡喜。

“八爺,這明明都是枯黃的樹葉,哪兒來的花?”

齊小八只覺眼睛有些發酸,他想過去緊緊地擁抱眼前的人,用盡這輩子的力氣去擁抱,再也不放開。

可是當他看清楚的時候,卻不敢再往前走一步,他沒看錯,眼前之人真的是張日山,一如當年,只穿了一件薄薄的黃色格子襯衫,和這金黃的落葉相互映襯,也比這美景更美,只不過再也不是他的小狼狗了。

張日山一隻手拿著外套,另一隻手被一個唇紅齒白眉清目秀的少年挽著。

齊小八只覺內心的酸楚直衝腦門,來不及道別,轉身離去。

齊小八再也忍不住,只覺兩行熱淚順著臉頰流下來,很燙,灼傷了他的心。突然覺得後背也是暖暖的,齊小八停下了腳步。

“小八,不要走,我再也不會放開你了。”齊小八感覺到了張日山把臉埋在他背上,他來不及多想,轉過身去緊緊抱著那個他日思夜想的人,這次他再也不會放開他了,他要用餘生去擁抱他。

“八爺,等夏天我們還來這,到時候這銀杏樹郁郁蔥蔥,又是另外一番光景!”張日山哽咽到。

看他說完而後眉眼彎彎的看著自己,眼角晶瑩,於是點頭答應了,仔細想想,這意氣風發的少年在自己面前總是會露出這樣的笑容,那笑容就像是明媚的陽光,好像要把自己心裡的陰霾都給驅散。

……
憶這半生的暮話
人間可是來尋他
不過一句回家
……
又拾年
坐到合昏飲罷對坐只等閒
與你再訴執念
終有第十一年!


end

恨不相逢未嫁時【一】


正文前的一大波碎碎唸

1、這篇文是根據我自己的真實事件寫的,為了紀念一下我的青春;然而現實是沒有那麼美好的,我們已經錯過了,但是我會讓副八在一起的(其實我還是希望有一天我們可以有機會的😌不死心的我)。

2、為什麼取這個名字呢?因為我的兵哥哥去年2月份結婚的時候才聯繫我,請我做客😂,07年高考之後第一次聯繫,今年5月份我們才知道,原來當年都很喜歡對方,而不是個自以為的對方很討厭自己,所以就是這個名字啦。

3、因為劇情需要,所以佛爺還是塊磚,哪裡需要哪裡搬😂,再次申明,此文謹獻給大家逝去的青春,圈地自萌,不喜繞道;至於ooc,我之前從沒說過,那是因為,我這種渣文筆,每一篇都是嚴重ooc,每次都要註明實在是太累了😂。

-------------我是分割線-----------
”喂,喂?”

“嗯?”齊小八懶洋洋地答到。

“老八,你在幹嘛呢?這麼久才接電話……”狗五在那頭抱怨到。

“啊?準備睡覺啊,剛剛在換睡衣呢!”

“這麼早就睡了?這才九點鐘啊!”

“……”齊小八真想把電話砸狗五腦袋上,“什麼事,說!說完我要睡覺!”

“沒事啊,就剛剛張日山問我你的微信和電話,我就給他了,我跟你說一聲。”

“哦……”齊小八想了一下,才悠悠問道,“他,要結婚了?”

“嘿,你怎麼知道的?你太聰明了,他要請你,但是又沒有你的聯繫方式,所以問我,我就告訴他了,他估計一會兒就會給你打電話!”

“嗯,知道了,你傻吧你,那麼多年不聯繫,突然聯繫的一般都是結婚的!”

“嗯,也對!”狗五附和到。

“嗯,那沒事我就睡了!”

掛了電話,齊小八坐在床上,也不動,高考結束後就再也沒見過了,整整九年沒聯繫了,沒想到他要結婚了!就要結婚了,齊小八有點不可思議,思緒飛到了九年前,那時候的張日山瘦瘦的,不愛說話,有些腼腆,但是喜歡笑,每次遇見他,都是一個淡淡的微笑。

那麼優秀那麼好的張日山,卻又那麼腼腆,竟然就要結婚了,新娘會是什麼樣子的呢?齊小八想得有些入神,突然手裡的手機響了,把他拉了回來。

那一串陌生的數字,應該就是張日山。齊小八按下接聽鍵,“喂,您好!”

“小八,我是張日山!”

“哦哦,日山,你好啊!”齊小八突然有些緊張。

“小八,在幹嘛呢?”那邊的聲音還是沒有變,那麼的好聽,齊小八仿佛又看到了張日山在講台上說話,台下的女生一陣起哄,張日山只得在台上露出一個淺淺地微笑。

“哦,沒幹嘛呢!”

“好久不見啊!”

“是啊,高考之後就沒見過了!”齊小八寒暄到。

“嗯嗯,我2月15號結婚,到時候你一定要來啊!”

“好的好的,我一定來,那,先恭喜你們了,祝你們白頭偕老,拜年好合!”

“謝謝!”電話裡傳來張日山清脆的笑聲,果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啊。“那我一會兒加你微信,給你發我們的結婚照!”

“好啊好啊!很期待啊!”齊小八強忍著內心的失落,顯得很興奮。

掛了電話之後,張日山就把結婚照發過來了,一身帥氣的軍裝把張日山襯得越發的好看。照片上一個身著白色婚紗的女子,伸出一隻手,張日山單膝跪地,親吻著女孩的手,兩人的臉上都洋溢著幸福的笑容。

齊小八很難想象,當年那個腼腆的男孩,竟然會有這樣的表情。照片一共發來了三張,齊小八反反復復看了幾遍之後便沒了意思,倒在床上,怎麼就結婚了呢?他們是怎麼在一起的?是誰追的誰呢?是怎麼認識的呢?想著想著,也不知什麼時候,齊小八便進入了夢鄉……

三途川 六(張日山×齊恆)


扮豬吃老虎的副官和三途川之主八爺,終於抽空來結局啦,拖了快兩個月了,太對不起熊貓君君了@熊猫迷妹3 😘😘😘都怪創文。太久沒寫已經不知道怎麼寫了,將就著看吧😂

“八爺……”張日山抿著嘴,緊緊地攥著拳頭,想說點什麼,最終還是沉默了。

齊八爺聽見張日山喚自己,心想他有話要說,可是等了許久,卻終是沒有等到。

“你走吧!”

張日山看著轉身離去的八爺,心裡竟是被剜了一般。想要拉住他,最後還是轉身走了。

……
小滿看著自從張日山走後,自家爺跟沒事似的,該吃吃該喝喝該睡睡,就是沒事兒的時候總往狗五家跑,回來也是倒頭就睡,心裡著實心疼的不行。

“爺,您要是心裡不痛快,您罵我兩句打我幾下都行啊,您別這樣……”

八爺跟沒聽見似的,轉身進屋去了。

這天早上,八爺是被外面的聲音給吵醒的。頭天晚上跟狗屋吃火鍋,一個高興就喝多了。頭還疼著呢,吵吵吵……

八爺抄起一個枕頭就往門口扔。

“哎呦……”

八爺白了他一眼,小滿委屈地撿起枕頭走過來。

“爺,那個誰……”

“哪個誰啊,教過你多少次了,遇事要冷靜,這天大地大,自有辦法。”

小滿只得閉上嘴,等八爺穿好衣服,便迎著八爺往前廳去。

只見一個衣衫襤褸的少年吃完了一大桌子菜,“這小子……吃……吃霸王餐……”一個夥計看見八爺來了趕緊打報告。

“隨他去吧!”說完八爺就出去了,留下一大屋子的人發懞。

張日山也沒了心情,扔下手中的筷子跟了出去。

八爺在狗五那吃火鍋吃了一夜,第二天回到店裡,才發現張日山換上了夥計的衣服在擦桌子。見八爺不理自己,張日山趕緊跟著八爺,“八爺,那個……我……我沒錢,只能做工抵債了……”

八爺把張日山關在了外面,進屋睡覺了。

“你……你出去……”

張日山悶著頭把水往桶裡倒,倒完水才悠悠說到,“八爺,我做工抵債,以後八爺的飲食起居都由我來伺候……”

第十一年 (三十)

電梯:(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二十)  (二十一)  (二十二)  (二十三)  (二十四)  (二十五)  (二十六)  (二十七)  (二十八)  (二十九) 

齊小八拿起手機想要看看時間,這一看嚇了一大跳,一百多個未接,電話都要沒電了,都是二月紅和霍三娘打的。

齊小八趕緊坐起來,伸手撿起床邊散落的衣服往身上套。

張日山還想跟他溫存一會兒,可看他這樣還以為是餓急了,也就跟著坐起來,從地上撿起衣服遞給他,笑著問,“一會兒想吃什麼?”

“哦哦,那個,日山,我還有事,就不跟你吃飯了,你自己去吃吧。”

齊小八只顧著穿衣服,也沒顧得上張日山,結果一句話讓張日山的笑掛不住了。

身上還滿是自己留下的痕跡,怎麼現在就要急著去找別的女人了麼,昨晚還以為他們就這樣和好了,原來一切都只不過是自己的一廂情願而已。

張日山嘟著嘴,臉漲得通紅,努力控制著不讓自己發火也不讓眼淚流下來。

齊小八見張日山沒回話,抬起頭來看見張日山的樣子,心疼極了,卻也不知道該怎麼安慰他,索性也不說話,繼續低頭釦釦子。

張日山見他不理自己,不免更加傷心,扯過他扣扣子的手,讓他對著自己。

“八爺,去年在醫院門口,那個人是我嫂子,你不要誤會,你是回來找我的是嗎,你知不知道我當時有多開心,可是你一下就不見了,我找了好久才找到這的,解九不告訴我你的地址。是我不好,讓你誤會了,現在我來接你了,我們一起回去吧!”

張日山以為齊小八是因為誤會才不願跟自己回去,又開始語無倫次地解釋著,他以為,沒有了他哥,只要消除誤會,他們就能開開心心地在一起了。

可是他卻沒想到齊小八說他沒有誤會,張日山有些難以置信地看著他。

“那你為什麼還要走?”

“當時我的確是回去找你的,我當時是想跟你在一起的,可是當我看見你和莫醫生的時候,我害怕了,我以為你已經結婚了。”齊小八低著頭,緩緩說到。

“後來我去找解九,跟他告別,他告訴我那是你嫂子,他也告訴我你一直在找我,還去了長沙。”

“你都知道了,那你為什麼……”

“為什麼離開?”

“嗯嗯!”

“我當時覺得這樣也挺好的,你還那麼年輕,一輩子還很長,你應該過正常的生活,結婚生子,享受天倫之樂,而不是跟我在一起,被人指指點點。”

“可我不在乎啊,我只想跟你在一起!”

“可是我在乎,我會在意別人的眼光。”齊小八是在意別人的眼光,他在意張日山會被別人唾棄,於是只能選擇離開。他相信,時間能治愈一切傷痛,慢慢的張日山就會忘記他,然後像張啟山一樣結婚生子,步入正軌的。

“所以,你就和那個女人在一起了?”張日山艱難地問出了這句話。

“是!”

“可那孩子根本就不是你的,你還想騙我到什麼時候。”按那小孩兒的大小來看,根本就不可能是齊小八的孩子,跟他長得一點也不像,沒有他好看。而且他也不相信齊小八可以在短短幾個月內就跟別人生孩子。

齊小八沒想到張日山居然在這個時候還能冷靜地分析出孩子不是他的,驚訝的說不出話來。

“沒話說了?我就知道你還愛我,不然你不會看見我跟別的女人一起走就氣得又走掉。”

張日山的心裡浮現出一絲喜悅,他伸手要去抱齊小八,卻被人躲過了。

“就算孩子不是我的,我也想跟她在一起,想要孩子,我們可以再生!”齊小八必須狠下心來,才能讓張日山徹底放棄他。

“你就那麼想跟她在一起?為什麼?她就那麼好?”

“是,我只想過正常人的生活,日山,別幼稚了,兩個男人怎麼能在一起呢,就算這個國家允許同性結婚,可是我們沒有辦法生小孩啊,我一直想要個小孩呢,沒有孩子的維繫,我怎麼知道我們的關係能維持多久,而且,我也不想以後回家,讓別人知道了,對我的家人指指點點。日山,那些事,就讓他過去吧,你回去好好的生活,你我之間,就這樣算了吧!”

三途川 四(張日山×齊恆)

電梯:         
妖怪副×妖怪八

和熊貓君君@熊猫迷妹3 的聯文,最近創文實在是忙炸了,拖了這麼久,實在是對不起熊貓君君😘😘😘

》》》》》》

妖怪丙:“可是燭龍是妖啊,那小子可是凡人吶……”

妖怪乙:“嗯嗯,也對,並不是所有姓張的都是那個張家噢……”

妖怪甲丙點頭如啄米:“嗯嗯,是啊,張家人那麼厲害……”

“你們……在說什麼張家人呢?”

“嗯,就是燭……”話還沒說完就感覺不對,幾個妖怪一回頭,只見齊恆正微笑著看著他們,瞇著眼睛,好看極了,可是……卻看不清八爺想什麼。

”哇……八八……八爺,沒沒……沒什麼,我們閒聊呢,嘿嘿……”

“噢~那你們繼續聊吧!”齊恆說完就要走,剛走兩步,似是想起了什麼,停下來幽幽說道:“那呆瓜只是個凡人,別打他的主意!”

說完齊恆就去找狗五逗狗去了,留下幾個妖怪一頭霧水,八爺這是什麼意思呢?那小子到底什麼來頭?

“小滿,這麼晚了八爺還沒回來,我去五爺府上接他回來。”

小滿看著遠去的背影,八爺可是這三途川的主人,誰敢放肆,有什麼好接的。欸?八爺怎麼就對這個凡人那麼照顧那麼寬容呢?還做工抵債,這些日子做的工還不夠他的吃穿用度呢,八爺也真是的……

齊恆跟狗五吃火鍋,酒量不行還貪杯,等他醒來已經日上三竿了。

“八爺!”

“小滿啊,進來吧!”

“八爺,出事兒了!”

見小滿戰戰兢兢的,齊恆還以為是張日山出事了,“那呆瓜怎麼了?”

“不是他,八爺。”

“那是誰?”

“不知道,今兒個早上,在一條巷道裡發現了幾個妖怪的尸體,看著像是被燭龍……”小滿不敢再往下說。

“燭龍?……”

那年花開正好.端午

還有人記得我有這個坑麼😂只寫了一章就開番外的我也真是夠了,這篇文的繆斯是西單女孩的《原點》

BGM:《原點》,搭配食用,效果更佳。

》》》》》

碧艾香草處處忙,家家戶戶慶端陽。

五月五日天晴明,可一向愛熱鬧的八爺卻窩在香堂裡,心裡拔涼拔涼的。

張副官知道八爺因為佛爺和尹新月的事兒,心裡不舒坦,於是特地跟佛爺告了假,帶上八爺最愛吃的粽子去香堂陪他。

九門八爺,心裡自然能裝得下事兒,心裡再不悅,人拿著東西來看自己,還是要和顏悅色地招待著。

可張副官卻是看著八爺強顏歡笑,心疼極了。

張副官剝了一個粽子,笑著遞給八爺,八爺接過來咬了一口,卻是食之無味。

張副官自己也剝了個粽子,吃得津津有味。他記起那年他才五歲,隨著爹爹從東北來到長沙,爹爹要議事,就讓他自己玩去。

小小的張日山乖巧極了,也不亂跑,還不等大人招呼,齊家哥哥就過來拉起他胖乎乎的小手,“小山,我帶你去玩!”

那天剛好是端午,齊家哥哥剝開一個粽子遞給他,晶瑩的糯米飄著竹葉清香,上面還有一顆棗子,齊家哥哥告訴他,這是棗粽,意味著“早中”,小孩子吃了以後要中狀元的。

小日山懵懵懂懂,只覺得齊家哥哥真漂亮,他給的粽子真好吃!

小日山貪嘴,粽子吃得急,齊家哥哥怕他噎著,給他倒了杯水,“小山,慢點兒吃,哥哥不跟你搶,一會兒要噎著的。”

張日山不記得他喝的是什麼,只記得齊家哥哥給的水也帶著一股子清香,好喝!

張副官正想得出神,卻是機械地咬著粽子。

“哎,真是個呆瓜,粽子哪能這麼吃,一會兒要噎著的。”八爺給他倒了一杯茶,張副官喝了一口,唇齒留香,他聽見八爺絮絮叨叨,“又沒人跟你搶,慢著點兒吃……”

八爺見張副官盯著杯子看,也不說話,好像要把杯子盯出個窟窿似的,以為自己太絮叨他生氣了,便閉上了嘴安靜吃粽子。

沒了聲音,張副官反倒回過神來,“八爺,你們長沙過端午都有些什麼習俗啊?”

“哦,這個端午呢,習俗可多了,賽龍舟,吃粽子,喝雄黃酒……”

齊鐵嘴一下打開了話匣子,看他說得眉飛色舞,張副官不禁露出了微笑。

說到雄黃酒,齊鐵嘴說是驅邪,非要拉著張副官一起喝。

齊鐵嘴本就酒量不好,再加上借酒澆愁愁更愁,兩杯酒下肚,白皙的面上染上了一抹緋紅,平日里壓著的失落和傷心也一併上了眉頭。

張副官看著也難受,扶他去床上休息。八爺一個趔趄,張副官怕他磕著趕緊護著,卻不想也被帶到了床上。

張副官不想乘人之危,更多是怕八爺醒來怪他,與他老死不相往來。可是心愛之人就在身下,呼出的氣息熱熱的,暈在他的耳邊,張副官抱著他,那人身上那淡淡的檀香,撩撥著張副官的理智之弦。

許是被壓著不舒服,八爺想要翻身,手一抬剛好搭在了張副官身上,這一下終於扯斷了那根弦……

第二天早上,八爺醒來時感覺全身酸疼,頭也疼,看來以後不能再喝酒了。

眼前的事物由模糊慢慢清晰,可眼前張日山那跟灌了蜜似的笑讓他發怵,他微微掀開被子看了一眼,兩人都跟去了殼的雞蛋一樣。他只記得兩人喝雄黃酒驅邪來著,後面的他就不記得了。

可眼前這幅光景,再加上身上的疼痛讓他隱約覺得昨晚肯定發生了什麼不好的事。

齊鐵嘴此刻只想找個地洞鑽進去,可不想張副官卻好死不死地湊過來偷了個香。

嚇得齊鐵嘴一下用被子把自己裹得跟個粽子似的,從被子裡傳出來悶悶的聲音。

“張……張副官,你,你還有,軍,軍務吧,可別,別讓佛,佛爺等急了。”

張日山心裡委屈,可又不想嚇壞了齊鐵嘴,知道齊鐵嘴需要時間。於是撿起散落在床邊的軍裝穿戴好,臨走時還告訴他忙完就來看他,話裡也是藏不住的喜悅。

聽見人走了,齊鐵嘴這才把腦袋探出來,他把枕頭墊在拔步床上,用頭不停地撞著枕頭,撞得拔步床直嚮。

後來,每當張日山去香堂,八爺都不在,他知道那人在躲著自己,可還是忍不住想要去見他一面。

又是一年端陽日,只是今年都沒了過節的喜慶,前方戰事更加吃緊,張日山被調到前線,馬上就走,他帶著八爺最愛吃的粽子來跟他告別。

張日山見八爺不在屋裡,只道那人還是不願見自己,放下東西轉身就走,心裡卻是不盡的悲涼。

誰知剛走到門口,剛好撞見那人進來,張副官一時不知道該怎麼辦,能見到人自然高興,可又怕那人生氣,反倒是沒了話。

“張副官,怎麼剛來就要走啊?”一見那人笑語盈盈,仿佛什麼都沒發生過,心裡更是堵得慌,原來這一年來都是自己想多了,人家壓根兒都沒把那事放在心上。

“咳,還站著幹嘛,快坐下啊!”齊鐵嘴拉著他坐下,張副官這才發現八爺手裡拿了剪刀和一縷線。

張副官看八爺把五彩線兒一撚一擰,剪刀一鉸,給自己纏在手腕上,看著八爺那麼認真,張副官心情自然也明亮了起來,仿佛又回到了五歲那年。

吃著粽子,小日山見齊家哥哥手腕上腳腕上脖子上都纏著五彩線兒,齊家哥哥有,小日山也想要。齊家哥哥就去找了線和剪刀來,笨手笨腳地也給小日山纏上。

小日山的五彩線兒鬆鬆的,要散不散的樣子,可是小日山卻喜歡極了。他記得回家洗澡,五彩線兒被取下來扔到河裡的時候,他哭了好久,任母親怎麼說都是要扔到河裡,才能把邪祟沖走他都不聽,他只知道那是齊家哥哥給的。

自己一直把他小心地放在心底,那人卻不記得自己了,也罷,此去前線還不一定能回來,沒有自己他只會過得更好。

“好了,這五彩線兒啊又叫續命線,可以驅邪祟的……當然比不上你們張家人的血好使了,嘿嘿……”

張日山一抬頭便看見那人甜美的笑顏,融化了自己的心。當初他隨堂哥來到長沙,雖然時隔多年,可他還是一眼就認出了他,那一刻他走過自己的身邊,再也沒能放下心中的思念。

只是,他已不記得自己了,滿眼滿心都是佛爺。

“八爺保重,日山告辭了!”

“我給你算過了,你呀,一定能打勝仗回來的,嘿嘿!”

張副官一聽,所有的柔情都藏不住了,轉身把人摟在懷裡緊緊抱住,只怕以後再也不能相見了,可他還是很高興八爺終於肯看自己一眼了,“八爺,你……”

他想說等他回來,可又怕自己回不來,耽誤了他。

齊鐵嘴輕輕拍了拍他的背,“去吧,我等你回來,給你慶功!”

……
……

敵軍的轟炸機就在頭頂盤旋,一顆炸彈扔下來,他條件反射地護住了佛爺,他倒在地上,五彩線兒斷了,八爺說那叫續命線,自己還是負了他。

一陣風捲過,五彩線兒被吹散了,張日山用盡最後一絲力氣,緊緊抓住了風中的那根紅線,他看見齊家哥哥在喚他,齊家哥哥小小的,瘦瘦的,張日山想要跟上去,視線卻是越來越模糊……

張副官奇跡般地活了過來,一年後回到了長沙,他高興地去香堂,等著八爺給他慶功。

“八爺,八爺去東岳宮修道去了,說是讓張副官莫要去尋他,八爺他只想修道成仙,張副官還是請回吧!”

張日山的喜悅一掃而空,他趕到東岳宮,又撲了個空,說八爺雲遊去了。

怎麼突然就要修仙突然就要雲遊,不是說好要等自己回來的嗎?張日山著實鬱悶。

見不到八爺他不甘心,於是一有空就往東岳宮跑,最後終於見到人了,只是那人再也不會對自己笑再也不會喊自己呆瓜了!

他隨道長來到後山的山洞裡,那裡有一口水晶棺,那人就躺在裡面,就像是睡著了一般。

道長告訴他這裡靈氣充沛,可保尸身不腐,後面的話他一個字都沒聽進去。

張日山第一次感受到了自己的心被人生生剜了去,再一刀一刀地慢慢割著,讓他痛不欲生,看著瘋了一樣的張日山,小滿死死拉著他,可幾個人都拉不住他,就怕他把東岳宮給掀了。

直到小滿一句八爺才讓他安靜下來,張日山怎麼都沒想到,在那一年裡自己慢慢走進了八爺的心,只是八爺算到了他此去前線會有生命危險,這才每天都不見他,訪遍各種古籍,最後還是讓八爺找到了。

八爺利用禁術,通過續命線把自己和張日山連在了一起,不論張日山受多重的傷,八爺都會承擔大部分。續命線斷了,就是把自己的命給那人續上了。

小滿怕張副官承受不了這樣的打擊,告訴他,八爺說,這個禁術會損耗修為和壽命,但不一定是真的永遠死去,說是讓他好好殺敵保家衛國,緣分到了自會相見。

話真是八爺說的,但沒有人知道是不是真的。

從此,東岳宮後山的山洞裡,每天都會有一個軍裝少年郎出現,自己殺敵便是給八爺積福……

“八爺,我想你了!”張日山輕撫著那人未變的容顏。

一悲一喜 一枉然

一草一木 一紅顏

三途川 二 (張日山×齊恆)

電梯:

妖怪八×妖怪副,扮豬吃老虎的妖怪副假裝是凡人。和@熊猫迷妹3 聯文的第一發,學習熊貓君君的短小精悍,但是拖沓日常的我😅,上章鏈接後面再加吧,懶得開電腦。

》》》》

“咳,你發什麼呆呢,去把桌子給擦了!”齊恆見張日山不動,心想怎麼會有這麼呆的人呢,“呆瓜……還愣著幹嘛,快去呀!”

張日山正想得出神,被突然提高的分貝嚇了一大跳,一抬頭只見一張俏生生的臉正在自己面前,一雙灼灼的杏仁兒眼裡充滿了好奇。

“你……”張日山被盯得無所適從,稍微往後挪了挪,虛虛地問到,“你是在跟我說話?”

“嗯!”齊恆挑眉一笑,“這裡哪還有比你更呆的人……”

張日山在心裡把齊恆狠狠揍了一頓,拿起抹布開始擦桌子。

齊恆瞇著眼睛,心情還不錯。嗯,這小子看著呆,幹起活來還是挺利索的。

哎哎哎,你那閻王臉給誰看吶,穿得又那麼破,客人都被你嚇跑了,齊恆忍住心裡的怒火,把張日山拉到角落,“你……還是去後院兒洗碗吧!”

齊恆剛坐下,就聽見瓷器親吻地面的聲音,一向慢條斯理的齊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衝到後院,看著一地的碎片齊恆的心也碎成了渣。

齊恆指著張日山就要發火,可一看那亮亮的眼睛又於心不忍,想想只是個凡人也不跟他計較了,終是忍下怒火,“你……你,你還是不要洗碗了,劈柴去吧!”

張日山一聲不吭就去劈柴,身後響起了齊恆的聲音,“這些碗,噢,還有剛剛被你嚇跑的客人,這些損失都要做工抵債!”

“嗯!”張日山答應了之後繼續往前走。齊恆看著張日山的背影,又補了一句,“再加一百年!”

齊恆想了想,實在擔心張日山,那小子那麼笨,別劈柴把自己給劈了,這下可就坐不住了,起身偷偷看了好一會兒,張日山劈柴劈得又快又好,這才放心。

折騰了大半天也累了,齊恆讓小滿看著,自己就拐進臥室會周公去了……

第十一年 (二十九)

電梯:(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二十)   (二十一)   (二十二)   (二十三)  (二十四)  (二十五)   (二十六)   (二十七)   (二十八)

依舊是忙到死,練琴都是晚上十點了才有時間。都沒時間改了,實在是對不起各位支持我的寶寶們了,好在快完結了,我自己都覺得好突然😂

》》》》》》

二月紅和丫頭都很擔心齊小八,可看他不願再提,也不好再問。

後來,也沒聽齊小八提過這事兒,一次都沒有,只是他的脖子上換了一塊八卦紅髓兒玉墜。二月紅和丫頭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也只道他真是要放下過去,重新開始,自然也替他高興。

齊小八不知道二月紅和丫頭發生了什麼,只知道他回來的時候兩人已經在一起了,他自然也是真心祝福他們。

時光荏苒,轉眼一年過去了,二月紅和丫頭要結婚了。

“老八,那麼多年的兄弟你居然不給我當伴郎,真不夠意思!明天可得早點來啊!”一向溫潤如玉的二月紅面對齊小八總是會脫線,在電話那頭念叨著。

“知道了,我這又不是故意的,三娘最近比較忙,我得在家帶孩子,明天三娘會早點收工,我們一起過來。”

婚禮上,齊小八祝福著一對新人,這樣的場景充滿了喜慶,卻也有意無意的撕扯著他的傷口,那些被他塵封的人和事總是躍躍欲試,想要衝破藩籬跳出來。

狗血八點檔總會有這樣的橋段,盛大的婚禮,幸福的新人,在即將禮成的時候,門口就會出現一個身影,然後帶著新娘走了。

都說藝術源於生活,門口果真出現了一個人,徑直走到最前面,所有人都在竊竊私語,想象著接下來發生的劇情。

可大家還是沒有看到電視裡的一幕,婚禮也在順利的進行著,因為他帶走的不是新娘,也不是新郎,只是眾多客人裡的一個。

齊小八不想影響婚禮,跟著他走到外面才掙開他的手。

張日山想去抱他,親吻他,陡然發現齊小八懷裡抱著一個小孩,非常可愛,可張日山一點兒也不喜歡,小團子揮著肉嘟嘟的小手,話也說不清楚,只是單音節地喊著爸……爸。

心中的千言萬語頓時被堵住,一個字也說不出來,心裡鈍鈍的疼。

“老八,你怎麼出來了,我去趟洗手間回來就不見你們!”

只見一個風姿綽綽的女子迎面走來,張日山在心裡猜測著兩人的關係,心跳快得他都想拿手按住它,其實再明顯不過的關係,只是張日山不願意承認罷了。

“我剛好遇到以前的一個小師弟,就來敘敘舊,沒來得及跟你說,別生氣別生氣啊!”齊小八露出那討巧的笑容哄著那個女人,這樣的笑讓人如沐春風,每次都醉得張日山心神蕩漾,但此刻卻是如此刺眼。

“哦,小師弟啊,站著幹嘛,一起進去吧,新人都要敬酒了!”

吃完飯,齊小八問張日山是來出差嗎,住哪個酒店,說可以開車送他過去。

因著女人和小孩的關係,張日山不敢貿然去齊小八家裡借宿,只能如實相告,說是走得急,還沒訂酒店呢。齊小八對著女人說,“錦惜,我先送你們娘兒兩回家,再陪小師弟去找酒店吧!”

在找酒店的路上,誰也沒開口。

齊小八送張日山到房間門口,就跟他告別,“你早點休息吧,我先回去了!”

誰知剛一轉身,就被張日山拉進了房間,一下抵在門上。

黑暗中,齊小八還沒來得及反抗,就被張日山封住了嘴,那吻霸道而溫柔。

良久,張日山才放開齊小八,把人緊緊擁在懷裡。此刻,他什麼都不想去想,那個孩子,那個女人,他們的關係。他就這樣抱著他,語無倫次的訴著衷情。

齊小八的話卻瞬間澆滅了他的喜悅。

“日山,別這樣,我該回去了!”

張日山放開他,輕輕地問到,“你是要去找剛剛那個女人麼?”

齊小八不說話,張日山繼續說到,“終於肯叫我一聲日山而不是小師弟了?你怎麼就這樣輕易地放棄我,你知不知道這兩年我是怎麼過來的,沒有你的日子,你知道有多難熬嗎?你就這樣走了,一年前見到你我多麼的開心,可是,可是一轉眼你又走了……你知道我費了多大的力才找到這的嗎?”張日山訴說著自己的思念和委屈,說著說著,那些偽裝的堅強再也撐不住了。

委屈並著淚水決堤。

“日山,別哭,怎麼越活越回去了呢!”

齊小八溫柔地給他拭去淚水。擦著擦著就擦到了床上。
(此處應有車,然而我寫不出來😂)

這兩年沒見,一下子被這狼崽子折騰狠了,齊小八醒來已經是中午了。

齊小八艱難地動了動胳膊,一夜歡愛,齊小八只覺全身酸疼,就像是被千軍萬馬踏過一遍。

“八爺,你醒啦,餓不餓,一會兒想吃什麼呀!”

齊小八這才發現張日山從背後抱著他,那溫柔的聲音,不用看也知道張日山現在肯定在笑,眼睛裡的蜜水兒都要溢出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