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

第十一年 (二十一)

電梯:(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二十)  

準備了那麼久,今年省考居然不按常理出牌,昨天考一場試累得我大腦一片空白,全身酸疼就像被千軍萬馬踩了一遍,實在是沒有精神好好改改這一章了!

》》》》》》》》

張日山還在想他哥怎麼知道這的,而下一秒躲在後面的解九就被捕捉到了。

張日山無視解九一副你不能怪我我不帶他來我的小命就沒了的表情,甩給他一個等會兒找你算賬的表情,解九心裡苦啊,這都認識了些什麼人啊!

張啟山看他全身濕噠噠的不知道干些什麼,“還不讓開!”邊進門邊說“老八呢,你多大個人了還這麼不顧頭不顧腚的,都幾點了還不去上班,在這玩水!”

張日山關上門跟在後面,慢悠悠地回答“我請過假了,我多大個人了你還管我,哥,你就管好你自己吧!”張啟山一轉身抬手就要打他,“翅膀硬了?不好好上班請什麼假,你這剛畢業給我踏踏實實上班,別把自己前途給葬送了!”

張日山是誰,能被他哥打到?輕輕一閃就躲過了,倒是旁邊的解九一個沒注意挨了張啟山一下,可把他苦的。聽見解九的嚎叫聲,齊小八都顧不得換衣服就穿著睡衣出來了,“解九,你怎麼了……”話還沒說完就被眼前這三人組嚇到了。

看著跟張日山一樣的睡衣一樣的渾身濕透,真是又氣又心疼“老八,你還在發燒呢,怎麼弄得到處都是水,真是不讓我省心,一會兒又得燒得更厲害了!”

齊小八這才回過神來,“哦哦,佛……佛爺,你怎麼來了?”完了,怎麼把這祖宗給忘了。

“我早上給你打過電話的,再說我不來能行嗎,你看看你也不會照顧自己,你又不在宿捨,給你打電話也不接,還好解九知道你在這!”解九此刻只想暈倒,可是他卻比任何時候都清醒。

當張啟山知道齊小八和張日山住在一起的時候,內心翻江倒海,感覺自己有些喘不過氣來,仿佛有人拿著小刀,一刀一刀地剜他的心,那種凌遲的感覺讓他痛不欲生。強烈的佔有慾讓他想把齊小八強行帶走,禁止他再見張日山,可是現在齊小八還在生病,他不能那麼做,而且這樣有可能只會把齊小八越推越遠。

“哦哦,我剛在洗漱,沒帶電話!”齊小八也不知道怎麼結束這尷尬的場面,只能弱弱地回答著。

張啟山看他濕透還是忍不住對他弟厲聲喝道:“胡鬧,你不知道他發燒啊,那天多兇險你知道嗎?待會兒再跟你算賬!”擔心齊小八著涼,於是就趕緊拉過人來要去給他換衣服!

張日山也知道自己過火了,這燒一直沒退,昨晚折騰到半夜,這會兒又是鬧得有點過,看著瑟瑟發抖的齊小八,心裡暗罵自己沒個分寸,也就不回他哥。可一聽要給齊小八換衣服,那他可不幹,一個箭步來到張啟山跟前就要去奪被人死死抓住的腕子,雙方僵持不下,齊小八就那麼站著冷得發抖,臉色越來越慘白。

還是解九看不下去了,去浴室找了條一半滴水一半幹的浴巾,擰乾了水就著那一半幹毛巾給齊小八擦頭髮,張家兩位祖宗這才放開了人!齊小八接過浴巾自己進臥室換衣服去了!張日山跟著進臥室卻被他哥拉住了,“你又進去幹什麼?別打擾老八換衣服!”

“哥,我也要去換衣服,你看我都濕透了,一會兒也要著涼的!”

“你換你的,跟著老八幹什麼?”

“這是我和小八的臥室,我要換衣服當然要進去拿衣服了!”說完就開門進去了!

留下解九和張啟山在客廳凌亂,看著張啟山那比鍋底還黑的臉,要不是老八還在生病,不想讓他鬧心,他一定狠狠地削張日山一頓!

張啟山的自制力一貫很強,可是老八在這一貫之外,從第一次見面張啟山就對他有一種強烈的佔有慾,老八是他的,任何人不能覬覦,更不能染指!可是眼下張日山和老八,他不敢再往下想,他更不願意承認是自己把老八推開的,推向他弟弟的!

對於老八,張啟山一向很有自信,他一向都是吃定他的!他從來不怕老八會被別人搶走,可是,如果那個人是張日山的話,張啟山不得不承認他害怕了,那狼崽子的執著,對老八的執著……

“走吧!”張日山的聲音將張啟山拉了回來,當然,張啟山也聽出來剛剛那句話是對誰說的,只有那個人才能讓自己的弟弟充滿柔情,就像當初的自己一樣。

最後,解九開著張啟山的車,張啟山一個人坐在張日山和齊小八的後面,全程尷尬,一路無話。到了醫院,之前血培養的結果顯示一切正常。醫生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只能先打點滴,無非就是些抗生素!這可把大家急壞了,解九坐在一邊,看著張日山守著老八,張啟山不停的打電話,通過自己各種人脈詢問老八這是什麼情況,詢問有沒有更好的醫生!

齊小八身體不好,所以張啟山也只是忍著沒找張日山算賬!但是兩位祖宗每天都是暗中較勁,爭著搶著陪齊小八看病打針,場面堪比宮心計!

後來齊小八病好了已經是一個月之後的事了,一直都沒查出病因。從此小八的身體就一直很虛弱,張啟山和張日山都不同意他留校,說是本來身體就不好,以後搞科研身體受不了各種生化試劑的毒害,可小八非常喜歡他的專業和他的工作,兩人也沒辦法,只能各種給他補身體!

畢業之後張啟山還是沒有放棄讓老八搬到他家的想法,齊小八覺得不能這樣下去了,還是自己住的好,這樣才能斬斷三人那混亂的關係。

於是在小八醞釀了好久之後,跟張日山坦白自己不想住在這了,沒想到張日山那麼爽快的就答應了,自己組織好的語言,醞釀好的理由都還沒派上用場呢,這祖宗就答應了!

评论(10)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