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

第十一年 (二十五)

電梯:(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二十)  (二十一)  (二十二)  (二十三)  (二十四)

腦子依舊是乾癟的核桃,根本不知道寫些什麼,然而我只是摸個魚,刷下存在感的……

》》》》》》


張日山急忙拿起電話,撥出那個不能再熟悉的號碼,可是電話裡沒有傳來那熟悉的聲音,而是機械的“您所撥打的號碼是空號……”

張日山慌了,他又給他哥打電話,他不希望齊小八回到他哥身邊,可現在他還是希望他哥能知道人在哪,結果那邊張啟山一聽也急了。

兩人把所有可能的、能聯繫上的人都聯繫了一遍,這才發現,齊小八是真的走了,再也不會回來了。

張日山坐在書桌前,看著那空了一大半的書架,想起當初瞞著齊小八買了這房子,因為齊小八愛看書,書房就設計的很大,裡面還有一個很大的書架,就是為了能放下齊小八的書。

這房子他花了很多心血,就是希望小八能喜歡。因為這是要給齊小八住的,是他們兩的家。

可是,他還沒等到齊小八放下過去跟他在一起呢,他答應過他不會讓他等太久的,怎麼就這樣走了呢!

張日山有些無助,想起昨晚的事,他當時很生氣,可更多的是害怕,他害怕齊小八會跟他哥走,所以傷心欲絕的他走了。他多麼希望齊小八可以在他轉身的時候叫住他,可是他沒有,於是他就找了家酒店住下。

其實他也沒睡著,家裡那一幕一遍遍在腦海裡過著,張日山痛苦不堪,他關機是想讓自己冷靜一下,第二天早上就直接上班去了。

等下班了,他才想起昨晚下暴雨,齊小八怕打雷一定睡不好,先前的氣再也沒有了,更多的是擔心和心疼,又懊惱自己在氣頭上,居然在這種時候把人扔在家裡,指不定那人又要傷心了。

於是急匆匆趕回家,哪知回到家卻是這幅光景,他倒是希望齊小八可以跳起來罵他一頓,罵他不相信他就這樣走掉,罵他害他傷心一整晚,罵他什麼都行,或者打他也可以,他一定不還手,等他罵累了,他一定會跟他道歉,然後緊緊抱著他,告訴他以後再也不會了。

而現在卻是什麼都晚了,什麼都沒了,張日山恨極了自己,卻只能緊緊地攥著電話,生怕漏接了齊小八的電話。

而他再也沒接過那個號碼打來的電話,也再也沒打通過,齊小八消失得無影無蹤,仿佛從未在他的人生裡出現過。

可是,齊小八留下的感覺和痕跡,一遍遍的提醒著張日山,自己那濃得化不開的愛。

齊小八老家是長沙的,張日山一大早就請了假,問過解九一些零星的消息之後就去了長沙,待了一個星期,唯一的收穫就是,他感受了一星期養育小八的一方水土,除此之外,再無其他。

再見到齊小八已經是一年之後。

這一年他從沒放棄過尋找,可每次都是一樣的結局,而他也從沒想過他和齊小八一年後的見面,竟然是那麼的狗血。

在齊小八離開的半年後,張啟山頂不住家裡的壓力,妥協了,或許也只是因為他看透了和齊小八已不再可能,所以就聽從家裡的安排去相親。

那姑娘是個醫生,家裡和張啟山一個叔叔相熟,想來年紀相當,便給牽了線。雖然家境很好,可那姑娘卻是沒有半點子小姐脾氣,賢良淑德,對張啟山可以說是一見鐘情。

而張啟山呢,沒有了齊小八,對於他來說,誰都一樣,反正他都不愛。所以見了一面就定下來了,過了一個月就結婚,結婚一個月就有喜了,一切都是那麼的自然和順利。

家裡倒是也挺高興,成天催促著張日山,讓他也學學他哥,把他煩得一個頭兩個大。

那天,張啟山要出差,可是老婆這肚子都五個月了,又要去做產檢,只能讓張日山陪他嫂子去醫院。

張日山陪他嫂子做完檢查出來,車又停在醫院對面,他拿著他嫂子的包,扶著嫂子小心地走著,剛一抬頭,就看見對面一個熟悉的身影。

他來不及多想,就要跑過去,可是紅燈剛過,一輛輛車疾馳而過,他根本就過不去,當車子都過去了,哪裡還有那人的影子。

以前他在電視上看到這樣的橋段的時候,還總是嗤之以鼻,覺得怎麼可能一輛車過去人就不見了,在那等著對方來找不就行了。

可是曾經自己極度鄙視的狗血橋段,今天卻是真真切切的發生在自己身上。

張日山讓他嫂子在醫院門口等他,然後跑到剛剛那人出現過的地方,可是找了好幾圈都沒見著。

張日山站在原地,看著人來人往、車水馬龍,自己卻像是被世界拋棄的無助的小孩兒。

張日山輕輕唸著那人的名字,想緊緊抓住他,告訴他自己有多愛他,那份喜歡,就像是風走了幾千裡,不問歸期……

评论(21)

热度(18)